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以象外–繆鵬飛&袁之欽伉俪联展

南方人物周刊向京和她的作品

超以象外—繆鵬飛&袁之欽伉俪联展

永利皇宫会员注册登录 1展览海报

曾经有非常要好的朋友跟我说,你做得不错,可这东西太不当代了!凭什么呀!当代不是由手段、手法、技术决定的,它取决于你反映的是否是当下的问题,当代人的精神。在我眼里只有好艺术或坏艺术,我就是要用雕塑来表达当代,在我这儿,什么都可以当代

澳門藝術家繆鵬飛先生及袁之欽女士既接受中華文化的薰陶,
同時亦深受西方藝術觀念的影響。 他們以獨特的面貌,
把東方傳統藝術與西方繪畫的表現手法融為一體, 拓展了現代繪畫的新視野。

主办方:中国民生银行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协办方:向京工作室总策划:周旭君策展人:朱朱开幕式:2016年9月18日16:00展览时间:2016年9月18日-2016年10月22日展览地点:北京现代民生美术馆一层、二层主展厅(中国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北路9号恒通国际创新园-C7)

本刊记者 李宗陶 发自上海

當東方的藝術精神與西方的抽象表現主義藝術融合一體時,
混沌的視覺經驗被重新組織起來。東西方文化不斷走向融合及相互呼應,
繪畫藝術也發生了始料不及的創新變革──歷史的聯繫、東西文化橫向的比較,
觸動著當代藝術家的創作心靈。

21年创作,首次全面回顾

向京的手十指纤长,柔若无骨,虽然好几个指甲已经裂开,手掌的皮肤也有些粗拉拉的,但是,一旦触到了陶泥,它便活了。

繆鵬飛的作品體現出感情上和形式上的成熟, 這與他本人的文化背景有關,
使他成為澳門現代畫的柱石之一。他在試驗新形式的時候往往對歷史內容作抽象的藝術處理,
直接對歷史和傳統進行嚴肅的對話。

5年沉潜,”S”新作展亮相

城市白领踩点上班的时间,她已经开始工作。一个仓库改建的前后足有六七百平米的大工作室,V字顶上开有几扇小窗,光线倾泻进来。

袁之欽女士嘗試打破中國畫傳統畫面的定格,借用西洋畫的觀念把書法、印章作為繪畫的形式因素,字是綫條,印是色塊,它們可以作為畫面的組成部份融入畫面的整體結構。追求陌生的效果,打破中國傳統的固有色彩概念,將版畫線條技法、拓印章法運用其中。在構圖中隨意佈置、分割、取其樸拙氣和原始性。

向京大型回顾展“唯不安者得安宁”+新作个展“S”即将在中国民生银行艺术机构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拉开帷幕。着名批评家朱朱将担任此次展览的策展人。这是艺术家向京对其2011年之前16年艺术创作生涯,进行全面回顾的首个大型个展,近5年来最新的艺术探索和突破也将在新作展中得到集中呈现。

她打开收音机,换上工作服,开始捏陶泥,用丙烯着色,或者用手指裹了砂纸打磨那些雕塑的眼睛。她瘦,脸上没有一点点妆,卷曲的长发披在肩上——这是一个好看的女人吗?你正举棋不定,她突然飞快地望向手里的活儿,眼神充满芳香——那一刻,她像卡缪·克洛黛尔。

此次在上海...尚画廊展出繆鵬飛老師的兩張大的作品和袁之欽老師的作品18張。

贯穿向京20余年创作的主线是艺术家对当下人性的困境与可能的出路的讨论。业已亮相的4个主线系列分别为“镜像”(1999-2002)、“保持沉默”(2003-2005)、“全裸”(2006-2008)、“这个世界会好吗?”(2009-2011),记录着艺术家试图拨开人性的迷雾,从个体成长经验,到广义的女性问题,到人在社会框架下的处境,层层深入地挖掘生命存在证据的历程。

最牛逼的不是才华横溢,而是挺住

策展人:何仲儀

永利皇宫会员注册登录 2向京2013年台北当代艺术馆个展现场
(向京工作室提供)

2月27日,瞿广慈、向京夫妇向上海师范大学雕塑系递交了辞职信,虽然有点不舍:30多个学生,7年多的时光,还有那间透过大玻璃窗可以看到很多绿色植物的工作室。

主辦:澳門文化體‧現代畫會,

包括尽现艺术家感性才情的小型架上雕塑,到真人大小的人像,到贯穿几个时期的大型作品等,100余件不同尺寸作品挑选后首次在同一个美术馆空间展出。青春成长是向京早期的主题;“女性身体”作为表达载体曾被认为是向京的标签;而艺术家在“这个世界会好吗?”中,凭借寓言式的动物和杂技作品系列,逐渐脱离个体经验的狭隘范围,在空间中呈现开放性和驾驭“人类处境与命运”这类庞大话题的野心和能力。

“你得保证体力,集中精力,确保充分的工作时间,才能有东西出来。”每天除了清晨带花花和黑皮(两条跟了她10年的狗)出去蹓跶一圈,回家吃两顿饭,她的大部分时间在这里。“最牛逼的不是才华横溢、锋芒毕露,而是能够挺住、坚持、磨练。不管境遇如何变化,她的自信和执着始终如一。”

贊助:澳門社會文化司司長辦公室, 澳門政府文化局,
澳門基金會以及霍英東基金會.

20余年来,这批数量庞大的作品在国内外重要美术馆及公共空间展出,从北京到台北,从上海世博会到纽约,从伦敦到维也纳,从比利时到德国……艺术家曾指出,现场对于艺术自证的重要性,尤其在当代艺术“概念和观念主义”盛行的格局里,观众能站在作品的面前,亲身感受作品的“现场力量”,这,正是向京反复强调的艺术“可感知性”–不依赖过多文本阐释,艺术试图打开观者关闭已久的身体,进入艺术家构建的心理情境,而艺术这面“镜子”投射出来的,恰是观者的内在,即“皮肤之下的真实”;这样的方式,同时也在试图对抗碎片化、缺少精神深度探测的思维,和发生在图像时代的快速消费。

向京是北京人,从美院附中到美院雕塑系,受的是学院派训练。艺术圈许多人知道她,是2005年9月双年展期间她在北京798为期一月的个展《保持沉默》。画廊里人山人海,老板说:“我这儿还没这么多人来过。”

开幕时间:2008年12月20日19:00开始

永利皇宫会员注册登录 3向京2013年台北当代艺术馆个展现场
(向京工作室提供)

2006年初,上海美术馆举办向京个展,一些知名策展人、批评家前来捧场。栗宪庭说:“95年第一次看到向京的作品,看到泥上面一个手印,我当时就有一种心跳的感觉。”他慷慨地将“天才”、“雕塑大师”这类词汇用在这个38岁的纤瘦女子身上。

展览时间:2008年12月20日-2008年12月30日

在即将开幕的展览中,最令人翘首以盼的莫过于艺术家蛰伏5年后推出的新作展“S”。在“S”中,依然延续她一直以来热衷的核心问题–人性,向京将引出“没有对象的性”,“权力对快感机制的压制”、忧郁症,记忆的反观与重组等命题的讨论,同时,通过具象的自戕,减弱了、冲抵了“太过于抒情的成分”,逐步瓦解了文学化结构,进而依托于单纯的形来综合感觉与思考的层次,从叙述性走向蕴含了抽象的具象,正如这一次策展人朱朱所言,“S,是她的这些作品里一眼就可以瞥见的存在,它是线条、体态、应力状态和空间形式,更重要的是,是具象向抽象上升时的运动结构,类似于螺旋形的攀升,由此强化了地面和天空之间的垂直关系,以及处于两者之间的生命痉挛状态”。

他们两口子与圈子始终保持着一种距离,并非刻意,只是不喜欢;他们与城市、时尚本能地疏离。

展览地点:...尚画廊

契合此次展览的主题“唯不安者得安宁”,向京特别创作了一个关于“问题”的艺术视频短片,该短片由向京与天娱传媒先锋文化项目“明天的派对”联袂推出,也是“明天的派对”成立三年以来,再一次呈现给各界的不同寻常的策划。该作品将在展览现场呈现。

现在,她的作品卖得很好,而且不用委屈自己去迁就市场。现在,她是“自由人”,她要巡展,像办演唱会那样,因为现场和听磁带的效果肯定不同——看到是多么重要,瞿广慈说得好:“没有人可以替我们看到。”

地址:上海市光复路1号四行仓库5楼529室

此次向京个展是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今年非常重要的展览,也是美术馆“当代艺术家个案研究系列”的新成果,整个展览的体量和规模为美术馆开馆以来个展之最。作为中国最重要的当代艺术家之一,向京21年的创作历程是观看中国当代艺术变迁的一个独特维度。她与当代艺术历史并行的成长轨迹通过这次回顾展+新作展可以找到对应的关系。自1995年毕业于中央美院雕塑系,又迁徙至上海10年,经历了一个创作高峰期,在中国当代艺术置入世界秩序的背景下,确立起她独特的艺术语言。2009年回到北京,凭借“这个世界会好吗?”的新突破,让人看到一个渴求自我超越的当代艺术家的范例。相信此次回顾展和新作展共同呈现的方式,能够让公众对于向京的艺术创作有更加全面而完整的感受和认识。

人物周刊:95年到99年那段,你在《大众电影》当过美编,那段经历给了你什么?

电话:86-21-63815758 63819928 13061621246

永利皇宫会员注册登录 4

向京:就是我不要上班。刚毕业那会儿都挺茫然,不知道要干嘛,找份工作,就希望上班比较少,可以有时间做雕塑。后来发现中国体制内的那种东西特别糟糕,我原先想的三天上班,四天做雕塑,这也是个误会:时间被打得乱七八糟,心静不下来。

E-mail: hollyz_art@126.com

关于向京

跟别的地方一样,艺术圈也是一个江湖,你得跟人一块儿混才能混出人际关系,我们俩都是不爱跟人打交道的。艺术圈当时权力特别集中,像策展人、批评家权力特别大,我们俩整个儿就是被排斥在外的感觉,当然我们的作品那时候还不稳定。我27岁才大学毕业,做了两年就快30了,还在做小女孩(注:指早期以少女为主题的作品,如《处女》系列),就感觉不对了。

www.3shangart.com

永利皇宫会员注册登录 5向京肖像
摄影:范西

他们是在画钱呢

缪鹏飞的王朝

向京1968年生于北京,1995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1999-2007年任上海师范大学美术学院雕塑工作室教师。现工作、生活于北京。与其说向京是个“女性主义”艺术家,不如说她是个带有女性视角和女性意识的艺术家,但这都不是重点,她作品里透露出的不安感,是对于现代性下人性的迷雾和对于生存本身的不断确认–“内在性”是她所企图挖掘的生存真相。问题先行是向京的工作方法,但她在业已被边缘化的写实雕塑语言里,在个人化塑造、雕塑着色、玻璃钢材料的使用这些语言建构上,都做出非常独特而影响深远的当代性实验,开创出一种“外在看来是具象的现实主义,实则深度探讨内在的精神价值”的作品面貌,在当代艺术景观里构成一种边缘但是独树一帜的风格。在谈及“当代性与传统媒介”、“女性身份与普遍人性”、“观看与被看”、“内在欲望”等学术命题时,向京及其创作是不可回避的个案。向京曾在众多机构举办个展,包括台北当代艺术馆(2013年),北京今日美术馆(2012年),北京当代唐人艺术中心(2008年)及上海美术馆(2006年)。向京的作品在世界各地广泛展出,包括美国、英国、德国、日本、挪威、义大利、西班牙、荷兰、奥地利等。她的作品被重要国际机构收藏,包括北京中央美术学院、北京今日美术馆、上海美术馆、香港M+博物馆、上海龙美术馆和美国威斯康辛州麦迪森市的Chazen艺术博物馆(ChazenMuseumofArt)。向京于2012年荣获“马爹利非凡艺术人物”桂冠。

1999年6月底,瞿广慈和向京,带着黑皮和花花,开着吉普,驱车2000多公里从北京搬家到上海。这辆吉普车的外壳和轮子后来都卖了,瞿广慈按原样浇了个模型出来,现在就堆在工作室大铁门外,在阳光下泛着青铜器般的质感。

文: 马若龙(澳门文化体·现代画会会长)

向京:学校给了我们一间小工作室,立刻可以开始做东西了。教学生,也是讲跟专业有关系的事情。生活一下子变得特别简单,这就很适合我俩的脾气,一下就投入进去了。

“我们都泥足深陷,只有少数人可以看到星辰。”

我们的第一个个展是在学校做的,正值上海双年展,来看的人特别多。后来一路都很顺,我所有的大作品都是从上海开始的。

——王尔德

人物周刊:开始融入这个城市了?

澳门文化体·现代画会与广州大学城以左正尧先生为院长的美术学院合作,并在澳门特别行政区及社会文化政务司司长崔世安博士的鼎力支持下,联合在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举办“缪鹏飞画展”,感到十分荣幸和喜悦。

向京:有段时间我们俩到处窜,看展览、看画册,看别人的工作室,可是看完了很怀疑,有些东西总想不明白。

此次展览共展出缪鹏飞创作的大幅绘画和装置作品约七十余件,代表了其四十年的创作生涯,其中既有在他的出生地上海创作的作品,也有澳门收留他以后二十五年的时间内创作的作品。缪鹏飞伉俪和女儿都生活在澳门,太太袁之钦和女儿缪予契也是才华横溢的画家。

人物周刊:当时怀疑的是什么呢?

展览共分为六个单元,第一单元取名“上海经验”,展出的主要是七十年代在上海创作的作品;第二单元主要是八十年代在澳门创作的作品,取名为“澳门实践”;第三单元和第四单元则是八十年代及千禧年之初在澳门绘制的两大系列:“水浒”與“人类境况”,这两大系列标志着画家在艺术上进入成熟期;第五单元名为“后书法”;第六单元展示的都是近作。二十多年以来,前五个单元展示的作品都已在澳门、中国内地和世界其他地方展出过,最后一个单元的作品都是近作,还没有展出过。为了本次展览,广州大学城印制了场刊,澳门文化体·现代画会出版了由澳门特别行政区文化局赞助的五卷本《缪鹏飞画集》,收录了多位评論家、学者和艺术家的评价缪鹏飞绘画艺术的文字。

向京:当时都嚷嚷大展时代到了,策展人都想当国际策展人,艺术家都想当国际上的艺术明星。实际上是策展人先想出一个主题,然后大家“哗”做一批作品,都很生猛,拼酷,谁更邪门,谁就赢得更多关注。在各种展览上亮相很重要,拼命曝光,之后来不及做,就出现了“枪手”。我们去过几个特别有名的工作室,都那样。我就想在干嘛呢?画都没有激情,没有生命力了,在那儿画钱呢。

缪鹏飞是一位很早就在澳门、中国大陆和东南亚成名的画家,他尚未享誉国际,主要是因为澳门当代艺术规模有限,很难得到国际的认可,这令人遗憾。澳门的博彩业和旅游业短短数年业已取得骄人成绩,已把拉斯维加斯和其他博彩城市抛在后面,作为睹城稳执世界博采业之牛耳。此外,二零零五年澳门历史城区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并获得成功。澳门正在日益国际化,其不断增长的国民生产总值、大量的财政盈余以及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都令人艳羡不已,然而这座城市尚未成为一座文化之城,或者艺术之都。因此,澳门的艺术家、创作者、设计者、思想者以及作家要想扬名国际还为时过早,缪鹏飞亦不例外。

在我看来,很多艺术家都已经变成展览艺术家或者展览明星,变成策展人的一颗棋子,像春节晚会、综艺晚会一样,比方我写一首歌,专门为这晚会写的,艺术家自己纵向的一根线索没有了,我就觉得特有问题。艺术家的独立是非常重要的,你自己得有一根线索,你得学会凝视你的作品,然后不断往里走。中国当代艺术要有一个良性的发展,作品本身是最重要的,因此艺术家首要的责任是把作品做好。光批评也是有问题的,中国批评之声太多了,谩骂也多。说别人不如自己先好好做,我就是想拿东西告诉别人,艺术家就是应该这样好好干活儿的。

缪鹏飞拥有任何一个艺术家都必备的六个素质,即才华、聪慧、学识、完整性、独立性和持久性。缪鹏飞才华横溢,天资聪慧,他在不断的创作中淬炼技艺,积累学识,深入探索,不断体验。他知识渊博,不拘一格,善于博采众长,把多元繁复的世界拥入心怀。他胸襟宽广,不存偏见,做事持之以恒,坚持不懈。他用一砖一瓦筑起知识的高塔,他以滴滴晨露浇灌出生命的长青之树,使其深深植根于祖国的泥土之中。它根深叶茂,每一片树叶都闪耀着丰富、精深、博大的艺术之光。可以说,缪鹏飞不仅是用水浇灌生命之树,还用尽了汗水和心血。那些自由绽放的红玫瑰和白玫瑰,昭示着他人格的完整和知识的充盈。以玫瑰之名,玫瑰只能是白色和纯洁,因此在这一层面上,缪鹏飞的独立性和完整性具有非常的意义,对于昨天,对于今天,对于永远。

我就是离开了北京,才看清楚这个架构和机制,大家在一块儿扎堆其实是一种无力的表现。当你能够一个人立在那儿的时候,我觉得是一种力量。

缪鹏飞性格沉静,为人稳健,并深具人文情怀。他貌似内向寡言,但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位善于与人沟通的好老师。不论是在他的画室,还是在澳门理工学院的艺术学校,他都培养出许多艺术家。遗憾的是,他在理工学院的任教时间过于短暂,那里的绘画课程也因他的离去而变得贫乏,但却使我们,使澳门变得富有起来,因为他重拾画笔,并经常举办画展,这充实了我们的精神,也给我们带来了快乐。

以第一人称出现的女人的身体

在公元五世纪的末期,南齐的谢赫就为中国绘画奠定了理论基础,总结说画有六法,尤为强调“气韵生动”和“骨法用笔”[i]。
缪鹏飞绘画艺术除了把握中国传统的绘画六法之外,还积极尝试当代绘画手法,使历史的真实与现代社会的复杂交织起来,洋溢着澎湃粗犷的力量。他让书法介入绘画,许多字符不守法度,只因出自天成,然而却有“力牵万牛之力”[ii],笔走龙蛇之下,气势激蕩,筆力遒劲,万千气象尽显于画布之上。缪鹏飞的绘画艺术既有早期的抽象主义的烙印,也留有高度象征性的符码(令人联想起類似新表现主义風格的注脚。有时则表现出一种抒情主义,通过大型的绘画、雕塑或者装置来体现。这类尝试在其绘画中不断发展,其实我在二十三年初识缪鹏飞时,就已见端倪。二十年前,我为缪鹏飞写过这样的文字:

人物周刊:艺术家对身体的表达基于对身体的认识。我很好奇《你的身体》是怎么做出来的?

“我惊讶缪鹏飞在运用颜色和材料时所呈现出来的地理性内涵,色块与肌理天然浑成,全无人工斧痕——流水潺潺,雕刻着岩石;雨水在落叶上消失,留下美妙的痕迹;太阳的矿工,在首饰店中打造银器;露水擦亮绿叶,用珍珠把它们装饰;消蚀的伟力鬼斧神工,留下一幅幅杰作;濡湿的炎热涂抹水彩,画出泥土般的色泽;月亮为大海披上银纱,仅用一个夜晚就收藏了所有夜晚的星辰。总之,世界的一部分重新回到了自然的怀抱。一个貌似我们的自然,但它不属于我们,也不是我们。那里渺无人烟,没有男人,没有女人。缪鹏飞运色精准,随意而自然。其实他下笔之前已经深思良久,直到胸有成竹,因此落笔张弛有度,不失法度。这是他艺术境界的自然法度,是超越了法度的法度。甚至超越了人间,那是远古的精灵在任意挥洒泼墨,他们在人类的子宫如火山自水中喷薄分娩之前就已经存在。因此,这任意的挥洒化为纯粹而抽象的颂歌。这是对事物、色彩以及两者结合的孜孜不倦的探索和追求。笔端微微抖动之间,已经飞越纵横阡陌,在无序中抵达有序,在任意泼洒的镜海激情中归于寂静。有时,一幅作品需要题写汉字才告完成,虽然这些汉字已被抽象化,难以辨别其意。有时候,缪鹏飞跨越边界,在画布上以书法谱写诗篇,次日他又用岩浆的色彩把它们覆盖。他拨开汉朝的尘埃,从中调配出考古学般的色泽和质感,他钟情远古的象形文字和大唐精美的纹饰。他是一位具有一致性和完整性的艺术家。他不追赶潮流,因为他在三十年前就为自己制定了目标:以抽象主义和表现主义来形成自己的风格,而中国文化的印记对他而言是弥足珍贵、难以割舍的,因此被画家融入到西式的画风之中。这一点,当然还有其它,使我对他折服并充满敬意。”[iii]当时为配合这段文字,我挑选了他三张作于一九八五年的美妙画作,分别是“书法”、“沉思”和大型作品多聯屏“昔日”。

向京:《你的身体》是03年做的,它不为什么做,没有目的,没人逼我,也没想让谁看,完全是一种自然流露。

时光飞逝,我目睹了缪鹏飞的画艺突飞猛进,已成气象,但他依旧一如既往,潜心研习画艺,深入思考问题,比如“现代性”(意味着永远在场,而非赶时髦或以市场为目标)、实验主义以及焦虑等问题,这些都是与社会、文化、人的境况以及中国文明本质息息相关的。而“水浒”和“人类境况”两大系列,分别创作与九十年代和二零零四年,它们气势蓬勃,生机无限,无疑标志着他艺术生涯的巅峰之作。可以说,他精彩的画作是对虚伪社会的抨击,是唤醒集体意识对物欲世界的警诫。

人物周刊:但是一件作品的诞生总有机缘,总有触发的那一刻。

这两年对缪鹏飞来说异常艰难,两次手术使他的身体变得十分虚弱。本次展览,除了那些代表他的创作轨迹的旧作之外,我们还可以欣赏到一些新作,但并不是我们期望的那么多。

向京:哦,当时很多艺术家都在说“这是当代的”,就是说有些东西是“不当代的”,像绘画、雕塑这种传统手段就不当代。曾经有非常要好的朋友跟我说,你做得不错,可这东西太不当代了!我这人逆反心理特强,我想凭什么呀!当代不是由手段、手法、技术决定的,它取决于你反映的是否是当下的问题,当代人的精神。在我眼里只有好艺术或坏艺术,我就是要用雕塑来表达当代,在我这儿,什么都可以当代。

缪鹏飞年长我二十一岁,算是忘年之交,我们建立了深厚的友谊。我们一起奋斗,一起举办展览,互相切磋,一起创作和创造。我们在一起,有喜怒哀乐,但是我从来没有遭受过他那样的苦难和穷困。我们在一起,眼看着儿女长大成人。和缪鹏飞在一起,我也在成长,从他那里我获益良多,却无以回报。缪鹏飞是我的挚友,但又不是,只有这样我才能对其人其画做出坦诚而客观的评价。他的绘画艺术值得进行深入而细致的研究,不能像我这样,只写出了蹌础而浅陋匆忙的文字。但我可以毫无疑问地肯定:缪鹏飞是绘画大师,是澳门当代最优秀的艺术家,也是中国当代最出色的艺术家之一。历史会证明我是对的。

还有一个,当时特强调观念,说你这个“不观念”啦。我这件就是非观念的,别指望找出什么涵义来……哎呀,这里面其实包含了很长时间我对女性身体的认识,历史上从有艺术开始,女性的身体就没有停止过被描摹,她搁那儿,被审美,但从来没有作为第一人称“我”出现的、女人的身体自己在说话的。

繆鵬飛艺术评论选摘

人物周刊:这件作品唤起我童年对公共澡堂子的回忆,我当时看到的差不多也是这样的身体,挺恐惧的。

當東方的藝術精神與西方的抽象表現主義藝術融合一體時,
混沌的視覺經驗被重新組織起來。東西方文化不斷走向融合及相互呼應,
繪畫藝術也發生了始料不及的創新變革──歷史的聯繫、 東西文化橫向的比較,
觸動著當代藝術家的創作心靈。

向京:哈哈,其实我觉得这个还属于美的,比她难看的多了去了。有人说她的姿势挺挑衅的,我只是让她做了两件事:一是打开,二是坦白。当时冒出来的第一个点子就是让她完全打开,完全呈现。表情啊、伤疤(右上腹有一道阑尾手术留下的疤痕)啊,一切细节,无法逃避地呈现,没有任何其他东西。在我看来,这就是很观念、很当代的东西。

永利皇宫会员注册登录,藝術家繆鵬飛先生及袁之欽女士既接受中華文化的薰陶,
同時亦深受西方藝術觀念的影響。 他們以獨特的面貌,
把東方傳統藝術與西方繪畫的表現手法融為一體, 拓展了現代繪畫的新視野。

我想了很长时间,最后蹦出来,做得非常快,前后花了一个月吧。做完以后没上颜色,没地儿搁,就扔在师大那个院子里晒了一个夏天,都曝皮开裂了,也成一景点了,有人跟她合影,也有搞摄影的拍了好多照片,因为那东西特奇怪。有一天我突然觉得该动动她了,就飞快画了俩眼睛,拍张照片看看效果,结果吓我一跳,突然觉得那东西就活了!一下子我就燃了,让他们给我搬回工作室,打磨,上颜色,做完,哇棒。我请一些人来看,大家都说好,可都说没法在美术馆展,太暴露了,各种理由。我想我也不着急,我从来没有因为要参展而怎么着,这件作品我自己特别喜欢,总能打动我。

– 他的學畫之道, 正和常人相反, 是以筆墨淋漓的大寫意為為始,
而後逐漸泛濫諸家, 臨摹寫生, 進而為山水大作的。 從心情來說,
他特別接近八大, 認為山人以明淨、 出世之美, 可謂一塵不染,
是傳統繪畫中最富抽象意味的。

人物周刊:你现在能接受自己是女性这个身份了吗?

── 姜德博

向京:你成长的过程就是你接受的过程。我为什么是个女的?小时候妈妈总爱让我穿粉色衣服,还给我买过一双有点小跟的红皮鞋。我说,为什么啊?她说,女孩就得穿粉色,穿高跟鞋。还有,我为什么活下来了?不是你要选择生,也许就是一次意外,把你扔到这个世界上来的,你还不能随便死,你没有死的权利。那时候特神经病,为这些思前想后。发现自己是女孩,是另外一个性别,跟男孩不一样,就特别不能接受。我曾经想过,我为什么不能站着小便?为什么有男有女?为什么我是女的?

– 繆鵬飛的作品體現出感情上和形式上的成熟, 這與他本人的文化背景有關,
使他成為澳門現代畫的柱石之一。 ── 江連浩(前賈梅士博物院院長)

(一旁干活的瞿广慈道:“你从小就是十万个为什么。”)

– 令澳門驕傲的是, 這位藝術家逆潮流而行,
完全獨立地堅持强調論理可以融入美學之中。 ── 安東尼.阿達拉得
(葡萄牙藝術家、評論家)

包括来月经都对我产生特别大的刺激,我问我妈,男的有没有?说没有,我就特生气。后来不知从哪儿打听到男的有遗精,特高兴,总算一样了,后来知道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儿。

-他在試驗新形式的時候往往對歷史內容作抽象的藝術處理,
直接對歷史和傳統進行嚴肅的對話。 ── 曾長生

慢慢才明白,存在是非常非常宝贵的。我现在珍惜我是女性这样一个存在,女性身上自然、本性的东西保留得好一点儿,她能够比较天性地表达自己的经验。

-繆鵬飛才華橫溢,天資聰慧,他在不斷的創作中淬煉技藝,積累學識,深入探索,不斷體驗。
── 馬若龍 (建築師, 澳門文化體‧現代畫會主席)

从小我、小情感里走出来

繆鵬飛簡歷

人物周刊:今年有什么计划?

一九三六 出生於中國上海

向京:蓄谋下一个个展,也是为了做一批东西,给自己一个时限。今年身体这个主题要告一段落。现在我应该进入另一阶段,从小我、小情感的纠缠里走出来。自我只是一个视角、一个立场,我想有更宽阔的视界、更多的关爱。女性比较容易用身体、用感觉去认识世界,而你试着用大脑的时候,这世界又变成另外一个样子,我觉得这特别有意思。

一九八二 移居澳門

人物周刊:现在艺术品市场格外火爆,很多艺术家忙于应付订单。你觉得艺术家应该对这些保持一种警惕吗?

學 歷

向京:我们真是赶上了,当代艺术从来没有这么好过!能持续多长时间谁也不敢保证。当代艺术家都是暴发户,你看我们俩现在能有这么大的工作室,还能辞职,都是时代给予的好处,要善于利用它,我现在真是特别特别珍惜我们获得的一切。但艺术家不应该过多关注市场,不管市场怎么变,我相信以不变应万变,好的东西是屹立不倒的。我现在就是不变,不管别人怎么推你挤你,你一定要硬走,这个偏执是一定要有的。

畢業於福建師範學院美術系

人物周刊:一意孤行。

學術/ 專業活動

向京:对对,艺术家一定要一意孤行,哪怕错了,这样才有可能超越这个时代给予你的,包括利益。因为我看到很多,对艺术家、对作品,都是伤害。

自一九九二 上海大學美術學院客席教授

人物周刊:同时代以女性身体为主题的艺术家,像喻红、蔡锦、申玲,你怎么看她们的作品?

自一九九三 澳門理工學院教授

向京:挺好的呀,我喜欢很天性的。申玲特别天性,可爱极了,她性格特别好。女性艺术家优秀的很多,马琳·杜马斯就说过:艺术就是女人的,她说所有搞艺术的男人都是女的。当然,所谓成功,是用男性字典里的东西来衡量的,女艺术家想要获得成功,就得加进男性思维的一部分。

自一九九四 北京東方文化藝術學院客席教授、南京藝術學院客席教授

就像广慈对政治、历史比较感兴趣,他在意“问题”;而我对人性更感兴趣,它是不分国籍的。看有些作品,你得对“文革”或者某一段特定的历史有了解才看得懂,我是希望把苦难、经历完全给蒸发掉、滤掉,直接进入内心深处。这只是一个愿望而已。我发现女性真的很难做到超验,在有些方面我很早熟,但思辨方面绝对没有优势,我以前总是想哪儿做哪儿,我希望能跨越这一切。

自一九九五 上海市工藝美術學校客席教授

人物周刊:做到雌雄同体?

二零零零 英國胡佛漢頓大學藝術學院任研究生作品評審,並發表演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