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书法-永不落幕的书法博物馆

黄慎《草书李白秋浦歌诗轴》 纸本 123×55.5cm 湖南省博物馆藏
释文:白发三千丈、缘何似觉长,不知明镜里,何处得秋霜。
款署:杜工部句。黄慎。
钤印:黄慎、恭寿
【资料来源】《湖南省博物馆馆藏明清书法陈列》(湖南省博物馆)

工夫不负有心人。1993年,他成功举办了个人笛子演奏音乐会。
1996年,通过笛子专业最高十级的考试。人说天才是百分之一的天赋和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失明激发出了黄慎的音乐天赋,而同时他也付出了比常人多几倍的汗水。这其中的话或许只有黄慎自己最为清楚。

黄慎既然是“扬州八怪”之一,这个称号就已经能够说明,黄慎本人在书画方面造诣很高,是当时名气很大的书画家。实际上黄慎在诗文、书法、绘画上面都有不小的成就,他的诗文、狂草书法,绘画被称三绝。

父母不能养他一辈子,总是要为他找到一个谋生的手段。他们想,既然黄慎在音乐上已取得了不少成就,那何不在这个方向上使把劲呢?能当一名笛子演奏家也是不错的。黄慎平日便和一群同样喜欢音乐的盲孩子玩在一起,如果把这些孩子组在一起,或许会是个不错的主意。1995年夏天起,黄慎的父母便开始筹办沙龙,他们腾出了家里仅有的两间房里的一间,添置了沙发、音像和部分乐器。沙龙开张了,每次活动,孩子们高兴地欣赏音乐,切磋技艺,而黄慎的父母则忙里忙外,还常常自掏腰包,好菜好饭招待。

就画作方面来看,黄慎早年师从上官周,所绘大为工笔画,后来开始接触狂草。中年的时候,已经将写实工笔画的绘画变为粗笔写意,其画笔姿放纵,气象雄伟深入古法。

黄慎很珍惜得来不易的学习机会,学习很刻苦。一到寒暑假,更是一天十几个小时练习。冬天,他把手指插在冰雪里,直到冻僵后才取出,然后拿起笛子练指法,直练得手指由紫变红,由红变肿,以此加强手指的灵敏程度。夏天,因为笛声会影响邻居们休息,他汗流浃背也把自己关在小屋里苦练,热得险些昏倒。父母看着心疼,节衣缩食为孩子安装了一台窗式空调。黄慎看不见谱,父母便一起硬学,跟着乐谱后的注解,一处处告诉儿子哪儿是滑音,哪儿是颤音,一个符号一个符号连教带哼地让黄慎背出来。

书画家在自己的画上题诗是十分普遍的事情,所以黄慎在诗词方面成就不小,也不是难以想象。观如今后世所存黄慎书画,他的诗情韵清远,如
岩绝 ,烟凝霭积,能非凡境。

盲人要和一个健康而漂亮的女孩相爱,不是容易的事情

图片 1

在两人的这段情感中,黄慎的父亲可以说是担当了月老的角色,做了不少的撮合工作。黄慎眼睛看不见,不大能出门。他不能和小云像普通情侣那样去逛街、看电影、吃饭。黄慎的父亲经常会邀请小云到他们家去,让他们有机会在一起聊聊天,说说话。从农村出来的小云,生性质朴,没有太多物质上的要求,到黄慎家还常会帮他做点事。但那时候黄慎还没理清自己的情感,交往的人比较杂,包括和一些女性关系比较亲近些,这一直让小云不太高兴也不太安心。在两人这样交往半年多后,一次黄慎又和一位认识的女性朋友交往得过密了些,小云终于忍不住恼了。她整理好行李,到黄慎那儿告诉他自己准备回老家,再也不回上海了。这下黄慎父亲急了,他拉住儿子,焦急地告诉他:“一定要把小云留住。这么好的女孩,千万不能让她走了啊!她走了,以后你再到哪里去找?”一语惊醒梦中人,黄慎这才感悟到这位朴实善良的女子早已在自己心里扎下了根来。忙乱中,他把小云拉到了录音室,央求她不要走。小云正在气头上,她反问黄慎:“我为什么要留下来?”黄慎脱口而出:“留下来,做我老婆吧!我喜欢你!”黄慎的告白让小云一愣,但旋即,喜悦和甜蜜涌上她的心头。考虑了一下之后,小云答应了黄慎的求婚。2000年初,他们喜结连理。

另外既然叫“扬州八怪”了,那么黄慎的性格中自然也就有着“怪”的方面。“扬州八怪”中的“怪”字并不是贬义,而是切切实实的表达。艺术家们都这样,性格亦或者是生活方式上总会与常人有所不同。黄慎与郑板桥交好,两人既然趣味相投,感情不浅,那么两人便都是追求自由,不喜拘束之人了。

就在黄慎的人生道路陷入低谷的时候,一个女性走入了他的生活,她就是黄慎后来的太太:宋凤云。

从书法上,黄慎擅草书,法怀素,笔意纵横,一派潇洒不羁。

黄慎的双目虽然失明了,但他有一颗健全的心。好强的他,也在反复地思索中,萌发了开公司办乐队的念头,这是一个大胆的念头,以前从未有盲人这么尝试过。与其被动面临就业困扰,还不如放手一搏,说不定能闯出一条路来。1996年,上海申珉教育发展有限公司成立了。孩子们为公司起名为申珉,是谐了“生命”的音,而申则是表示在上海,珉则是明的意思。在没有鞭炮也没有典礼的情况下,这家全市乃至全国首家盲人公司悄然成立了。

黄慎是清朝着名书画家,为“扬州八怪”之一。黄慎最开始叫黄盛,后来改名为黄慎,字恭寿,恭懋,躬懋、菊壮,号瘿瓢子,别号东海布衣。

结婚后,生活上确有不少需要磨合的地方。黄慎眼睛看不见,生活的一切细节都要为他安排好。每天早上要帮他挤好牙膏,倒好洗脸水;吃饭要把菜放到碗里;洗澡要把衣服放在浴室固定的地方,等等。这些原本是黄慎父母关心的事情,在结婚后都落到了小云的身上。一开始小云也并不习惯,当初交往时并不涉及到这些生活问题。所以不时会忘了这个,漏了那个。好在熟能生巧,不久,小云便摸清楚了黄慎的生活习惯。两人之间,矛盾不可能没有,但吵嘴的时候,不出3分钟,黄慎就会主动过来哄小云,说几句好话,也就过去了。

孩子们每人都有几手活计,乐器演奏、录音制作、钢琴调音。他们在公司的基础上又成立了“申珉盲孩子乐队”。在共同努力下,这支特殊的乐队很快在社会上引起了反响。当时的媒体对此也有所报道。

半路出家的盲人,比与生俱来的盲人别有一番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