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物见史:明代青花瓷为何有阿拉伯文与波斯文装饰

123. 元明青花瓷

123. 元明青花瓷

青花瓷产生于唐,成熟于元末,而明代以后为全盛期。唐代河南巩县呈青色花纹的瓷器,可视为青花瓷的滥觞。元末青花瓷的烧造发展成熟,以景德镇浮梁瓷局产品著称,是应宫廷对外交往需要而兴的瓷器新品种,明代永乐、宣德时期。郑和下西洋持续近30年,所到之处,大多是伊斯兰文明流行的区域。下西洋带回了“苏麻离青”,海外钴料使景德镇烧制的青花瓷达到了烧造的高峰
“开一代未有之奇”,受西亚金、银、铜器的影响在造型上,出现了许多新增的器型,如八角烛台、花浇、天球瓶等,具有浓厚的伊斯兰风格,或仿西亚金属等器皿器型生产的。成化年间,进口钴料用竭,国产钴料的大量使用带来了民窑青花瓷发展的契机,青花瓷逐渐形成了中国瓷器的主流。晚明社会商品货币经济进入大发展时期,西方航海东来,明朝在漳州月港开海,在澳门开埠,青花瓷作为中华文明的代表,独步世界,传播到亚、非、欧、美。

正如英国著名古陶瓷学者哈里·加纳所说,“中国陶瓷史表明,
在特定时期里处于支配地位的宗教能对瓷器生产施加影响。”青花瓷代表了明代瓷器制作的最高水平。白地蓝花的装饰效果寓意纯洁、高尚、凝重,非常适合穆斯林的审美需求。透物见人,透物见史,也许就是观者最大的乐趣和享受吧。

宣德款青花缠枝折沿深腹洗

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的正德时期饰有阿拉伯文波斯文的瓷器有20余件,国外博物馆亦有类似的收藏。而以八思巴文署四字年款则为明代各朝御窑瓷器上所独见。这些独有的文化符号,一直是学者热衷讨论的学术课题。

宣德官窑青花不仅供宫廷日常生活之需,而且也作为商品大量行销海外,以及对国外入贡者的答赠,成为东西文化交流的见证。

明正德(1506—1521年)时期,处于15世纪与16世纪之交,是明代社会、文化变迁的分水岭,即明代社会开始由之前的保守、沉闷逐渐走向革新、活跃,这决定了正德朝也是明代景德镇御窑瓷器发展史上一个承上启下的转折点。这个转折,可以从两方面理解,一是青花瓷器,已成正德朝御窑瓷器中的大宗产品,所用青料有所改变。二是在器型上,逐渐摆脱了成化、弘治朝御窑瓷器胎体轻薄、造型较少、装饰疏朗等特点,而变得器物胎体趋于厚重、造型逐渐增多、装饰偏向繁缛等。比如正德朝御窑瓷器品种多达20多个,少于成化朝,但多于弘治朝,其中尤以孔雀绿釉青花、素三彩、孔雀绿釉瓷等取得的成就最高、最受人注目。在造型上,正德朝也比成化、弘治朝御窑青花瓷器丰富得多,因社会需求烧造的书房、客厅用器和寺庙供用的瓷器明显增多,比如烛台、笔架、插屏,也有绣墩、渣斗、叠盒等。

永乐、宣德(1403—1435)的青花瓷器呈现出了较高的工艺水平。此期所用青料,以“苏麻离青”为主,多见“铁锈斑痕”。也有部分国产青料。但即便是国产料,发色也相当好。器型有盘、碗、壶、罐、杯等。尤其是出现了一些僧帽壶、绶带扁壶、花浇等非汉文化的器型,反映了这一时期与外域、外族的文化交流与融合。纹饰多见各种缠枝或折枝花果、龙凤、海水、海怪、游鱼等。胎质较以前细腻致密。釉质肥润,多见橘皮纹。宣德器体较厚重,纹饰较紧密,底釉略泛青,带款器较多,有四字或六字年款,并有“宣德款满器身”之说。总的说来,宣德青花数量大、品种多、影响广,故有“青花首推宣德”之说。

明代瓷器以阿拉伯文、波斯文为饰始见于永乐青花,但直到正德时期,才将大段《古兰经》箴言、圣训格言等字句,题写在器物上,具有宣扬宗教的意味。这反映了当时伊斯兰教的社会影响,
当然也与明武宗朱厚照尊崇“清真”习俗有关。这类青花瓷器造型不同于明永宣时期仿伊斯兰造型瓷器,具有典型的中原器物风格。瓷器上大多书写“大明正德年制”官窑年款,属官窑器物。而永宣时期御器厂生产的饰有伊斯兰纹样的器物,虽为官窑生产,但器物上均无本朝年款。

宣德青花以其古朴典雅的造型,晶莹艳丽的釉色,多姿多彩的纹饰而闻名于世,与明代其他各朝的青花瓷器相比,其烧制技术达到了最高峰,成为我国瓷器名品之一,其成就被称颂为“开一代未有之奇”。《景德镇陶录》评价宣德瓷器:“诸料悉精,青花最贵。”

故宫博物院举办的“景德镇御窑遗址出土与院藏传世瓷器对比展”是一个系列展,侧重于将明清不同时期的故宫标准瓷器与景德镇出土的同一时期的瓷器残片进行精细对比,使观者可以有更为直观的收获。正在举办的恰恰是弘治、正德朝的瓷器对比。

现此宣德款青花缠枝折沿深腹洗珍藏于上海远大博纳拍卖有限公司,将参加上海远大博纳和香港环球国际联合举办的2014香港秋季大型艺术品拍卖会,恭候您的光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