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皇宫登录:“饶有疯趣”——饶晓志戏剧作品展来啦

永利皇宫登录,饶晓志:绅士喜剧的本质是黑色幽默

时间:2015年09月11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高艳鸽

永利皇宫登录 1

饶晓志执导话剧《你好,疯子!》剧照 寇云暮/摄

  “淡未来,就是轻描淡写、云淡风轻的未来。”饶晓志说。由他执导的舞台剧《蠢蛋》日前作为2015北京市优秀小剧场剧目展演的作品,登陆北京国话先锋剧场,该剧还将赴上海演出。这是他继《咸蛋》之后,创作的“淡未来”系列的第二部作品。作为活跃在戏剧舞台上的青年导演,饶晓志擅长用黑色幽默风格观照现实和人性,近年来创作了多部口碑和市场反响俱佳的作品,包括《你好,打劫!》《你好,疯子!》《东北往事》等。去年年底,凭借这一系列作品,他荣获了第九届中国话剧金狮奖最佳导演奖。

  系列作品就像衣柜收纳

  记者:为什么想到做《蠢蛋》这部戏?

  饶晓志:我年前去了一趟柏林,在柏林纪念犹太人的反战纪念馆里面,看到了当时德国法西斯迫害犹太人的照片,当时突然觉得,这段历史才过去70年而已。人类有犯蠢的时候,有些错误有可能会一再犯下去,我对人类不放心,所以想到做这部戏。

  记者:《蠢蛋》这部戏是你和其他三个人联合创作,这是一种怎样的创作方式?

  饶晓志:因为《蠢蛋》不是剧本先行的东西,包括《咸蛋》也一样,它是一个创意、概念先行的东西,所以我需要演员的发挥,身边人比如编剧的意见,跟我自己想到的结构和主题的融汇,它是一个集体构作的过程。所以实际上包括演员在内,大家都是编剧。

  记者:这样的创作方式,跟先有剧本再排演的方式,有什么不同?创作体验是否更加自由?

  饶晓志:不是说先有本子就不灵活不自由,对我来说创作永远都是自由的。我每一次排戏,还是希望所有的人,不管是演员、编剧还是舞美,都会有相应的改动和发挥,而且这种发挥是最有成效的。我的戏某种意义上是集体智慧的结晶,我认为所有的戏都可以这么说。我们看到的一些好的演出,它都不会是一个人的功劳。

  记者:这几年你执导的戏剧多以系列作品的形式呈现,比如“你好”系列、“淡未来”系列。这是创作之初就设定的,还是顺理成章做下来的?

  饶晓志:我排《你好,打劫!》的时候,没有想过要做一个系列,但做完后,当我决定做“疯子”题材时,觉得可以作成一个系列。《咸蛋》和《蠢蛋》是有了“你好”系列的经验后,创作之初就规划好的“淡未来”系列,它们都是讲关于未来的一些事情,其实又在映照当下,既然它们之间有承载某种主题的统一性,作成一个系列是挺好的一件事儿。对我来说,“你好”系列和“淡未来”系列,是两种不同的表达方式,就连演员的说话和表演形式都完全不一样。实际上就像分类一样,蓝色的归蓝色,绿色的归绿色。我喜欢归类,就像收拾衣柜,T恤衫归这边,裤子归那边,戏也可以这样收纳。比如《蠢蛋》其实也可以叫《愚人节》或者其他的剧名,但第一部既然叫《咸蛋》了,就刻意起了这个名字。

  皮兰德娄、王朔、贝克特的养分

  记者:绅士喜剧,这是你给自己作品的一个定义吗?这是什么时候在什么样的状态下提出来的?

  饶晓志:是2008年提出来的,绅士喜剧本身就是一个标签,它不是什么流派,戏剧也没有这样的分法。在当年那个鱼龙混杂的年代,为了生存,每个做戏剧的人都要出来立山头儿,当然都要打出自己的标签,绅士喜剧就成为一个标签,就像先锋戏剧、白领喜剧、社区喜剧一样。如果要解释这个概念,“绅士”这个词还是意味着某种品质或者品位。喜剧说到底是个壳儿,绅士喜剧是一种我擅长的黑色幽默喜剧的一个标签。

  记者:黑色幽默是你作品的一贯风格。为什么?

  饶晓志:我喜欢这种表达。就像我曾经说过的一句话:《咸蛋》就是在日复一日的绝望里对生活的一种嬉皮笑脸的表达。这就是我喜欢的态度。我自己挺喜欢《咸蛋》这出戏的,喜欢这种开玩笑的方式,这种方式其实有悲天悯人的地方。

  记者:你喜欢哪些作家和作品?他们有没有潜移默化影响到你这种风格的形成?

  饶晓志:这个时代能够影响我们的人太多了。我真的没法说谁对我的风格造成了规范性的影响。皮兰德娄(意大利小说家、戏剧家)对我的影响比较大,我刚刚学戏剧时看他的戏剧作品,其实他对很多人影响都很大。王朔对我也有影响,高中时就读他的书,他玩世不恭的态度,可能某种程度上也是黑色幽默。孟京辉对我也有影响。最近这几年,爱尔兰剧作家贝克特对我影响比较深。这就是养分的问题,我们都在吸收各种各样的养分,最重要的是吸收后自己成长为一棵树,而不是复制成一棵树。

  10年对于市场来说还是太短

  记者:你有一个以你名字命名的戏剧工作室,这个团队是怎样的?

  饶晓志:我的工作室2008年成立,叫春天戏剧工作室。以我的名字命名是去年开始。成立工作室最主要的原因是保障自己作品的质量,因为有时候如果不是由我来管理作品的后续演出时,我发现可能会存在质量参差不齐的情况,这对我来说比较痛苦,所以我就希望成立一个工作室来管理。

  记者:作为青年导演,你怎么看待当下面临的市场环境?钱的问题,是民营剧团面临的主要困境,你有没有这个困境?

  饶晓志:我们没有,我们这批人都没有这个困境。我们10年前就开始做话剧了,2005年,还没有戏剧市场的时候,我们就是冲到这里面闯市场的人。从那时起,我们一直在这个市场里坚守着,而且做的作品不算差。做到现在,我不差投资。不差投资的概念,不是说我呼风就是雨,而是我不会为了投资去妥协。这是件很重要的事情。在其他事情上,我可能做过行活儿,但在我所尊敬和热爱的戏剧事业上,我一个行活儿没做过。

  记者:从2005年到现在有10年了,在你眼中这10年来戏剧市场经历了怎样的变化?

  饶晓志:观众群逐渐在扩大,当然有时候我也觉得市场不如以前了,观众也有流失。对于北京市场来说,有那么多的国有院团和民营剧团,大家都在市场上淘金,有那么多剧目在演出,观众有时候也不知道该看什么剧,而且赠票的现象也很严重,这些都会弱化和分流这个市场。我们希望能够通过自己的方式,在更多城市建立自己的市场,我仍然有信心。

  记者:这些信心来自于哪儿?

  饶晓志:我觉得我们只是需要成长,10年对于市场来说还是太短,我们需要去摸索。现在所有的戏剧制作人、营销团队,其实都是在摸索。比如孟京辉有20年的群众基础,他在市场上扎根很稳,“开心麻花”通过对社会的解读和对喜剧的追求,建立了它的观众群。对于我来说,我不考虑该怎么卖一部戏,这是制作人的事儿。做话剧对我来说就是表达,我没有别的欲望,就是要表达自己。如果我做话剧这样小投资的、挣钱少的艺术形式,都还不能表达我自己,我真的不要做这个行业了。(记者
高艳鸽)

[你好!打劫的前世今生]

整个七月,

《你好,打劫!》话剧改编自1975年美国华纳兄弟出品的电影《热天午后》,而《热天午后》也是根据一宗真实的银行抢劫案改编,通过一个炎夏午后因意外状况被困在银行内的劫匪与警察对峙的趣极场面。

饶晓志导演的三部戏剧作品将在大麦超剧场

2009年,《你好,打劫!》诞生,话剧由序幕与四幕正文求证——求知——求同——求解组成,全程长达两个小时。话剧由一柏编剧、饶晓志导演,春天戏剧工作室出品,是严肃绅士喜剧”你好”系列的第一部。
什么是“绅士喜剧”,即:在严肃呆板中探求诙谐、在优雅知性中体现幽默、在虚荣假象中提炼激情。《你好,打劫!》因具有极强的先锋戏剧味道,被定型为当代先锋话剧的典范。

开启“饶有疯趣”戏剧作品展

2019年3月29日-31日,《你好,打劫!》复刻版将登陆成都大喜时代剧场 。

“趣”你的燥热,非让你笑不停

永利皇宫登录 2

活成不魔疯不——度态种一成

[一个个在暗夜里蠢蠢欲动的灵魂]

“疯”

在皇家合众国,两个率真善良的劫匪、四个麻木淡漠的银行职员、众多唯利是图的皇家FBI、无数谨小慎微的民众――偶遇、相遇、艳遇、遭遇在一个黑色的星期五下午。于是,他们的焦虑和迷失、他们的冲动和欲望、他们的压抑和暴戾、他们的叛逆和温情――罗列、交织、纠结在这个黑色的星期五下午。他们打劫了银行,但谁又在打劫着他们…

我们爱这种清醒着为某件事情痴狂的感觉。

故事发展曲折离奇,充满变数;枪声张弛有度,调动神经,整部戏很有“猜头”,让人心绪紧绷,直到最后一秒才恍然大悟。当两个劫匪绕场朝四周观众席大声质问“谁才是真正的劫匪?”时,我真的感觉到了这头兽在拼命的撕咬着我的心,让人不禁自问:

你若想懂什么叫清醒,来饶晓志戏剧作品展吧;

有谁打劫了我的人生吗?

你若想懂什么叫痴狂,来饶晓志戏剧作品展吧。

我打劫了别人的人生吗?

永利皇宫登录 3

我该怎么做?

饶晓志戏剧作品展三部作品分别为:《你好,打劫!》、《你好,疯子!》和《蠢蛋》。这三部作品分别探讨了人与社会的关系、人与自己的关系、人与未来的关系。在嬉笑怒骂之间,直击你心灵的痛点。

《你好,打劫!》披着荒诞外衣的故事,戳着我们生活的痛点,在令人捧腹的台词背后,折射的却是现实的辛酸和无奈。

01

永利皇宫登录 4

你不可以错过这个剧!(这就是打劫。)

[今天,你被打劫了吗]

永利皇宫登录 5

《你好!打劫》是一部让你笑到疼的喜剧,简单的故事背后有许多无奈,贪生怕死、欲望、金钱、工作、人际关系等等,这些微小的方面都在压抑着我们正常的呼吸状态,我们需要宣泄、需要释放,需要亲临现场感受“你好!打劫”!导演饶晓志说:“打劫”没关系,千万别忘记“表达”。不管怎样,戏剧是热的,它会让人感觉到温暖。

作品简介:

永利皇宫登录 6

这是饶晓志导演绅士喜剧的开山之作,是大学剧社最爱学演的话剧之一。四个银行职员,两个劫匪,众多皇家FBI,偶遇、相遇、艳遇、遭遇在一个舞台上面。用黑色幽默的方式揭露了社会的各个层面,每一个阶层的人都会觉得这是发生在自己周围的事情。身边到处发生着打劫,有人打劫着你,你也在打劫的别人。舞台上没有人是劫匪,每个人都是人质。这个时代常常会让人觉得冷漠,但导演饶晓志说:“打劫”没关系,千万别忘记“表达”。不管怎样,戏剧是热的,它会让人感觉到温暖。

通过引进和制作高品质的小剧场戏剧作品,利用刚刚好的剧场空间与观众近距离产生情感共鸣。“疯狂戏剧社”创始人曾吕,赵仁捷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希望通过创立一个成都本地的话剧厂牌,将厂牌推向全国,“也希望通过构建一个充满自由张力的戏剧乌托邦,让观众在剧情台词中找到生活的影子,在荒诞幽默中释放生活压力,在哭笑中带出对人性的思考。”

永利皇宫登录 7

永利皇宫登录 8

永利皇宫登录 9

厂牌首轮对外演出时间为3月29日—31日,《你好,打劫!》将通过荒诞的故事、令人捧腹的台词,带领观众们来到一个都市人的戏剧栖息地。此外,4月19日—21日还将上演“你好”系列第二部《你好,疯子!》,7月19日—21日上演改编为电影《无名之辈》后斩获近8亿票房的原版话剧《蠢蛋》。

永利皇宫登录 10

“疯狂戏剧社”首位合作导演饶晓志,是中国严肃绅士喜剧开创者,中国话剧最高奖金狮导演奖获得者,执导了舞台剧“你好系列”之《你好,打劫!》与《你好,疯子!》,“淡未来”系列之《咸蛋》与《蠢蛋》,并先后执导了由经典小说改编的《东北往事》、《左耳》等作品。此次,“疯狂戏剧社”的首轮话剧演出,由饶晓志导演的三部经典作品担纲,也开启了2019成都品质话剧新纪元。饶晓志表示,希望“疯狂戏剧社”能够持久的产出好戏,“也希望通过这个厂牌,和更多成都本地的导演合作,产生更多优秀的作品。”他还透露,希望在话剧上做一些新的尝试,“例如《你好,打劫!》、《你好,疯子!》等都可以用四川话来演出。”

永利皇宫登录 11

永利皇宫登录 12

观众的话:

同时,据了解,下半年“疯狂戏剧社”还将计划与李伯男、周申、何念、徐昂、李宗熹等导演合作,引进作品版权,同时发掘新人自主创作,建立丰富的小剧场话剧作品集合,为观众提供不同主题和风格的戏剧享受,将观看戏剧演出变成一种市民娱乐休闲生活中的常态化选择。

李亚鹏:看了进两个小时的戏,看的很开心。剧本好、导演好、演员好。我在看的时候就有个想法,要把这部话剧拍成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