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读素书(15)|损卦于谦

111.于谦保卫北首都

111.于谦保卫香港城

于谦(公元1398-1457年),宋代法学家和全民族英豪。字廷益,号节庵,寿春(今江西南京)
人。1421年进士。宣德初授郎中,为官清廉。郎中广西、云南,锐意兴革,在各地县设平准仓,调节粮价,赈济贫苦,兴修水利,深得民心。1449年瓦剌也先率军大举南下,睿国君在太监王振挟持下亲征,在土木堡(今黑龙江怀来东)折桂被俘,京师大震,史称“土木之变”。时英宗弟郕王明景帝监国,于谦力排南迁之议,拥立朱祁钰为帝(即景帝),整饬兵备,首创团营建制,拔取精兵,分营团操。亲自督战,取得了新加坡市保卫战的制胜。夺门之变英宗复辟,以“意欲谋逆罪”
杀于谦。抄家时“家无余资。萧然仅书籍耳”。 后复官赐祭,追谥“肃愍”,
改谥“忠肃”,
有《忠肃集》传世。于谦曾经写下充满豪气的《石灰吟》:“千锤万击出深山,烈火点火若等闲。粉身碎骨全不怕,要留清白在凡间。”托物言志,通过表扬石灰,表明了上下一心不怕劳碌险阻、勇于献身的无畏精神和为人清白正直的华贵理想。

大明正统十四年九月,瓦剌犯境,年少气盛的朱祁镇明英宗,在王振的怂恿下,力排众议,率精兵二十万御驾亲征。

以过弃功者损。

部队于土木堡为瓦剌军大捷,全军覆没,皇帝被俘,史称“土木堡之变”。

继承《素书》沧州章第五。

历史总是惊人的貌似,往前三百多年的靖康二年3月,金军攻破东京(Tokyo),徽钦二帝被俘,秦朝亡。

“以过弃功者损。”

无异于是异族进犯,同样是强敌横行,同样是国君被俘。

王氏注:“曾立功业,委之重权;勿以责于小过,恐有惟失;抚之以政,切莫弃于大功,以小弃大。否则,验功恕过,则可求其小过而弃大功,人心不服,必损其身。”

就像历史和皇家先辈们曾经为这一次变故准备好了结局,宋有应天,明有瓦伦西亚,只要舍弃上海城,迁都克利夫兰,弃车保帅,丢掉半壁江山,像西汉那么在金兵的铁蹄下苟延残喘,仍旧不失为生存之法。

这几句话,让自家纪念一个人

立即,香岛城老婆心惶惶,朝堂之上物议沸腾,很多少长度官已经打包好行李,随时准备踏上南下的旅途。朝会上,时任翰林院侍讲硕士徐珵上奏提出南迁,群臣还没言语,其实早就点了头,就连代理国王明代宗,退堂鼓也打得哐当响。

大明永乐十九年。马三保的宝船大队第六次浩浩荡荡驶向苏门答腊和阿丹。成祖明成祖正磨刀霍霍打算兵发漠北,屠掉鞑靼阿鲁台。可他的后院却起了火,历时十三年建成的京城新宫居然不到3个月,三殿烧毁。成祖国君焦虑自身是否有点天怒人怨。

那时候,大殿上响起一声怒吼:“提出南迁之人,该杀!”

本条时候,大家的于谦同学,仍旧青袍布衣的少年郎,刚刚名列前茅贡士,正每日悬挂着文天祥的写真,头悬梁椎刺骨地励志。

正是这一声怒吼,为濒临绝境的大明王朝续命了二百多年,而让人想不到的是,那声怒吼的发出者,却是一介文弱书生——时任兵部校尉的于谦。

五年后,他就成了个28岁的青春太师,随新皇宣宗明宣宗亲征,把谋反的步步高朱高煦骂得伏在地上抬不起始(伏地战栗)。随后巡按广东,青年太师又平反冤假错案几千起。

在强大尽失、强敌压境的深渊之下,他以孱弱之躯,毅然扛起保家鲁国的重担。重整兵马,振兴士气,硬是凭着七拼八凑勉强凑够的二十二三军,把士气正旺信心满满的瓦剌铁骑打得头破血流,从此一泻千里,安安分分退回塞外牧马放羊。

建府开衙,起居八座,威风凛凛,大义刚骨。不仅威,还很清,言行也同样。留下几首乾坤浩荡的咏物诗。

自古以来,向来都是文死谏,武死战,但是宋朝当成一个神奇的王朝,每到关键的时候,武将总是没有得没有,除了明太祖开国时手底下那一群猛将和明成祖之外,后来再难有拿得入手的武将。

“千锤万凿出深山,烈火点火若等闲。粉身碎骨浑不怕,要留清白在江湖。《咏石灰》”“凿开混沌得乌金,蓄藏阳和意最深。爝火燃回春浩浩,洪炉照破夜沉沉。鼎彝元赖生成力,铁石犹存死后心。但愿苍生俱饱暖,不辞辛劳出山林。《咏煤炭》”

然则于谦用一套刚上身的军服和冰冷的宝剑告诉侵袭者和思疑者,文臣的血,也是热的。

“但愿苍生俱饱暖,不辞劳顿出山林。”他是那样说的,也是那样做的。这厮真正忠且正。但她忠的不是某个人,而是皇权局限下的海内外。那也为他的杀身之祸,埋下了祸根

自身每每有些迷茫,穿着崭新的老虎皮站在香港城楼从容指挥的不胜人,那些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的人,真的只是一个在兵部干着文职,从未上过战场的文官吗?

土木堡之变后,英宗明英宗陷敌。已成国家股肱的于谦,拥立英宗之弟代宗明代宗,安顿以后还政英宗太子明纯帝。

正确。他并未在校场反复操练过,也从不在国门浴血厮杀过,更不曾在战场上踏着累累尸骨练习成令敌人闻风丧胆的一个风传。在这一场战斗以前,他只是朝堂之上一介文官,没有征战经验,什么都未曾,唯一所能倚仗的,就是友善多年的话钻研的阵法知识和在兵部就职的一些答辩经验。

立刻,那是一个的确站在大局考虑的权宜之计。圣上被俘,骇人听旁人说,朝局动荡,暗流纷繁,而太子明宪宗还唯有几岁而已。出于公心的于谦考虑到,已是成年的明代宗更有益快速稳定朝局,天下共安,以攘外敌。

永利皇宫会员注册登录,就是这么一个于谦,把当下大约百战不殆势不可挡的也先大军,挡在了新加坡市城外,完结了好多将领都未必能不辱职务的壮举。

谜底也是这么,登基的朱祁钰对于谦言听计从信任无比,他一心锄奸斥南迁,主持东京(Tokyo)保卫战,生灵免涂。大明江山能够重焕生机续统二百年,没有重蹈宋的老路。

正统十四年四月,瓦剌军分两路进攻京师,于谦列阵九门之外,经过六日夜激战,瓦剌军溃败,京师解围。景泰元年一月,瓦剌无隙可乘,被迫释放英宗。和议后,于谦仍积极备战,挑选京军精锐分十团营陶冶,又遣兵出关屯守。

于谦的公心,也正浮将来此间。他在平叛蒙古随后,并从未拥功自傲,继续如临深渊,居然不顾个人安危,迎回了英宗明英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