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危机下的姜文导演

  我们文艺家信奉的是对“真”的崇拜,这是艺术家应该具备的基本素质。如果你不是真的为人民服务,一边冠冕堂皇说为社会作贡献,一边谋私利,这不是真的艺术家。

永利皇宫登录 12015年3月27日,来自台湾的中国现当代艺术收藏家林明哲在上海中华艺术宫。

中年危机是指个体在35~59岁,即进入中年之后,产生的生理及行为上的不适应和心理上的不平衡。男性在此阶段感受到老化的威胁,女性则在45岁以后进入更年期,生殖能力结束;在家庭与社会中的地位受到挑战,家庭中子女开始成家立业,部分工作为青年人接替,这种地位的变化,破坏了他们长期养成的生活习惯,内心矛盾重重,产生焦虑、紧张、自卑等情绪。

  我接待过一个俄罗斯导演,我问他俄罗斯有没有政治和艺术之间的矛盾,他说:“当然有。”但为什么要排斥政治,为什么要排斥商业?没有政治埋单,没有商业埋单,你就要为庸俗埋单,你就要成为自恋者。作为文艺工作者,你个人修炼不好,没人看得起你,人家就不买票,人家就不买你的账。艺术家把自己修炼好,才有市场,甭管谁埋单,最好政治、商业都来埋单。所谓政治埋单,就是包括政府、全社会各行各业都来买票看戏,进剧场,因为你的作品好。商业来埋单,当然就涉及经济利益。个人没有修炼好,一切都没法谈。在这个社会上,自己没修炼好,就得不到别人尊重。即便是兜里有钱了,但品格没修炼好,缺少文明素养,人家也会说你甭进来了,我们不缺你的钱。另外,年轻人也不欣赏你。所以,传承,得向老前辈们、向几千年的文明史去学习,提升自己,然后树立榜样,让年轻人愿意埋单,社会愿意埋单。

台湾收藏家林明哲的嗅觉十分灵敏,上世纪80年代来内地便投入了中国现当代艺术品的收藏,那时候,罗中立的作品才几百美元一幅,杨飞云的作品上千美元,如今,他们的价格早已超越了林明哲当初的预言。

百度给出的答案大概就是这样了,作为一个即将踏进中年危机的男人,我简单翻译一下就是:我的身体已经开始衰老,脑筋也不在灵光,但我心里还是那个年轻人。

  (濮存昕: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剧协副主席)

上世纪90年代,林明哲又在俄罗斯经济低谷时期5次到俄罗斯画家画室扫货,因此收藏到了列宾、苏里科夫、列维坦、马克西莫夫、梅尔尼科夫等美术史大师的名作,成为俄罗斯官方美术馆之外的最大私人收藏家。

上来先说这个也是因为不知道这个,那咱们聊天也是瞎聊。这几天朋友圈被各种公众号刷屏,邪不压正让各路影评人粉墨登场,你方唱罢我登场,生怕说出一个不好就把自己多年苦心经营的专业形象毁了,所以就在观众都捂脸蒙比的时候,种种解读层出不穷,有解读彩蛋的,绑小脚、医院的肾、屋顶上的象征等等等等,所有傻子都能看出来的“隐喻”都被逐一点评。还有讲政治的,民国、革命党、一会美国学习代表什么,一会日本人给出的名单是个啥意思也都被翻出来找出来对号入座,其余等等太多太多,导致我一时间信息爆炸,真是差一点就信实了!

  (记者董大汗、丁薇根据全国政协十二届二次会议分组讨论中的发言整理。)

永利皇宫登录,近日,这些林明哲所藏的俄罗斯绘画中的100余幅正在中华艺术宫展出,记者对这位有着独到眼光与嗅觉的藏家进行了专访。虽然他热衷架上绘画收藏,但并不排斥当代艺术的新走向,林明哲认为,中国当代艺术的艺术价值还没有提高那么多,但是商业价值提高太快,所以有一天它还是应该跌回到原来应有的价格。他也预言:“将来全球最贵的500件艺术品里,中国的应该占一半。”

接下来我们先来探寻一下邪不压正的属性。

当代艺术的艺术价值没提高那么多

嗯,属性。

记者:您当初以那么低的价格收藏中国当代艺术家作品,有没有想过将来会到达一个什么价格?

他到底算个啥片?

林明哲:2000年中国当代艺术刚刚起来,到2003年,我就和北京的几个藏家说中国的现代艺术会超过一个亿,当时没有人相信,现在,他们都提前实现了我说的那些。我买罗中立作品的时候一张都是在几百美元,我说我对你有信心,你以后一张画会超过100万美元,我现在还说,他的好画应该是在100万到500万美元。但是这个不能完全代表艺术价值,商业价值和艺术价值不一样。但是一定要有艺术价值,商业价值才能跟得上来,你商业价值再高,艺术价值没有跟上,一样,商业价值还是会跌下来。

艺术?离《太阳》太远,商业?比不上《子弹》。

中国当代艺术就是这个情况,中国当代艺术的艺术价值还没有提高那么多,但是商业价值提高太快,所以有一天它还是应该跌回到原来应有的价格。

艺术?为了配合营销姜文去参加了创造101,商业?白衣白雪的彭于晏真是跑出了风格。

记者:商业价值太高的话,对艺术价值会不会有伤害?

最后,我确实很难定义邪不压正的属性,为什么会造成这种局面,连个属性都分不清我们还看啥电影啊,这就回到了文章的开头,我们把他当作是一个男人面对中年危机的一次宣泄吧。这就合理了!

林明哲:艺术家的想法、思想、格局,有没有随着自己作品价格的提高而提高,这是最重要的。如果上述水准没有提高,但是其作品的价格升到比同行高太多的地步,那就是商业炒作。有钱人都很聪明啊,精于计算,会商业炒作也是经验之一,但是,有一天若发现不对劲,他们杀出来,杀得比别人还要快。

合理吗?

记者:您收藏的艺术家作品里,没有中国当代艺术里的所谓“F4”,您是不是心底有一个标准?

不合理吗?

林明哲:我以前买的画大概都有一个特征,即创作这些作品艺术家是不是真正的艺术家。我不是看到做艺术很好挣钱,就自作聪明地冲进来。我看中的多是从中学或高中开始就从事绘画,专注于绘画超过十年以上的画家。但为什么我要买陈逸飞?

我怎么觉得不合理!

也许大家不同意,我要说,陈逸飞太聪明了。他不会专注于一件事,好像是交男朋友一样,这个男朋友身价太高,又帅又风趣,女孩子会不安全。他会有很多的想法,可能去拍电影,可能会从事别的事,当政协委员,太聪明生活就不会局限在一个小小的区域里。我挑选艺术家,有一个很重要的就是一定要专注于艺术领域。艺术必须一直想,不是笨笨地画。

那你就觉得他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