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巧茹:给基层观众演热闹戏

图片 1

在第八届中国艺术节上,参加角逐本次艺术节最高奖项——文华奖的54台剧目中,地方戏剧有14台,其中不乏柳子剧、山西北路梆子、桂剧等地方戏剧。地方戏以突出的姿态进入人们的视野。

图片 2图片 3

 陈巧茹在川剧《白蛇传》中饰演白素贞

在民间文化保护呼声一浪高过一浪的今天,作为传统文化之集大成者的地方戏剧却日渐式微。在许多人的记忆中,地方戏剧已变得模糊而遥远。

9月13日,重庆市川剧院经典剧目《乔老爷奇遇》首次登上广州舞台,在广州友谊剧院上演。该剧由中国戏剧梅花奖得主孙勇波领衔主演,国家一级演员罗吉龙、中国戏剧梅花奖获得者吴熙同台出演。豪华的演出阵容、跌宕起伏的剧情以及诙谐幽默的台词赢得了当地观众的赞赏。

  刚一见到成都市川剧院副院长陈巧茹,我们就能感受到她是属于戏剧舞台上的人。眼神明亮,卷发优雅,行动间更有舞台人的利落干脆。“我们谈川剧振兴已经30年了,而传统戏剧因为受到网络文化和外来文化的冲击而有没落的趋势。但这次文代会在党中央提出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的背景下召开,我觉得特别兴奋,因为我们的社会太需要精神层面的东西和传统的文化艺术。”说到兴奋处,陈巧茹眼神飞扬,手舞足蹈,四川的辣味散发开来。

在文化形式多元化的时代,地方戏剧能否突破重围,寻找到自己的生存之路?

据了解,川剧《乔老爷奇遇》是受邀前来参加“2016广东戏曲喜剧特邀展”。本次展演汇集了京剧、越剧、川剧、粤剧、潮剧、汉剧、山歌剧、黄梅戏、花鼓戏、滑稽戏和莆仙戏等11个在中国具有代表性的地方戏曲剧种。作为川剧传统剧目,《乔老爷奇遇》自1957年首演以来,便成为重庆市川剧院常演不衰的经典喜剧。该剧讲述了明代天官府小姐蓝秀英之兄蓝木斯,欲抢民女,却将穷书生乔溪误抬回府,从而成就了秀英同乔溪美好姻缘的故事。

  不同于那些在成都茶馆里表演山寨味道浓郁的吐火、变脸的噱头功夫,一到过年,陈巧茹更喜欢带着团里的演员下基层给百姓演戏。“我们特别选那些拜新年的剧,还有几本几本的连台戏啊,老百姓们很爱看,这也是年节中城镇居民娱乐生活的重要部分;而对于我们川剧表演工作者,这是我们乐意承担的责任——丰富群众的文化和精神生活。”

小剧种以惊人速度消亡

(重庆市川剧院演员 孙勇波)

  川剧惠民,陈巧茹想的不仅是让大家看见技术,更想让大家看到艺术。“艺术,无技术而不精;但技术如果离开了艺术,那就只是杂耍。”为了把吐火、变脸等川剧绝活以艺术的方法介绍给大众,更为了普及川剧文化,陈巧茹想到的是戏剧的教育。

“由于现代化进程的加快,社会结构和人们生活环境的改变,以方言为重要特征的地方戏剧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生存危机。小剧种的消亡速度是惊人的。”

这个戏是我们川剧的一个比较有代表性的一个喜剧,因为这个乔老爷奇遇的话,我们是在五六十年代就已经在演了,而且我们有很多老师些,就在演这个戏,这个戏最早在重庆,是我们要喊师爷辈的老师些就在演了,然后一辈一辈地传下来。

  “我曾到四川的小学去,发现孩子们只知道川剧是变脸,川剧的唱腔、动作、戏剧的节奏全都不知道,我就很担心。所以我们通过四川省文联联系到中小学去演出,选择像《拾玉镯》这样通俗易懂的剧目,找我们团里年轻演员来演——这样和观众之间代沟少,比如演《别洞观景》的小女孩只有17岁,台下学生们都说‘姐姐好漂亮呀’,亲切度就有了;还有小丑演员也只有十六七岁,和小学生的互动就特别好。”孩子们看过之后就模仿,“开门为什么要抬脚?因为有个木头门槛——都觉得特别有意思,不知不觉他们也了解了川剧这门已有三四百年历史的艺术。”

湖北省地方戏曲艺术剧院院长李道国告诉记者,近二十年来,县级剧团解体过半。没有了剧团,演员也就分崩离析,剧种也就不复存在。随着老艺人相继辞世,技艺日渐失传。

中国戏剧梅花奖得主孙勇波通常在川剧里饰演的都是小生,扮相文雅。然而,在《乔老爷奇遇》剧中他却扮演的丑角。孙勇波告诉记者,从小生跨度到丑角也是颇具挑战性。

  给基层民众热闹戏,给小朋友们通俗戏,面对大专院校学生,陈巧茹想的是给川剧融进更多的文化上的探索与思辨。“2004年开始我们团不断到全国高校演出。我的印象特别深刻——第一次到北大百周年讲堂演《红梅记》和《欲海狂潮》。开演前我听台下没有动静,特别担心没有观众;出去一登台,发现黑压压一片,1000多个座位满座。演出后有40多个学生的互动,效果非常好,那次演出也让我知道川剧在京沪等地其实很受欢迎。”

为了参评今年的文华奖,湖北省地方戏曲艺术剧院创作推出了楚剧《大别山人》。但记者看到,没有正规的排练场地,演员们只好在简易工房里排练,有的就在装服装、道具的箱子上压腿、练基本功。

(重庆市川剧院演员 孙勇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