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夫当关 万人莫开 金城关重现兰州历史文化 ——福客民俗网民俗资讯频道

全国百名书家书写诗意兰州

时间:2017年12月08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张瑞田

  围绕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举国上下以不同的方式庆贺。作为“一带一路”上重要的节点城市,日前,兰州书法界以“礼赞十九大,共筑中国梦”为题旨,举办了“壮美黄河·诗意兰州——全国百名书法家写兰州作品展”。展览旨在挖掘兰州历史文化,注重地方特色,以当代书法家的激情之笔,书写描写兰州的历史诗文。

  兰州是中国西部的明珠,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战略地位高,魅力无限。古往今来,政治名人、文化学者、艺术大师为兰州写下了无数脍炙人口的诗文。留存在历史深处的诗文,是兰州作为历史文化名城的见证,也是当代兰州人回眸昨天、展望未来的资本。

  描写兰州的诗文可谓汗牛充栋,兰州市委宣传部和甘肃省书协精心遴选了一百余首格律诗、对联,邀请全国著名书法家书写,文墨兼优,意新语俊,古为今用,体现了习近平总书记“要系统梳理传统文化资源,让收藏在禁宫里的文物、陈列在广阔大地上的遗产、书写在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来。要以理服人,以文服人,以德服人,提高对外文化交流水平,完善人文交流机制,创新人文交流方式,综合运用大众传播、群体传播、人际传播等多种方式展示中华文化魅力”的指示精神,把沉睡在图书馆里诗文唤醒,借助当代书法家的再创作,看到文化自信,找到民族自豪感。

  “置酒古城头,来看万里流。阿谁闲似我,水鸟在沙洲。”清代诗人吴镇在兰州看到了一架又一架的水车,浮想联翩,遂赋诗一首。这些水车乃明代段续为兰州经济发展所仿制。嘉靖年间,为了提取黄河水灌溉良田,从云南回乡的段续开始仿制水车。嘉靖三十五年,段续梦想成真。此后,黄河两岸有数百架水车,昼夜不停地运转,把黄河水运到岸上供百姓使用。这首意境悠远的诗作,由中国书协主席苏士澍书写,清通娟洁,静穆隽永。

  中国书协分党组副书记、秘书长郑晓华的隶书中堂,结字谨严,简练清通,意旨宏远,与所书录的七绝有异曲同工之妙。由他书写的明代王祎的诗作《兰州》:“洮云陇草都行尽,路到兰州是极边。谁信西行从此始,一重天外一重天。”让我们想起古丝绸之路的驼铃,也领会到“一带一路”的现实使命。

  张澍,清代又一位著名诗人,他的《金城关》是写兰州的一首好诗:“倚岩百尺峙雄关,西域咽喉在此间。白马涛声喧日夜,青鸳幢影出冈峦。轮蹄不断氛烟靖,风雨常愆草木癏。回忆五泉泉味好,为寻旧日漱云湾。”中国书协理事、甘肃省书协主席林涛以行书抄录,别具风采。林涛是兰州人,对张澍的《金城关》理解透彻,写起来感情丰沛,笔力遒劲,表达了新一代兰州人对家乡的一份责任,一种情感。

  我应邀书写魏光焘的对联:“凿沼承流,九曲河源分润远;涉园成趣,四时风景得春多。”对于魏光焘,我略知一二。他是左宗棠的旧部,是清末重臣,曾任新疆总督、云贵总督、陕甘总督,对于中国西部的稳定与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这副对联是魏光焘对黄河流域的描写,充满感情,也充满期待。我以隶书书之,恭敬中不乏想象,平实中也见曲折。

  今天是昨天的延长,明天是今天的继续。在古人的诗文中看到丰厚的历史,在新的创作中展开梦想的翅膀。一首首诗,一幅幅字,表达了新一代兰州人坚定的信心,不懈的努力,顽强的追求。

图片 1

郑晓华作品

图片 2

更有趣的是,当我们正在紧锣密鼓地开展评选兰州“黄河新十景”活动时,记者却在风情区东区博览中心南挡土墙面上,看到了久违的兰州老八景的浮雕图案:“五泉飞瀑”、“兰山烟雨”、“白塔层峦”、“梨园花光”、“河楼远眺”、“古刹晨钟”、“虹桥春涨”和“莲池夜月”。

冬天的水车

记者想,如果将评选出的兰州“黄河新十景”与兰州老八景做一个对比,那么,兰州日新月异的变化将一览无余地展现在市民面前。

图片 3

如今的金城关已经不是指那块突出于白塔山、几欲跃进黄河的巨石,而是有更广泛人文内涵的一片区域,它是指依山面水、横躺在白塔山和黄河之间的仿古通道,被命名为“金城关文化风情区”。

图片 4

这里的建筑外墙都是青砖砌成,利用仿古建筑墙面的砖雕则是一大特色,记者看到已经完工的作品有“陕甘总督左宗棠在兰州”、“兰州水车创始引进人段续”、“威镇边疆的飞将军李广”、“张骞出使西域”、“针灸始祖皇甫谧”和“金城揽胜图”等,展示了古丝绸之路甘肃段历史文化名人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