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讯:打造文化传承“样本” 浦东川沙“有戏”

说不尽的海上风韵——“海上风韵——上海文化全国行”北京首站戏曲展演侧记

时间:2012年07月16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郑荣健

  

永利皇宫登录 1

永利皇宫登录,沪剧《董梅卿》剧照

永利皇宫登录 2

  越剧《梁山伯与祝英台》剧照

永利皇宫登录 3

滑稽戏《乌鸦与麻雀》剧照

  7月12日是最后一晚,地点是梅兰芳大剧院,剧目是京剧《成败萧何》。夏日的残月至后半夜才萧瑟地挂上天边,当“萧何月下追韩信”的古老故事在舞台上落下帷幕,雨后的北京似乎清爽豁然了许多,只留下那人、那月让人回味。

  在南北戏曲版图上,上海无疑是一个重要的色块。作为“海上风韵——上海文化全国行”的首站演出,由上海戏曲艺术中心承办的北京站戏曲展演于7月7日至12日在北京长安大戏院和梅兰芳大剧院举行。说不尽的海上风韵,在此集中展现——5大剧种,9朵“梅花”,400多人的演出阵容,集中了沪剧《董梅卿》、评弹《四大美人》、滑稽戏《乌鸦与麻雀》、越剧折子戏专场、越剧《梁山伯与祝英台》和京剧经典折子戏专场、京剧《成败萧何》7台大戏;而对京沪戏曲文化的比较,也在业界和戏迷中间不自觉地滋长。

  过“河”为更好地实现交流

  “北京的戏曲观众年龄比上海年轻,剧场里黑头发的多。”对此次进京展演,上海戏曲艺术中心总裁张鸣不无感触。自1994年以集体阵容进京演出以来,上海戏曲如此集中北上实属罕见,观众的热烈反响也让张鸣有一种意外的惊喜。

  在上海戏曲界里,曾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南方的戏曲一过长江黄河就是死。”尽管京剧《曹操与杨修》《成败萧何》以及昆曲《长生殿》等曾多次到北京演出,但对沪剧、滑稽戏这样的上海地域特色浓厚的剧种来说,依然充满挑战。方言、形式,京城的观众能接受吗?听得懂吗?为此,上海戏曲艺术中心专门为演出剧目制作了字幕,而此前像滑稽戏在上海的演出是从来不做字幕的。张鸣坦言,这是为了让上海戏曲能够走出去,更好地实现交流。

  作为重要的戏曲码头,上海曾是京剧辐射南方的据点,也是昆曲、越剧逐渐成为全国性剧种的重镇,包括沪剧、滑稽戏等也沉淀着无数老上海人的文化记忆。拿张鸣的话说,这是上海独特的戏曲生态,是跟上海这个城市的人群结构、文化取向紧密结合的。

  张鸣认为,上海戏曲的特点,就在于它的历史底蕴比较深厚,而且名家多、创新多,在传承经典的同时能够快速地融入现实的题材、现代的手段。尤其是像擅长创演现代戏的沪剧和表达形式十分自由的滑稽戏,用方言传递着上海的市井文明、市井风俗,在传承戏曲的过程中,各剧种之间形成了很好的戏曲生态结构。

  多样态的戏曲生态结构

  在此次“海上风韵”戏曲展演中,越剧、评弹是南方的,沪剧、滑稽戏是上海的,京剧则是浸润了沪上文化的“海派”。尽管张鸣坦言,她并不愿意用“海派”这个词,因为觉得其限定性较多,不能概括此次展演的初衷,却不得不承认:“北京观众觉得这些戏是上海文化的一个符号,他们对上海文化感兴趣,想了解上海这个城市的独特性在哪里。”

  厚重大气的京剧《成败萧何》,原汁原味、原腔原貌的越剧《梁山伯与祝英台》,细腻雅致而又生活化、人性化的沪剧《董梅卿》,风趣传神的滑稽戏《乌鸦与麻雀》,婉约优美的评弹《四大美人》,这一切对北京观众来说无疑是“另一种”诉说。也许正如上海评弹团团长秦建国所说:“如果你想了解南方,了解上海,可以从欣赏评弹入手。”若要了解上海文化,你可以从上海的戏曲入手。为什么?因为其多样态的戏曲生态结构,恰恰折射出了上海这个城市在都市的现代化进程中的人口变迁、观念转变等文化的历程。

  曾有业内人士指出:“从文化性质上说,在北京形成的京剧,是古代戏曲的终结,而京剧的近代化是从上海开始的。”这句话蕴含的“变数”,对上海其他各剧种也不无概括力。传统与现代、都市与乡土很务实地并存,让不同年龄和文化结构的阶层都各有寄托;即便在国际化大都市的行进中,上海戏曲依然把地方特色看得很重。“因为没有了特色,没有了与当地市民生活相依相融的良好戏曲生态环境,传承也就难以为继了。”张鸣说。

  戏曲传承的另类表述

  自明代以来,上海的戏曲活动就极为繁盛。20世纪以来,在保存昆曲、培育民间小戏、开创京剧海派和探索现代戏曲的表演模式上,上海作出了卓越的贡献。2011年底,上海戏曲艺术中心成立,整合了京昆越沪淮评弹六大艺术机构的资源,上海越剧院、上海沪剧院、上海淮剧团、上海评弹团等四大院团更名为“传习所”,致力于对传统戏曲的历史、剧目、唱腔、服饰等方面进行研究整理和戏曲的普及传播。

  “上海人的生活压力很大,平均上班时间9个多小时,许多人没时间跟着戏曲的节奏走。”张鸣的话道出了目前戏曲普遍面临的传承困境。当时间倒推到上世纪30年代前后,上海在接纳、传承和创新各地剧种的过程中所呈现出的新潮探索却让人记忆犹新。京剧表演大师梅兰芳在他的回忆录中就曾写道:“我第一次到上海表演,是我一生在戏剧方面发展的一个重要关键。”那么,此次展演会给我们带来什么,似乎值得期待。

  “我们考虑,每个团都带一个古典看家本领,然后又有一个现代创作的作品,这样就能较好地展示实力。6家都是非遗保护单位,这样就有很好的传习的作用。另外一个,时代在变化,戏曲也要根据时代的发展有一个变化,要跟进现实、反映现实。”张鸣认为,必须给传统戏曲注入新的血液,而不是拿去东西,树都砍光了,就变成沙漠了。

  据悉,从7月7日至10月11日,由上海市委宣传部、上海市文化广播影视管理局主办的“上海文化全国行”将携各演出剧目先后在北京、兰州、太原、西安、西宁、杭州、成都、武汉、广州登台演出,横跨大江南北,途径80余市,演出剧目有京剧、越剧、沪剧、淮剧、评弹、滑稽戏等传统戏曲,还有交响、芭蕾、话剧等外来的艺术形式。作为此次活动的组成部分,上海戏曲艺术中心承办的此次进京展演既是突破“海派”思维的海上风韵展示,更是一次增进戏曲交流、探索传承保护的另类表述。张鸣说:“一部好的传统经典作品,它传承的价值是持续的、恒定的,这也是我们戏曲传承的价值所在。”

  此外,吉林省优秀戏曲剧目研讨会将于12月13日举行,邀请在京戏曲专家出席,围绕吉剧创作及吉剧艺术在当代的传承与创新发展等议题展开深入的讨论。

传统戏曲能在川沙“活”起来,除了此间丰厚的文化土壤,更离不开官方着意培养。戏曲进校园、进社区、进乡村已成为川沙的日常活动。川沙戏曲大会将于今年11月拉开帷幕,不仅将荟萃各剧种名家名团,更将重点邀请京、昆、越、沪、淮、黄梅、锡、滑稽戏、山歌剧等剧种的基层院团进行戏曲展演。

  12月2日,一台吉剧小戏专场演出在中国评剧大剧院与观众见面,拉开了吉林省优秀戏曲剧目晋京展演的序幕。作为展演活动的首场演出,本场剧目选取了《包公赔情》《一夜皇妃》《谁是英雄》《程咬金纳妾》4台新老吉剧,既展示了传统剧目的经典魅力,又体现了新编剧目的新鲜活力。本次展演由中共吉林省委宣传部、吉林省文化厅主办,吉林省演出有限责任公司承办。展演汇集了吉林省优秀戏曲作品中的名剧名段,内容丰富,题材广泛,各具特色,异彩纷呈,于12月2日至13日期间,将分别在中国评剧大剧院、梅兰芳大剧院和国家大剧院上演。

28年来,浦东已成中国改革开放制度创新、经济发展的“样本”。让沉睡在“博物馆”中的传统文化走入民众,打造文化传承“样本”,浦东川沙“有戏”。

  “2015年吉林省优秀戏曲剧目晋京展演”不仅是吉林省广大戏曲艺术工作者向首都各界人士的汇报,更是吉林省文艺工作者落实习近平总书记文艺座谈会重要讲话精神和国家关于戏曲艺术发展政策的具体体现。希望通过此次极具吉林特色的戏曲艺术展演活动,进一步讲好吉林故事、传播好吉林声音、树立好吉林形象,扩大吉林文化的影响力;此外,通过展演搭建起各剧种间、艺术团体间交流学习的平台,彰显地方戏曲艺术的个性化,促进各类艺术的融合与发展,为地方剧种的传承发展开启一扇交流之窗;同时,丰富各地观众的艺术欣赏类别,形成戏曲艺术家与广大观众面对面的良好互动,大力弘扬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实现艺术与大众、艺术与生活、艺术与社会的深度融合。

川沙是上海的沪剧东乡调的诞生地。沪剧是上海的地方剧种,清朝乾嘉年间发轫于浦东乡间,称东乡调。越剧、京剧等其他剧种在川沙亦有深厚的基础。

冬日的京城舞台吹来一股强劲的“东北风”

如何“破题”传统文化传承?诸迪认为戏曲是一个好抓手。一曲乡音引动乡愁,一个人的文化身份显现于此。“这既是地域文化的共同性,也是全民族的文化基因”诸迪说。

永利皇宫登录 4

永利皇宫登录 510月1日晚,黄浦江游览“十一”国庆之夜在新近落成的十六铺3号游船码头举行。中新社记者
张亨伟 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