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书法欣赏:董赵书风台阁体无何创制

113.明代书画艺术

113.明代书画艺术

明代是中国书画艺术史上的一个重要发展阶段。明初,宫廷以戴进为代表的浙派绘画占有重要地位。代之而起的,
是活跃于苏州地区的”吴门派”。
沈周、永利皇宫会员注册登录 ,文徵明、唐寅、仇英都在苏州从事绘画活动,苏州古为吴地,故又称之为“吴门四家”。继之,顾正谊和董其昌以华亭派著称,以董其昌影响最大,讲求笔墨趣味,其画法一直影响到清代中期。明代书风,
是继承宋元以来帖学的传统, 前期楷书形成了盛行一时的台阁体,
以沈度、姜立纲为主要代表。成化到嘉靖间,文征明、祝允明、王宠又称“吴中三大家”,一变台阁体的面貌,形成自己的独特风格。晚明董其昌、邢侗、张瑞图、米万钟为当时的四大书家。晚明是中国文化发展史上一个重要的转折时期,个性思想渗透到哲学、文学、艺术的各个层面,从徐渭的狂放和董其昌的平淡,从张瑞图、黄道周、倪元璐、王铎等书法作品风格来看,既有个性解放的思想倾泻,又能感受到深幽孤峭的内心情感的流露。

   
明代近三百年间,虽然也出现了一些有造诣的书法大家,但纵观整朝没有重大的突破和创新。所以,近代丁文隽在《书法精论》中总结说:“有明一代,操觚谈艺者,率皆剽窃摹拟,无何创制。”
代表书家有: 董其昌、文征明、祝允明、唐伯虎、王宠、张瑞图、宋克。

明代词史约有四派,即明初遗民词派、明前期吴门词派、晚明艳词派和早期柳洲词派。

   
在明代,有两个领军人物,董其昌和赵孟頫,董赵书风笼罩书坛,朝廷诸皇帝都很喜欢书法,朝野士大夫重视帖学,皆喜欢姿态雅丽的楷书,行书,几乎完全继承了赵孟頫的格调。书法欣赏。所以,整个明代书体以行楷居多,未能上溯秦汉北朝,篆、隶、八分及魏体作品几乎绝迹,而楷书皆以纤巧秀丽为美。

明代词史的“四派”

   
明代至永乐、正统年间,杨士奇、杨荣和杨溥先后入直翰林院和文渊阁,写了大量的制诰碑版书法作品,以姿媚匀整为工,号称“博大昌明之体”,即“台阁体”。士子为求干禄也竞相摹习,横平竖直十分拘谨,缺乏生气,使书法失去了艺术情趣和个人风格。

明初遗民词派,主要成员有谢应芳、倪瓒、梁寅、邵亨贞、邾经、顾阿瑛等人。按照传统的判断标准,他们入明之后不再出仕,应属元人或元遗民,但入明后依旧健在,甚至比刘基、杨基、高启等明初词人更长寿,而且词作往往可以系年,因仿钱谦益《列朝诗集》“甲前集”之例,作为明初词坛的一个特殊群落。这些遗民词人多隶籍于江南松江与苏州一带,因为此处为张士诚故地,故入明之后备受压抑。在入明之后的词作中,有阅历沧桑、忧患飘零的深沉悲慨,有力求超脱、忘情世事的野逸自放,也有刻意显示殷顽姿态的高老生硬,以及历代遗民诗文中常见的荆棘铜驼之伤。特殊的时代背景与感情基调,使之形成沉郁顿挫、梗概多气的艺术风格。

   
古代每个朝代的文人的书法可以说,都写的相当好,书法作品欣赏,在古代科举制度中,也占很重要的地位,相传,董其昌当初参加考试时,书法还不到火候,留下话柄,后来他苦心研究书法,才达到后面很多书家认可他的书法。

吴门词派的主要成员为沈周、祝允明、唐寅、文征明,以及徐有贞、吴宽、史鉴、杨循吉、陈淳等外围人物。这实际是一个涵盖文学、艺术等多个分支的区域性文化流派。论书法则称吴门书派,论绘事则称吴门画派,论文学则称吴门诗派或吴门词派,实际都是以同一个文人群体为基本阵容,不过论绘画会加上仇英、陆治、钱谷,论书法会加上李应祯、王鏊,论诗文则加上蔡羽、王宠而已。而多种人文艺术的兼擅与互动,既是这一文化流派的最大特色,也是造成某种艺术形式左右逢源、转益多师、互动互渗、出新变化的内在原因。一方面,如果没有书画艺术的专长,像未入仕途的沈周、唐寅,以及短期出仕又辞官还乡的祝允明、文征明等就不会活得那么潇洒。另一方面,如果没有诗文词曲方面的文学造诣,他们的书画艺术也不会有这么深厚的文化底蕴。而且,集多种人文技艺于一身,也潜在影响着他们的人生观念与价值取向,使其在出处辞受之际,能表现出更为潇洒的人生姿态与创作风度,因而重塑了一个与往古有别的全新的文人群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