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皇宫登录】浅谈红腔艺术

永利皇宫登录 1

红线女老师是粤剧一代宗师,红腔艺术创始人,2013年12月,新华网发表题为《红线女粤剧流派是中华文明和岭南文化不朽丰碑》的文章,文章指出,红线女是粤剧艺术的一代宗师,红线女开创了迄今为止中国粤剧史上花旦行当中影响最大的唱腔流派之一
—红派艺术,为岭南粤剧艺术乃至中华文明树立了不朽的丰碑。如果将“五四”新文化运动思潮之始对应理解为现代粤剧史开端的话,那么,红派艺术在现代粤剧花旦行当发展进程中则具有初创和里程碑意义,唱腔流派影响深远。红线女老师的艺术高度,文章里已经说得很明白,下面我只是以一个普通戏迷的视角谈谈红线女老师的艺术。

红线女

红线女近影

红线女老师的艺术生涯开始于上世纪40年代,随舅母何芙莲学戏,那时她只有十几岁,但她聪明伶俐、勤奋好学,
扮演各种不同性格类型的女性角色,适应各种不同的表演风格,为后来驰骋于舞台艺术,成功塑造多姿多彩的艺术形象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后来她逐渐形成了自己的风格,1951年演出的名剧《一代天骄》里面那个最著名的选段充分体现了红腔的特色,音域宽阔,音质优美,音色清脆甜润,中气十足,各个音区转换自如,正如当时人们概括的“甜、脆、圆、润、娇、水”。1955年,红线女老师从香港回到广州,在广东粤剧团工作。此时红线女老师步入了戏曲演员的黄金年龄,她的红腔艺术进一步发展,舞台人物塑造也实现了重大突破。她的戏路更加宽阔,她演出了《关汉卿》、《搜书院》、《李香君》、《打神》、《山乡风云》等剧目,如果说早年的剧还是以塑造传统意义上的古典美女为主,早期的红腔仍不脱小女人的娇媚,那么1955年到文革前这段时期红线女老师塑造的人物个性更加鲜明,突破了传统女性的框架,表现出敢爱敢恨、藐视豪强、正气凛然的刚性美以及在抗拒苦难或悲剧命运中磨砺出那富于韧性的品格,唱腔也融入了悲壮风格,表现力更加丰富。文革结束后,红线女老师依旧在不断探索,不过由于年事已高,后期的唱腔不如早年和中期那么婉转动听了,去世前几年也很少唱了,但她依旧发挥余热,培养粤剧后人,尤其晚年成立了红线女艺术中心,对弘扬粤剧艺术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红线女,广东开平人,生于广州西关,原名邝健廉。13岁师从舅母学戏,初以“小燕红”艺名登台。1942年参加马师曾的太平剧团,逐渐成名。1946年在香港连续一月演出粤剧《我为卿狂》轰动全港。1947年拍摄了《我为卿狂》等三部电影,后共拍摄了70多部电影。1955年回国参加国庆6周年观礼活动,受到周恩来总理的接见,是年底加入广东省粤剧团。1957年参加第六届世界青年与学生和平友谊联欢节,以《昭君出塞》、《荔技颂》参赛,获古典音乐比赛金奖。1967~1980年,遭受不公正待遇,被下放英德茶场劳动。1984年在广州中山纪念堂举行独唱音乐会,受到各界热烈欢迎,1990年担任红豆粤剧团团长和艺术总监。2002年获国家文化部颁发的首届“造型和表演艺术创作研究成就奖”。

著名粤剧表演艺术家红线女今年88岁高龄,从艺70余年,以其精湛的唱腔和表演艺术,创造出独树一帜的红腔唱腔艺术和红派表演艺术。日前,她不辞劳苦,亲率广州粤剧院的红豆粤剧团和广州粤剧团进京演出了《岭南一粟——欧凯明艺术专场》和现代粤剧《碉楼》,尽显了她对粤剧年轻人培养的重视。

如今斯人已逝,但粤剧艺术要走的路仍然很长,只有粤剧后人们学习红线女老师执着追求理想,努力攀登艺术高峰的进取精神,发扬光大粤剧艺术,老师的在天之灵亦能有所安慰。

红线女:从艺六十余年 红透半个多世纪

  演出期间,本报副总编徐涟和本报记者刘茜邀约红线女——这位为粤剧无私奉献的传承者,和戏曲研究专家、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谭志湘,一同做客“茶座”,回顾并畅谈了红线女传承古老粤剧、焕发其崭新艺术光彩方面的辛勤探索,以及对粤剧长远发展的期待。

从艺六十余年,红透半个多世纪,在粤剧界,在全国戏曲界,红线女之外,能做到这一点的,实在不多。

  关心年轻人才培养

作为粤剧史上的一代天才,红线女的艺术生命持续了六十多年,至今已经演出了近200个剧目,拍摄了70多部电影,国内外观众与专家对她艺术成就的评价之高、之多,不仅仅在粤剧界,而且在整个戏剧界中都是少见的。有专家认为,近几十年来的粤剧,是现代粤剧史上的红线女时代,客观来说,这个评价并不算过分,因为她的影响力已经超越了粤剧艺术的范围,成为岭南文化的一道动人风景,成为中国戏曲史上一颗璀璨的明珠。

  记者:这次演出活动是由红线女艺术中心承办的。您能简单介绍一下这个艺术中心吗?

从全国范围来看,粤剧未必是观众群最大的剧种,但红线女的名字却几乎是人尽皆知的,很多人甚至是因为红线女这个名字才认识粤剧的。在人数众多的戏剧演员队伍中,红线女之所以能达到她的高度,自然是其与生俱来的嗓音、悟性等先天条件使然,但更重要的,恐怕还是因为她对粤剧的痴迷,使她能够不断挑战自我,不断做出新的探索与革新,不断地获取前进的动力。

  红线女:以一个演员的艺名命名的艺术机构,在广东全省乃至全国是很少的,这表明了党和政府对文化艺术工作的高度重视。中心成立于1998年,我们条件不错,有小舞台、小剧场。星期天孩子们过来学习,我也可以教教他们。我现在带3个小学生,从他们三年级教起,现在已经初三了。他们现在唱得不错,但我还是要求他们学好科学文化知识,将来做科学家。中国搞艺术的人太多了,搞科学的人太少了。

早期跟随马师曾等前辈学艺时,尽管还只是剧团中的第三花旦,但红线女的刻苦好学就已经赢得了前辈们的好评,并且在长期的生活磨练中,涤尽艳丽的铅华,没有沾染上梨园的陋习。即使是在香港大红大紫的时候,红线女也从来没有迷失过自我,反而利用经济状况的改善,更主动地多方面学习古典文学、英文以及其他剧种的特点,这不是一般的戏剧演员可以做到的。后来更因为对香港粤剧环境中的粗制滥造之风深恶痛绝,毅然回到内地发展。事实也证明,她当初回内地的选择是正确的。回来后她出演了自己最满意也是最具代表性的小说诗歌文学作品如《搜书院》、《关汉卿》、《山乡风云》等,让自己的艺术生涯一直持续到今天。

  记者:现在粤剧人才培养方面的状况怎么样?

正是因为她对粤剧的热爱与痴迷,才创造出独具艺术风采的“红派”艺术,使自己的艺术达到了“随物赋形,沿情造声”的境界。也正是这份痴迷,才让我们理解,即使在“文革”期间她在牛棚里的时候,都要借着吆喝鸡的机会练练嗓子;到七十多岁时,她仍然在为粤剧的发展而操劳,她想到开创动画粤剧电影的形式来推广粤剧,并坚持为片子亲自配音……

  红线女:人们对粤剧的学习主要是在业余或课外,许多人是周末时来中心学学唱唱。总体上我觉得没有以前那么活跃,那么多人。

红线女能在粤剧发展史上留下光辉的一页,固然与她自身的不断追求不断创新有关,但确切地说,也凝聚了许多人的心血:比如说马师曾,在她的艺术生涯中所起到的作用是其他人所无法比拟的;比如薛觉先,在她艺术道路上的提携与帮助;比如周恩来,他对红线女的殷切期望与指导,一直是红线女奋发向前的动力;比如梅兰芳、程砚秋等前辈,他们对红线女的指点与帮助,也让红线女的艺术探索有了更多的可能性。

  记者:您可以演出的剧目特别多,据报道,光演出过的剧目就达200多出,现在年轻人能演这么多戏吗?

如果不是孤立地看待一个人或者一个现象的出现,那么,把红线女放到一个社会的大背景下来观察,或许可以说,红线女的出现其实与岭南文化的氛围也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红线女:我演出的剧目也许不止这个数。现在广东中青年粤剧演员是不少的,但自己在各方面能站得住脚的,观众评价不错的,还不多。但他们中不少人还是很努力。

红线女在20世纪30年代登上粤剧舞台时,中国社会正面临迅速的转变,政治、军事的混乱加速了新旧文化的更替。岭南文化既有注重实际与世俗生活的特性,又因为是最早与西方文明接触的地方之一,具有开放性与前卫性的一面。岭南文化的开放性与兼容性,开启了粤剧面对广大市民的世俗之门,必然要求粤剧演员在表演上更为成熟,在形式上做出变革,创新就成为必然。马师曾、薛觉先等做出了许多具有拓荒意义的改革,借鉴并融合了西方文艺中的某些做法。红线女正是在前辈开拓的道路上继续走下去,逐渐超越了单纯的女性媚美的框架,形成了婉约之中又有悲壮的风格,达到了粤剧发展的又一个高峰。如今,粤剧与岭南画派、广东音乐一起,被并称为“岭南三秀”。

  熟悉生活探索粤剧革新

红线女现象,正是20世纪岭南文化一道美丽而动人的风景。

  记者:您上世纪四五十年代在香港演了几十部电影,风靡一时,很多已经成为香港电影史的经典名作,如《慈母泪》、《胭脂虎》等。后来为什么又把所有精力转到粤剧上呢?

人物词典

  红线女:我过去不喜欢舞台剧,喜欢电影。电影不喜欢可以重拍,舞台表演可不行啊。

红线女最初想学戏的时候,其父亲是持反对态度的,理由是“成戏不成人”,古往今来都是如此,但红线女偏要“成戏又成人”。结果,她实现了自己的诺言,成了名,成了戏,也成了人,成为粤剧史上最具标志性的人物,也是当代戏曲演员中海外声望最高的艺术家之一。

  1955年国庆节,我随香港代表团被邀请参加国庆观礼。我感到新中国的领导人非常爱护艺术工作者。周恩来总理说:“你现在工作还是拍电影?”他的话让我想了很久。我就拜了3个老师,学习京剧、昆曲、古典文化。我又拍电影又演粤剧,对粤剧就有了感情。所有一切都是新中国给我的。新中国让我认识了很多东西,演戏应该为人民。以前说演员是“臭戏子”,现在说是为人民服务,这很不一样,我觉得现在的工作很有力量。这次进京演出,机会很难得。粤剧怎么样更好,应该走什么路子,我希望多听听专家意见。

成名·红线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