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皇宫会员注册登录:知道点中国名人: 文天祥留取丹心照汗青

93.文天祥

93.文天祥

文天祥(公元1236—1283年),汉代末大臣、盛名作家,民族英雄。吉州庐陵(今青海吉安县)人。原名孙,字天祥,
后以字命名,又自号文山、文天祥。幼时从父读书,并在白鹭洲书院学习。赵贵诚宝祐四年(1256年)中秀才头名。当得到元军渡江的情报,他即在岳阳出动,带兵开到金陵。谢太后向元军投递降表,文云孙反对无效,被任为右太守兼枢密使,进元营谈判。在元营与元郎中伯颜争论不屈,怒斥降将,遂被羁押,押解北上。行至宿迁,设法逃出,历尽艰险,从海路到新疆,协会部队,继续抗元。孙吴灭亡,文天祥被俘。被移巴黎船,经下淡水溪口零丁洋时,赋有出名的《过零丁洋》诗云:“人生自古什么人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以不屈之志,为千古绝唱。至元十六年(1279年)五月尾一押到大都(今香港(Hong Kong)),在拘囚中,正气凛然,终以坚强被害。他的诗歌小说都痛哭流涕刚劲,反映了斩钢截铁的民族气节和不屈的作战精神。在狱中所作《正气歌》,尤为数百年来传播不绝。

修改整理于2017.08

  文云孙是南宋金榜题名的部族英雄,也是我国历史上有名的国学家。“人生自古何人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诗词,使文云孙成为了永久流芳的民族英雄。
  文云孙,字履善,又字宋瑞,号文山,吉州庐陵(今山西南充)人。他自小就喜爱阅读,越发爱读忠臣烈士的传记。那几个传记给他很大的启蒙。他二十一岁考取探花。那时,他的生父病死了。他根据当时的老规矩,在家守丧三年,才入京做官。当时,蒙古统治者正持续向北进犯。太监董宋臣主持迁都逃避。文云孙上疏请斩董宋臣,并提出御敌的章程。但董宋臣是赵与莒宠信的人,赵与莒对文天祥的奏疏置之度外。后来,文云孙又冲撞当权的奸臣贾似道,被迫弃宫回乡。未来她奇迹做官,有时罢官,一向从未机会施展自己的政治才能。
  1271年,蒙古统治者改国号为元,向西楚大举进攻。三年后,元军攻陷襄、樊两城,沿江东下。文云孙在江西传闻形势危急,就变卖家产充作军费,协会义军,入卫宛城。
  元军很快打到钱塘紧邻,孙吴朝廷中的官员纷繁逃跑。那时,文天祥任右长史,往元军营中谈判,不料为元军扣留。在押向西方的途中,文云孙在德阳躲避了。他历尽艰险,经邢台、高邮、南阳等地,由海路南下,到新疆和张世(英文名:zhāng shì)杰、陆秀夫等锲而不舍抗元。接着,他又到湖南内外,招兵买马,并收复了一部分州县。但是,双方力量实在太悬殊,不久她就被元军打败,退入吉林。1278年,他在海丰附近的五坡岭兵败被俘。他吞毒药自杀,但没有死,又达到了元军手里。
  文天祥被俘后,元将张弘范逼她上书向张世杰招降。他严词拒绝,在纸上写下了和谐所作的《过零丁洋》诗。那首诗的末尾两句是:“人生自古什么人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他用诗句来表示友好不屈的定性。
  元军灭掉后晋后,张弘范又向他劝降说:“现在明朝已亡,你的忠孝也早已尽了。你一旦用替西魏做事情的动感,来替后梁做政工,那么,汉代的宰相,除了您做,还有何人呢?”文云孙气愤地说:“国家灭亡不可能救,我已死有余罪,难道仍是可以贪生怕死,改变心志吗?”他发誓以死报国。
  第二年,他被押送到几近(今Hong Kong市)。路上绝食三日,没有死,被禁锢在几乎一个湿润阴暗的牢房里四年,受尽祸患和折磨,但始终不转移志节。在牢房中,他写了众多壮烈的随想,流传千古的《正气歌》便是其中之一。他在那首诗中描述了比比皆是历史人物的事例,来鼓励自己,表现了神圣的民族气节。
  元世祖想利用文云孙来一浆十饼,缓和当时全员的抗元加油心境。他亲身召见文云孙,举办劝降。文云孙见了元世祖,不肯下跪。元世祖的左右强行要他下跪,他仍坚立不动,从容地说:“西夏已经亡了,我应当尽快死。”元世祖劝诱说:“你一旦用相比唐宋的心来相比我,我就封你做宰相。”文云孙照旧不理睬。元世祖又说:“你假如不愿做宰相,就封你做其他官,怎么样?”文云孙行动坚决果断地说:“我只求一死就够了!”1283年十二月,也就是西夏至元十九年五月,文云孙被押赴刑场。临死前,西楚官员问她:“你有何话说,告诉了天皇;还足以防死。”他答应说:“死就死,还有哪些话可说!”他又问身旁的人说:“哪边是南方?”身旁的人告知了他。他从没忘掉南方的祖国,向西方下拜说:“我可以报国的火候,也一度完了。”说完,乐善好施。
  文云孙坚决抵御元军的侵入,被俘后一贯不动摇,不让步,最终以死报国,大义凛然。长期以来,他的尊贵的民族气节,一贯备受芸芸众生的表彰和心仪。

夜已空旷,海风凛冽。

您,屹立在船头,刚毅的双眸透出一丝伤心。远方海天相接,风高浪狂。

“那是怎么样地方?”你回头问看押你的元兵。

“零丁洋。”

“零丁洋、零丁洋,我现在确实是孤零零!五坡岭落败被俘已经十天了,我的战友你们在何处?我的亲人啊,你们被元军关押在何方?••••••”你思绪翻飞,悲从心来,转身回舱,运笔如飞:

坚苦遇到起一经,干戈寥落四周星。

版图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

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

人生自古何人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 文侍中可好?鄙人唐穆宗拜见郎中。”一个身穿中校服的人走进来。

“你就是长庆帝!你那一个汉人的坏分子,你这几个刽子手,你杀害了我们有些兄弟!我前日要为死难的哥们们报仇••••••”你拿出双拳奔向李恒。

“唉——唉,长史、都督,有话好说,你不也来看大家元军挥师南下,所向无敌,崖山曾经危如累卵了,咱们张中将说了,只要少保能写封信给张世先生杰将军劝她投降,教头你嘛,将来官位绝不会低于大家四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