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提箱包装工》登首都剧场 诠释”以色列国(The State of Israel)的良心”

  其它,盖谢尔剧院的那版唐璜还有另一亮点,这就是“唐璜”的艺人萨沙·吉姆my多夫,他是以色列(Israel)当红偶像,在以色列国(The State of Israel)拥有极高声望。《举世报》曾如此评价道——“唐璜相对是一个性情中人,没有比萨沙尤其符合的影星了,他一心的投入到了那个浪子的形体,津津有味地公布了那些性欲,令人难以置信。”

手提“行李箱”,以色列(Israel)戏曲组团再次来华

时间:二〇一三年0七月20日来自:《中国措施报》小编:王雨晨

图片 1

《手提箱包装工》剧照 寇云暮 摄

图片 2

《唐璜》剧照 寇云暮 摄

  持续至本月31日的“2013首都剧场精品节目邀约展演”将刚刚离开中国不久的以色列(Israel)卡梅尔剧院和盖谢尔剧院重新聚集,分别演出另一部该团的经典保留剧目:卡梅尔剧院采取了哈诺奇·列文的作品《手提箱包装工》,盖谢尔剧院则选取了法兰西古典主义喜剧大师莫里哀的代表作《唐璜》。二〇一九年夏季的以色列国(The State of Israel)戏曲诚邀展演使得春节后的歌剧淡季变得富有活力,也为今年全年的戏曲生活开了一个好头。

  二零一八年一月,以色列国卡梅尔剧院在国家大剧院表演了哈诺奇·列文改编自契诃夫小说的经文节目《安魂曲》,那是该团在过去近十年来第三度受邀来京上演此剧。无独有偶,二〇一八年4月在国话举行的第五届国际相声剧季“华彩欧罗巴”中,以色列(Israel)盖谢尔剧院反映美利坚同盟国犹太人世界第二次大战后心灵创伤的《敌人,一个爱情故事》一剧碰到了首都戏曲人的赞誉。自此之后,两家以色列国戏班子大约成为国外杰出戏剧品质有限支撑的代表,其节目中艺人非生活化、自然主义的表演,舞美简洁明快富有想象力的显现,剧本对于社会、人生、情绪的自我批评,配以爱沙尼亚语音韵律中独有的魅力战胜了华夏观众。

  平淡无奇的羁旅人生

  首先与首都观众会师的是《手提箱包装工》(又译《旅人》),首演于1983年,被认为是哈诺奇·列文早期正剧的代表作,此次来京献艺的是该团二零一一年的复排版本。或许是由于对原版的尊敬,复排导演乌迪·本·Moses在舞美上差不多沿用了与原版同样的布景道具及舞台调度:空旷的戏台,反复交叉的人流,可活动的小阳台……比较《安魂曲》一望无垠、直通天际的斜坡,由影星扮演的满载想象力的木屋、老树、孤雁和瘦马,充满宗教元素吟咏的音乐,《手提箱包装工》纵然也聚焦了小人物的平日生活却在戏台表现手法上略显单调。剧中共有20位影星参演,但群戏却少之又少,只是在突显8场短促的葬礼时沿台口呈剪影状排列,其他均为2至4人的挑衅者戏,且鲜有神来之笔。倒是贯穿全剧却不曾一句台词的老祖母伯芭令人气象一新,她抱着沉重的行李箱、挪着小碎步、背着外孙子从福利院逃回家的一幕幕,令人看后不禁心酸。

  《手提箱包装工》的词儿充满了以色列(Israel)知识中的小幽默,但碍于语言和文化的歧异,有些正确让观众在剧院中神速读懂,那必须说是一大缺憾。单从现有的翻译文本上看,《手提箱包装工》并未展现出预期中如《安魂曲》一般参透生死的恬静与休闲,越多的是一种对于我遭遇不堪的自嘲与无奈,以及对于人性弱点的明察秋毫与体恤。卡梅尔剧院省长诺姆·塞梅尔那样表达该剧中出现的雅量行李箱道具:“对于以色列(Israel)那样一个非正规的国度来说,那么些陈旧的行李箱寄托了难民、流浪人、无家可归者内心的复杂性心绪……”或许那种心思会通过我们对以色列国知识的询问而获得更进一步充裕的收受。  

  天马行空的浪子有悔

  古典礼服混搭着胸罩套装、现代墨镜映衬着贵族手杖、无反相机和老式澡盆交相对应、塑料袋与紧身乳房罩同台比美……那就是盖谢尔剧院诠释下的《唐璜》。就好像“一千私家内心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样,一千私房内心也有一千个唐璜。除摩登与古典交叉使全剧散发着另类的现世气息外,导演亚历山大·Moll夫对于主人公唐璜的人物性格也有新的解读,不仅越发拓宽了唐璜的抗击精神,还不惜笔墨地勾勒了那么些时期的新“唐璜”们,讽刺了这些愤世嫉俗、自私自利,一切以自家为基本、以欣喜为规范的伪“唐璜”们。

  舞台表现上,大家又看到了耳熟能详的以色列式天马行空的想像。可贵的是,导演在思索上充斥想象力,始终服务于剧情的上扬和人士的营造。那替换了原著中马车的自行车;飘动在自行车前后、挂在竹竿上的海鸟;既能作为码头又能当做房屋、在舞台上高速旋转的二层竹架;乡妇们手中的反革命长绸竟能化身波涛汹涌的海域,把唐璜和他的公仆淹没其中。越发是当众乡民跳入“水”中拯救唐璜主仆时,白绸荡起,舞台光影瞬间变为海底世界,演员们的动作也突然缓慢下来,犹如潜游于水下,半场观众为这么美观的推理而热烈鼓掌。

  饰演唐璜的萨沙·杰米多夫是以色列(Israel)当红艺人。与在《仇敌,爱情故事》中成功诠释的因战争造成性格破碎的犹太人赫尔曼一样,他将唐璜对于妇女的放荡以及对于上帝的离经叛道彰显得透彻,更加是其站在教堂忏悔室的高台上呐喊“一切都只不过是光和平流雾的功力!”,带给现场观众空前的触动。戏的末梢,当人们都离唐璜而去,代表神的心志的淮南石像出现在她前头的时候,一束温暖的日光伴随着一缕金黄的时光之沙从天而降,唐璜把手伸向流沙并深深跪倒,粉红色纱幕也随之降下。不知是上帝的圣旨让她回心转意,仍然他终要承受上帝的惩治,饰演仆人斯卡·这尔的德维尔·贝内德克则用其胖胖的体态、娓娓的叙说,恰当地调节了戏中的紧张氛围,为全剧增添了一抹幽默的亮色。

图片 3

 《唐璜》剧照

  以色列国(The State of Israel)两部诗剧近日参与了上海人艺开设的“2013首都剧场精品剧目特邀展演”。由盖谢尔剧院演出的《唐璜》是法兰西共和国歌舞剧大师莫里哀的代表作,该剧的戏台展现极具想象力。卡梅尔剧院的《手提箱包装工》是被誉为“以色列(Israel)的灵魂”的剧小说家哈诺奇列文先生的著述,图为该剧演出剧照。

图片 4

图片 5

  《唐璜》剧照

  但是,那个风骚汉、伪君子和辩论家,在此次盖谢尔剧院演出的版本中,则变为了一则神话。他对生存的私欲,以我为大旨,热爱当下,对生命和时间的握住使得他领先了长逝。唐璜和哈姆雷特的忠实的造化正好相反,是另一种悲剧。他就如普罗米修斯敢于向上帝盗火一样,在她花花公子那不拘小节的情爱生活格局背后,四处呈现着她向往自由、不信鬼神的叛逆精神。再度解读《唐璜》,就是在嬉笑怒骂和悲伤震撼中重新认识唐璜的秉性,也可能是每个人的暧昧的脾气。

  盖谢尔剧院此次的演出版本,不再拘泥于剧本本身,不但融入了重再现代元素,而且进一步推广了唐璜的抵御精神。文章不惜笔墨地刻画了那几个时期的新“唐璜们”,讽刺了这些愤世嫉俗,自私自利,一切以本人为骨干,一切以欣喜为业内的伪唐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