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名的“金大花”摘梅花奖的“鸣凤”  万州戏剧把他们演活了

图片 1

《茶壶就是喝茶的》:看曲艺人如何演话剧

时间:2015年05月15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范雪娇

图片 2

《茶壶就是喝茶的》剧照

  “想来看看我们济南本土的曲艺人是如何演话剧的?”5月7日晚6:30,距离当天演出还有1个小时,山东艺术学院的学生李子正和他的3位同学早早地就来到了济南群星剧场,和李子正有类似想法的观众还很多,观众对这部将曲艺、方言与戏剧结合在一起的话剧《茶壶就是喝茶的》既好奇又期待。

  2014年的夏天,已是花甲老人的周思泉欲与同是琴书票友的老街坊冯小霜结为夫妻。在收拾新房时,周思泉的儿子周涛无意中找出了一把尘封了几十年的紫砂壶。票友姜梦鬲是收藏协会的秘书长,经他鉴定,这是一把价值连城的名壶——大彬壶,价值在两千万元以上。由此,一场围绕“大彬壶”的虎狼之争便在周家展开了。全剧围绕一把茶壶,通过制壶、赠壶、鉴壶、偷壶、梦壶、摔壶等情节,讲述了一个普通济南家庭在多元价值观的交错中,为金钱、利益而遭遇的离奇经历,最终“东是东来西是西,茶壶就是喝茶的”,由此引发人们对金钱、亲情做出思考与衡量。

  剧中演员以浓浓的济南乡音念白,大量运用相声、小品中常用的表现方式,穿插山东琴书,对白幽默,充分展现了济南特有的风土人情和山东琴书的特色。此外,泉城广场、五龙潭、趵突泉、杆石桥的金龙大厦等济南地标性建筑均在其中,让观众仿佛置身老济南街巷,十分“接地气”。编剧王宏表示:“我是济南人,也是曲艺出身,给济南的剧团写戏,演给济南的观众,用方言和曲艺形式表现很有亲和力。另外,《茶壶就是喝茶的》保持着浓郁的地方特色,对话剧艺术的风格种类也是很好的丰富。”

  该剧由济南市曲艺团创演,与观众见面至今已有8年的时间,在成为国家艺术基金2014年度资助项目之后,主创人员对此前版本进行了较大改编,特别是加入了“低头族”元素。这个群体游离于剧情之外,但讨论的话题又与剧情相关,他们穿着另类,反复上场,拿着手机走来走去,“淘宝双11”“逆天了”“红包来了”等时尚用语频出,无形中把整个社会都铺衬于戏中。济南市曲艺团团长韩波向记者介绍,这部作品将持续演出40场,修改后的形式比较灵活,演出能大能小,可以进大剧院,也可以进社区小剧场,还可以进行商业演出,并将考虑创作普通话版本,面向更多观众。

华龙网2月26日16时讯寡妇金大花、为爱而死的鸣凤、天坑村的“三代党支书”……你可知道这些角色出自哪里?地处三峡库区腹心的重庆万州,除了高峡出平湖的美景,这里还孕育着百年戏剧文化,一个个鲜活的戏剧角色也从这里走出来。

《泉城人家》剧照

开店的金大花演了300多场戏

  “家家泉水,户户垂杨。”100多年前,刘鹗在《老残游记》中对泉城济南风貌的精辟概括,如今成了众多老济南的美好回忆。2月25日、26日晚,成功入选第七届全国话剧优秀剧目展演的方言剧《泉城人家》在济南铁路文化宫进行了重新编排后的汇报演出。温馨拥挤的杂居庭院、青石栏内日夜流淌的泉水、淳朴别致的济南方言,让现场观众着实体验了一把老济南的风土人情。

“叶主任,事情弄不好,我是不会搬的哟!”“说白了,我相信上面的政策,但不相信你叶主任!我金大花上天入地,就是老百姓一个!”说这话的人叫“金大花”,是三峡库区腹心地双河镇镇上开小店的寡妇。说起“她”,大家都说“她”感动了很多人。

  方言剧《泉城人家》是由济南市曲艺团创作排演的一部精品力作。该剧围绕剧中主要人物泉妞失而复得的柜子层层铺开,讲述了她与一对收养儿女以及与同住在大杂院的泉子、大聪叔等诸多邻里之间的亲情、爱情、友情。一连串亦庄亦谐、悲喜交加的感人故事,展现了泉城济南邻里之间风雨相扶、危难相助的真情实感,反映了济南人淳朴善良、热情率真的性格。

为什么能感动这么多人?其实啊,“金大花”是重庆方言话剧《移民金大花》剧中的主角,这部剧讲述的是三峡工程百万大移民的现实生活。剧里的“金大花”从不搬的“钉子户”,到在政策的感召下,带着儿子跪拜亡夫,泪别老屋……这部话剧每次上演,都让观众感动落泪。

  该剧编剧——解放军总政话剧团团长、国家一级编剧王宏说:“这是一部说济南话、讲济南事、表达对济南深厚情感的戏。我在济南生活了41年,对济南人的处事方式、人与人的关系都比较了解。创作这个戏,我基本上就是在梳理自己脑子里的生活片段以及自己接触过的那些人、那些事。”

“咦,观众人数跟开演时差不多,难道首演成功了?”今年77岁的潘龙吟,是这部剧的导演,他犹记得2003年9月25日,在万州三峡歌舞剧团剧院里首场演出谢幕时,看着台下依然满座的观众鼓着掌,流着泪,他和其他主创人员都“懵”了!

  地地道道的济南方言、大杂院里的家长里短,使65岁的刘继红老人深有感触。她动情地告诉记者,自己是个老济南,以前家住在魏家庄附近,后搬迁至解放桥。“我看这个戏,就像看我自己身边发生的事一样。特别是舞台上那个小门楼,让我想起我以前的家。”作为土生土长的济南人,30岁的秦先生用“出乎意料”来形容自己看完这部剧的感受。“语言很地道、很幽默,说的就是街坊邻居间的事儿,但很感人。形式和内容结合得挺好。”

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移民金大花》首演成功了!
潘老说,那时候心里想的就三个字:放心了!

  被该剧打动的不仅是济南人,原文化部艺术局巡视员姚欣在观看演出后说:“这虽是一部讲济南故事的戏,但我这个重庆人看过之后也非常喜欢。虽然说的是济南方言,但他们朴实、自然、真挚的情感深深地打动了我。”

还记得2003年的夏天,剧组成立后,那两三个月的时间里潘老晚上加班加点忙着设计戏,修改剧本;白天又忙着排练,每天都很忙碌。

  在济南市曲艺团团长韩波看来,这部剧之所以能取得这样的效果,关键在于接地气,植根于群众,来源于生活,真诚自然。“我们在明湖居举办百场惠民演出时,很多市民慕名前来观看演出。有些观众看了一遍不过瘾,第二天又带亲戚朋友来看。演到情节的高潮处,台下很多观众都情不自禁地流下眼泪。”

“那会儿台上的四五十个演员都不是专业的话剧演员,我们是边教边演。”潘老说:“大家都吃了不少苦,下了很多功夫,还好都挺过来了。”

  《泉城人家》自2004年9月亮相舞台后,曾多次深入农村、学校、社区、军队演出。凭借感人至深的纯朴剧情、令人捧腹的喜剧风格、个性鲜明的剧中人物,赢得了众多观众和专家的好评,先后荣获第五届中国曲艺节优秀剧目奖、第十三届中国人口文化奖银奖等多个奖项。2005年,该剧还被列为第五届中国曲艺节闭幕式演出剧目。

自首演成功后,该剧在全市主城区及各区县巡回演出100余场,后又“提档升级”,陆续参加了“第九届中国戏剧节”,北京“百万移民,感动中国”汇报展演……几年下来,“金大花”在全国演出了300余场,行程2万多公里,观众达30余万人次。

  围绕近年来济南城市建设发展新貌及时代特色,从2011年下半年开始,济南市曲艺团着手在原剧的基础上对该剧进行进一步打磨提升,一方面,使剧情进展更加紧凑,剧本结构逻辑性更强;另一方面对舞美和音乐也做了较大调整,台词也更加新鲜、时尚,更符合全剧风格。

2007年该剧获“全国第十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优秀戏剧奖”,可以说从那时候起万州戏剧便引起了全国关注,戏剧界的“万州现象”也就这样叫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