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皇宫登录】武利平:做永远的“乌兰牧骑”

  永利皇宫登录 1

中国剧协梅花奖艺术团慰问演出走进内蒙古

时间:2015年09月09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怡梦

“金奖银奖不如老百姓的夸奖”

——中国剧协梅花奖艺术团“送欢乐下基层”慰问演出走进内蒙古四子王旗

  8月31日,内蒙古自治区乌兰察布市四子王旗的哈撒儿文化广场早早摆好了千人观众席,迎接中国剧协梅花奖艺术团带来的“送欢乐下基层”走进四子王旗慰问演出。

  一支四子王旗乌兰牧骑的蒙古舞《驰野》为演出开场,一群当地土生土长的姑娘小伙子演绎了蒙古草原上野马奔驰的场景和蒙古族人无拘无束的游牧生活。队长乌宁说,梅花奖是中国戏剧最高奖,四子王旗的观众能欣赏到梅花奖艺术家的演出非常高兴,乌兰牧骑献上这支舞,是以草原人民的方式迎接艺术家的到来。

  演出由梅花奖获得者龙红、武利平和武燕妮、阿拉腾其木格主持,秦腔《晴雯撕扇》、豫剧《抬花轿》、川剧《潘金莲·打饼》、晋剧《大登殿》、黄梅戏《女驸马》、扬剧《板桥道情》、女声独唱《那就是我》、昆曲《吕布试马》、歌剧《洪湖赤卫队》等唱段陆续登台,为当地观众展现唱念做打、风格各异的戏曲艺术,艺术家还邀观众上台同唱、与台下观众互动。演出受到数千名观众的欢迎和喜爱,有不少观众离开座位,到近处站着观看演出,前排座位一空出来,后排观众马上“占领”了“有利地形”,观众席外围也站满了人。

  梅花奖获得者李军梅、汪荃珍、王超、杨俊、李政成、韩延文和“二度梅”获得者陈巧茹、史佳华、林为林、刘丹丽参加演出。八月底,草原上夜风寒凉,艺术家身穿单薄的戏装,一板一眼,精气神十足。“梅花大奖”艺术家裴艳玲虽已年近七旬,但她表演的昆曲《林冲夜奔》选段、京剧《翠屏山》选段,依旧风骨铮然、铿锵有力。

  “草原人民见过世界各地的游客,可是在家门口看到全国各地的戏剧艺术却不容易。”武利平是从内蒙古走出来的梅花奖获得者,这次慰问演出,他既是“地主”又是参演者,他以二人台小品逗得观众捧腹。“梅花奖艺术团第一次‘送欢乐下基层’演出我就参加了,这些年来,我一直深刻体会到‘金奖银奖不如老百姓的夸奖’,鱼儿离不开水,一个演员离不开他生长的土地,我们打造精品,最终是为老百姓服务的。戏曲艺术只有在基层演出,在中华大地上彰显魅力,才更见出她的源远流长。”武利平说。

  这次慰问演出也是第三届内蒙古戏剧“娜仁花”奖大赛开幕演出。“娜仁”是蒙语的“太阳”,“娜仁花”就是向日葵花,这是为内蒙古自治区戏剧院团中青年演员所设的专业表演奖,目的是促进自治区戏剧艺术出人才、出作品,发现演员、培养观众。本届比赛有80多名演员在5天的时间里为评委和观众献上蒙古剧、蒙语小品、二人台、晋剧、京剧、漫瀚调、爬山歌等演出,分为剧场演出和广场公益演出两种形式,最终评出金、银、铜奖和表演奖,由观众评出最喜爱的演员奖。

  中国剧协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季国平表示,十年来,梅花奖艺术团走遍了全国各地,奉献了一百多场演出,这是第二次来到内蒙古。中国戏剧梅花奖的精彩,离不开各省区市戏剧节、戏剧奖项打下的基础,有各省区市培养的优秀演员,才有梅花奖的绽放,大家的共同目的是传承戏剧艺术、服务广大观众。

  2月18日晚,山西大剧院迎来了自开门以来,中国戏曲名家最多、演出阵容最为豪华的艺术盛宴。“我们的中国梦”中国剧协梅花奖艺术团“送欢乐、下基层”山西行慰问演出在这里开场。晚会在晋剧戏歌《朵朵梅花贺新春》中拉开帷幕,随后,昆曲、豫剧、京剧、黄梅戏、秦腔、淮剧、二人台、山西四大梆子联唱等十余个剧种依次呈现,尚长荣、瞿弦和、孟广禄、林为林、史佳花、龙红、武利平、于兰等23朵“梅花”轮番献艺,精彩纷呈。

  武利平演出照本报记者王新荣摄

  此次活动由中国文联、中国剧协、山西省委宣传部等共同主办。胡苏平、季国平、刘卫红和山西省千余名环卫工人、交警、武警和驻晋部队的代表一起观看了演出。2月19日晚,艺术团又来到山西大同灵丘县演出,为那里的父老乡亲送去丰富的戏曲文化大餐。(记者
王新荣)

   “我们就乐意看他的表演,尤其是他演的老太太,咋那么像呢,简直神了,他演一天,就能逗乐我们一天。”

  从11岁登台,成为最小的“乌兰牧骑”,到成为内蒙古剧协主席、内蒙古二人台艺术团团长,被称为“内蒙古第一笑星”的二人台表演艺术家武利平40年的光阴全部奉献给了自己挚爱的二人台艺术。多年来,武利平将满腔热情和对老百姓的深厚感情都倾注到了艺术创作中,形成了自己诙谐幽默、惟妙惟肖的表演风格。40年来,他始终坚持深入基层、走到老百姓中间演出,受到了广大观众的热烈欢迎。在参加第九次全国文代会期间,武利平接受了本报记者的采访。他告诉记者:“我就是从基层走出来的演员,从小就对基层老百姓有一种骨子里的天然亲近感,我要做永远的‘乌兰牧骑’。”

  “我在乡村舞台的摸爬滚打中成长”

  武利平出生于一个梨园世家,母亲张秀兰是一位功底深厚的山西梆子演员。由于受家庭环境和成长环境的影响,武利平从小就痴迷二人台艺术。在他幼年时,母亲每次下乡演出总是带着他,有时一走就是半个多月。跟随母亲到各个旗县和乡镇演出成为武利平的一种生活常态,在这种生活常态中,他适应了简陋的舞台布置,更熟悉了父老乡亲们看到精彩演出后的淳朴笑容。就这样,母亲在台上演出,武利平在台下专注地听看母亲的唱词和神情,对戏曲开始从简单的喜欢到陷入痴迷。

  武利平11岁时成为凉城县乌兰牧骑的成员,他并没有学唱山西梆子,而是喜欢上了更加有泥土味儿的二人台。二人台是我国北方较有影响的地方剧种,是汉族、蒙古族各民族长期交融的艺术结晶,经过多年的艺术实践,在唱、念、做、舞等方面已形成自己浓郁的地方特色与独特的艺术风格,成为山西、河北、内蒙古等地一个较有影响的地方剧种。武利平对手持扇子、手绢、花棍以及土腔土调的二人台表演技法很入迷,他觉得这是最有乡土气息、生命活力的艺术形式。更为关键的是,他一到舞台上演出,老百姓总喜欢看,而且开怀大笑。这让武利平坚定了自己的选择:“二人台具有非常浓郁的现实性、大众性、通俗性和质朴性,通俗易懂、诙谐幽默,贴近广大农民日常生活,为这样的艺术我甘愿奉献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