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颦一笑不回头,看张国荣的偏执与梅兰芳的孤傲。梅葆玖大师一路走好。

图片 1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是诗人眼中的小村落,很是温馨。而我眼中的乡村却是令一番景象:

我的记忆总是会混乱

  图为:“徽剧经典折子戏”专场中的《贵妃醉酒》。 (陈 迹 摄)

一个早晨,几座古屋立在那儿,庄严、朴素。街上的人们衣着朴素,但很整洁。此时,许多人聚在茶楼处,吃着传统小菜:油条、豆腐花与臭干等等。

图片 2

  “对于徽剧,最重要的是传与承,要还原它当初的风貌,恢复它的草根气质。”昨晚,在武汉剧院“徽剧经典折子戏”后台,人称徽剧“活周瑜”、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徽剧传承人、本场演出艺术总监李龙斌,对记者说起他心中的徽剧继承之路。

过不了多久,京剧演员们粉墨登场,整个茶馆热闹起来。只听那花旦唱的是《贵妃醉酒》:“海岛冰轮又转腾,见玉兔哇,故思长咏……”后来又唱了《穆桂英挂帅》、《梨花颂》等。

谁扮演过梅兰芳

  清朝,徽剧汉调和昆曲一些剧种结合,诞生京剧。李龙斌说,徽剧孕育了京剧,但徽剧要在当代继续生存发展就必须保留自己的特色。“过去徽班是在草台上、庙会上面对着一两万人的观众进行演出,台下坐的大多是文化水平不高的农民,你唱得不热闹,演得不夸张,观众听不清、看不到,是不买账的。徽剧音乐多用大小唢呐伴奏,配以大锣大鼓,气势宏伟,让对面山头的观众也能听得到。”

这就是凡夫仙境。有一联:油条臭干豆腐花,中国小菜;贵妃梨花穆桂英,国粹京剧。横批:乡村四月。

张国荣吧

  此次“徽剧经典折子戏”里有一出《贵妃醉酒》,京剧里的贵妃唱道:“海岛冰轮初转腾,见玉兔,见玉兔又早东升”;而徽剧里的贵妃唱:“海岛冰轮初转腾,恰似明镜照我身”,要直白得多。

好不美矣!

那是程蝶衣

  李龙斌说,徽剧《贵妃醉酒》以青阳腔为主,“我们徽剧以吹腔、拨子、青阳腔为主,这些京剧很少拿去。我们不唱或尽量少唱西皮二簧,因为这样一唱就成‘土京剧’了。”李龙斌表示,传承徽剧,其古朴传统的精髓一定要保留,但它的包装可以是现代的,比如剧本的修删、节奏的加快,人物表演与音乐的落差以及灯光音响、服装化妆等,按照当代观众的欣赏口味来进行处理,“概括地说,就是要做到新中有旧、旧中有新、整旧如新、新旧难分。”

哦,对


庄周梦蝶

自喻适志与!不知周。

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

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

张国荣隐在梦幻里,梅兰芳印在纸书上。

他们都大名鼎鼎,但我没见过。


热情演唱会

张国荣在眼下点上一颗痣

长发盘在脑后

用一支簪固定

天使到恶魔

头发半遮住裸背

绷紧的腿划开

一条高开叉的裙子


京胡与梆子的拖拉声调里

梅兰芳盛装而出

一步一摇

婷婷款步

方寸之间

一瞬一息

海岛冰轮嫦娥玉兔

凤冠霞帔

醉酒的贵妃

是少女的嬉笑嗔怒


图片 3

有人写:

还是香港的红馆,只是换了底色,白光是柔和的,绿光是清冷的,蓝光是高傲的,紫光是精致的。不是97的美艳胭脂,却多一份飘渺和隐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