微信:后精致主义—新闽南当代工笔画邀请展

图片 1

  长期以来,如何坚守传统文化的价值体系,进而推动“水墨画现代化”的课题始终困扰着中国艺术家。当代的水墨画就是在这种纷乱的艺术景观中渐渐发展形成两种态势,一种是以西方现代艺术为参照,立足探索与创新;另一种是回溯传统,以期承续传统的文脉。在我看来,当代中国水墨画创作缺少了文化意义上的灵魂,缺少了创作方法论上的突破,这才是问题的核心。仅仅在图式与技术上突破,只是停留在视觉效果和技法层面的修改,只能事倍功半,难以摆脱被动的困境。我将这些年自己对水墨画创作方法的思考做了几点梳理。

图片 2五位水墨大家、策展人与研究学者与观众面对面

点击链接进入微信专题:

  从自己的生活出发

2018年4月21日,继在北京举行学术对话,使“中国水墨现代性之路”话题在中国艺术界引起热潮之后,由潍坊市委宣传部、潍坊市台办主办,潍坊市博物馆和弘川现代艺术博物馆承办的“开启与攀越——水墨现代性之路研究展”在潍坊市博物馆拉开帷幕。

  从哲学出发、从社会学出发、从意识形态出发,这些很熟悉的方法都是具体到了创作的方法论层面才能涉及的选择,而不是艺术家选择创作母题时应该考虑的问题。艺术源于自身的生活,自己的生活才是自己最了解、最关心的,自己喜欢关注的事物才最应该出现在自己的作品中。下乡写生,我们看到的是别人的生活,是一种猎奇,谈不上深入了解和体会。这种深入生活后创作的作品大多表现的是“风情”“风景”。真正的深入生活是发现我们身边感兴趣的事物。

图片 3艺术家、策展人及嘉宾在现场合影

学术沙龙11月26日 15:00—16:30

  把握动态的传统文脉

本次展览“开启与攀越——水墨现代性之路研究展”汇集了刘国松、田黎明、桑火尧、张望和仇德树五位在中国现代水墨道路上五位代表性艺术家的作品,这五位艺术家对中国水墨的革新历程跨越半个世纪,每位艺术家均作出了开拓性的贡献。本次展览由潍坊市博物馆馆长吉树春、弘川现代艺术博物馆馆长李国红担任策展人。

工笔是传统中国画中的一个重要的技术手段。随着近些年商业文化的兴起,工笔画因其雅俗共赏的形态而被国内藏家和观众所追捧。近些年,中国画展上的工笔画部分在比重上常常会占据绝对主流的情况。这一方面展现了工笔画在现阶段繁荣发达的盛况,但另一方面又暴露出了一些问题。其一是大部分工笔画作品过于强调技术性,多以繁复的技法和巨大的尺幅去刺激观众的感官,图式效果抢眼但艺术深度欠缺。其二是这些工笔画创作主要还是以传统的技法和表现形式去构成画面,甚少去吸收其它画种的思维方式与技术特点,亦少做艺术的现代性推进。其三,中国当代工笔画创作在内容上也多脱离了社会现实,或只是对现实作图式化的描摹。就闽南的工笔画专业创作来说,画界一直努力要突破来自主流地域技术艺术风格的影响,形成自身的地域风格及时代风尚,而本年度的厦门全国工笔画双年展上的许多作品也展现了本地艺术家在这些方面做出的种种努力。本次学术沙龙取题为“后精致主义”,意即试图以管窥之见探讨中国当代工笔画的一些反映地域性、现代性或当代性的新尝试;探究新的技法;探寻多元艺术融合重组的尝试等等。沙龙不光是个艺术品展示的场所,更是一个艺术观念发生交流和碰撞的场域。期待本次活动能擦出新的火花。

  所谓中国画“现代化”,归根结底是如何对待传统的问题。传统水墨画发展至今,事实上从来都没有人可以强迫它改变,传统不会因个体的表现形式与内容改变而变,也不会因有人固守传统窠臼而不移。传统本身就是变化着的,中国艺术的传统无时不在孕育着新的可能。从这个意义上看,传统艺术的变革并不意味着传统的衰颓,而是意味着传统艺术生命力的足够强大。对艺术家而言,选择一个独特的学术视角不难,能够发现一个有价值的学术增长点却不易,这个点既应该是当代的,同时也应该具有由传统水墨语言衍生出一套新的语言体系的可能。

图片 4艺术家刘国松与策展人李国红在作品前合影

艺术家简介▪部分作品鉴赏

  形成个人创作的图式方法

展览在开幕式之前,特别设置了“你问我答——直面倾听五位现代艺术大咖的画语”活动,现代水墨之父刘国松、艺术家田黎明、桑火尧、张望、仇德树五位开创性的现代水墨艺术大家,以及展览学术研究、批评家王萌,策展人吉树春、李国红,在潍坊市博物馆展览现场,与艺术爱好者面对面,举行别开生面的艺术交流活动。其精彩内容如下:

陈圣燕 《说法图》

  作品的高识别度并不代表着图式一定要张扬与强烈,轻柔和淡雅也可以独一无二,关键在于视觉效果。所以我们的作品应有自己的风格,要做到这一点,需注重几个方面:第一,要具备独特的图式或符号,这是一个艺术家成熟的标志之一。第二,画面一定要完整,要单纯。简洁才能有力量。第三,不仅要注重远距离的可识别度,作品近看也要经得起品味。

图片 5中国现代水墨先驱、艺术家刘国松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