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周正式亮相 舞台剧《如梦之梦》留三大悬念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苏冠名/摄

  印度菩提伽耶,相传释迦牟尼成佛的菩提树旁,信众绕塔礼佛的场面,让赖声川灵感迸发。图片来源:凤凰网
摄影:妙传

  《如梦之梦》主演造型曝光 

4月1日,赖声川导演的舞台剧《如梦之梦》即将亮相保利剧院。对观看该剧的观众来说,观剧过程是一个漫长的考验过程:上半场4小时,下半场4小时,你要为一部戏两次到剧院,两次接受4小时的考验。但相比于观众,导演赖声川和剧组面临的考验更大。集合了张静初、许晴、史可、李宇春等诸多明星大腕儿的《如梦之梦》是近两年来明星最多的一部舞台剧,它将“明星话剧”演绎到了极致;《如梦之梦》也在叙事方式和观剧方式上进行了大胆尝试,赖声川的这些努力能否得到北京观众的肯定、剧中的明星能否真正与角色贴合?《如梦之梦》带给我们太多的悬念。

图片 4

  由许晴、金士杰、胡歌、李宇春、史可、谭卓等担纲主演的赖声川史诗剧作《如梦之梦》自创作启动以来备受关注,奥斯卡“最佳艺术指导”得主叶锦添的加盟更使该剧蒙上了一层神秘色彩。3月12日主办方央华文化在位于798艺术园区的排练场举行了“《如梦之梦》主演服装造型发布,暨华人戏剧创意大师赖声川,奥斯卡奖美术大师叶锦添对话会—–
东方美学在现代艺术中”发布会。

  明星云集是否是败笔?

  参演2000版“如梦”的黄士伟后来成为相声瓦舍的主力之一。

  活动现场,导演赖声川带领全部演员进行了首次带服装、造型的排练并介绍近两个月的排练情况。
史可、胡歌、谭卓、孙强等人穿着戏服走上舞台和大家分享排练心得,讲述他们眼中的《如梦之梦》。

  似乎只有赖声川导演可以有如此大的号召力。剧组在今年年初先后几次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明星演员的阵容。许晴、史可受邀联手演绎剧中的女主角顾香兰,许晴将演绎年轻时代的顾香兰,史可则挑战90岁的顾香兰。史可说,这个角色让她需要从台词到形体都重新寻找感觉。张静初此次在剧中出演为了忘记情伤而偷渡到法国的中国女人江红。张静初一直很仰慕赖声川导演,与赖导演合作也一直是她的戏剧梦想,等待了将近五年,张静初终于等来了赖声川的邀约,但导演最初给她的角色是年轻时代的顾香兰。在读过剧本之后,张静初却主动要求换了角色,出演更具挑战性的江红,因为这个角色要在剧中说法语。张静初也从零开始学起了法语;在剧中出演“五号病人”的胡歌,为了加强自己的生死体验,读起了《西藏生死书》。

图片 5

  作为此次《如梦之梦》的服装造型总监,美术大师叶锦添与华人戏剧创意大师赖声川是首度合作。叶锦添是最早在全世界推行“新东方主义”美学理念,让世界瞭解到东方文化艺术之美最重要的艺术家。他的服装作品不仅面貌丰富,并且跨足各种艺术型式,包括电影、舞蹈、歌剧、戏剧、话剧等,创造了恣意于古典、前卫之间的造型世界。2001年,他凭借电影《卧虎藏龙》获得奥斯卡金像奖最佳艺术指导。

  相比于其他人,第一次登上话剧舞台的李宇春在剧中出演医生这一角色,初涉话剧表演的她,所面临的挑战可想而知。赖声川集合了如此众多的明星,让观众也“闻风而动”,诸位明星的粉丝们、赖声川自己的粉丝们,都对观看该剧表现出了强烈兴趣。然而,明星话剧成功的比率并不一定与明星的多少成正比;只有明星的表演能与角色贴合,只有他们的表演能彼此融合时,作品才算是成功;若是诸位明星在表演方法和风格上“各自为战”,对人物诠释得不够到位,那只能加大作品失败的可能性。《如梦之梦》,将明星话剧演绎到了极致,等待它的或是极致的成功,抑或是残酷的失败,这是《如梦之梦》带给我们的最大悬念。

  2002版由专业演员出演。

  服装造型发布结束,赖声川、叶锦添两位大师在现场进行了“东方美学在现代艺术中”的对话会。在接近八个小时的演出中,
时间上穿越民国初年和现代,空间上跨越台北、巴黎、上海、北京、诺曼底,对于舞台设计和服装设计都是高难度的挑战。全剧服装超过400套,从上世纪30年代的上海名媛妓院天仙阁到充满自由浪漫主义色彩的法国巴黎,从现代的中国台北到布满神秘韵味的诺曼底城堡,每一个角色的每一套服装都由叶锦添亲自设计制作。

  叙事方式是否能吸引人?

图片 6

  《如梦之梦》将于4月1-14日在北京保利剧院首演,拉开亚太展演的序幕。随后,上海、乌镇、台北、深圳、新加坡等地的观众都将有幸亲眼目睹这一划时代的美学盛事。

  在《如梦之梦》的叙事上,赖声川给观众呈上了一个纷繁复杂、跨越地理位置与时空的复杂故事。剧中人物的前世今生,他们在清醒与梦境之中的穿梭,能否让观众在8个小时内紧紧相随?很多观众很想挑战这个漫长的故事,但它能否真正把观众吸引进剧情当中,至今还是悬念。

  杨·勃鲁盖尔的“画中画”对赖声川构思《如梦之梦》的结构产生了启发。

    《如梦之梦》2013亚太区域公演计划

  观众是否能有参与感?

图片 7

  2013年4月1日—4月14日北京保利剧院首演

  在观剧方式上,《如梦之梦》打破了台上台下的观演模式。保利剧院观众席中央的莲花池是观众席,演员们则围绕着莲花池,在行走中演出。这将是一部流动的演出,观众则可以随时转换他们坐椅的方向,跟随演员的脚步,时时变换着他们的观剧角度。

  2005版中金士杰(左)主演“五号病人”。

  2013年5月9日—5月11日乌镇戏剧节开幕大戏

  这将是一次极为有趣的体验。但这种体验获得成功的前提则是这样的观剧方式能否取得比传统观剧模式更大的戏剧感染力,它是仅仅流于形式还是能让观众真正置身其中,获得戏剧的参与感,这将是《如梦之梦》留给我们的第三大悬念。

图片 8

  2013年6月10日—6月23日上海东方艺术中心

  2000版中,汪明荃出演“顾香兰”。

  2013年8月19日—9月1日台北两厅院

   1 十年灵感,小火慢炖

  2013年9月23日—9月29日深圳保利剧院

  在一个庄严的空间里,观众坐在演区中央的转椅上。舞台在四周展开,又穿观众席而过。音乐起,30名表演者面无表情地鱼贯而入,绕场一周。这是《如梦之梦》充满仪式感的开场,也是一场持续7个多小时的梦境的入口。

  2014年2月6日—2月9日新加坡滨海艺术中心

  2000年,赖声川的剧场史诗《如梦之梦》在台北艺术大学首演。作为赖声川本人职业生涯中最津津乐道的一部作品,无论是故事内容,还是演剧形式,“如梦”都是华人剧场史上的一个奇迹。但在过去十年,因成本巨大,该剧仅上演过三次。今年4月1日,经过一年筹备的大陆版《如梦之梦》即将启程。

    一幅画

  1990年,赖声川在罗马展览宫参观画展时,看到杨·勃鲁盖尔的一幅画,画中墙上、地下到处都是画。“画中画”的概念令赖声川联想到“故事中的故事”,他写下“在一个故事中,有人做了一个梦;在那梦中,有人说了一个故事”。这句话后来成为了《如梦之梦》整出戏的第一句台词。

  一座古堡

  1999年下半年,赖声川为台北艺术大学戏剧系执导学期大戏,要与12名学生共同创作一部新戏并发出甄选演员的公告。9月,赖声川与妻子丁乃竺、大女儿赖梵耘在伦敦,行程突然多出几天,于是临时起意去法国诺曼底旅行。穿过诺曼底到了布列塔尼,他们住进了一座城堡,城堡中一幅画像引起了赖声川的注意,这是过去城堡主人的画像,原来他是一位法国驻意大利大使。在文化差异和文化震撼下,一个关于“如果”的游戏在赖声川脑中悄悄启动:如果这位城堡主是法国驻中国大使,那会怎样?如果他在中国爱上一个中国女人并把她带回这里,女人站在这里,看着日落,会作何感想?如果她还活着,如果我有机会访问她,她会跟我说什么故事?

  结束旅行回台湾后,赖声川的课堂来了60位学生。如此一来,原先的剧本构想报废,他只得重新想一个用到演员比较多的故事。

    一场车祸

  1999年10月,伦敦近郊发生一起火车相撞的车祸。几个星期后,赖声川在报上读到一则消息,标题是“车祸的死亡人数要重新修正”,原来有人在车祸中发现自己没受伤,但他们没回家,而是买张机票出国去了。这则新闻令赖声川惊呆了。不久后,又有一篇报上的文章引起赖声川关注,文章说的是现代医学中有越来越多无法诊断的病症,病人的死亡无法获知原因。

    一次灵修

  1999年11月,赖声川到印度菩提伽耶参加佛法研习营,随手带上了读过多遍的《西藏生死书》消磨时间。某天晚上,他随意翻开书,却读到一段他不曾记得的内容。那说的是一个刚毕业的菜鸟医生,在伦敦一所大医院上班第一天就遭遇病人的连续死亡,她深感无措,难过又自责。书的作者索甲仁波切告诉她,听濒死的病人说故事,就是对其最好的慰藉。至此,关于新戏的线索开始隐秘地展现在赖声川眼前。

  第二天午后,赖声川来到舍利塔,开始将心中所想尽数“倒出”。在舍利塔周围,修行、绕塔的人群络绎不绝。在生命的来来往往中,时间不经意地流逝。身处的环境让赖声川联想到:舍利塔是神圣的物体,信徒环绕它以示尊重,如果把观众当做神圣的塔,让故事、演员环绕观众进行,是不是可能将剧场还原成一个更属于心灵的场所?这个大胆的形式明显有违一般的观演经验,但却与赖声川正在构思的故事完全相符。一直写到天色暗下,没有光了,赖声川也在纸上写下“没有光了”。

  按照赖声川以往的经验,两个小时的戏,大纲不过三四页。而这张密密麻麻的稿纸输入电脑,就成了长达29页的故事大纲。

    2环状舞台,无限生长

    第一版:26个学生“包圆儿”

  2000年初,赖声川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客座讲学,他与学生一起发展了《如梦之梦》的最初片段,涵盖了1、2、3、6、7、8幕,戏长三个多小时。2月底,他回到台湾,带领台北艺术大学的学生组成庞大剧组,为戏的背景做调研,同时继续发展故事。5月,《如梦之梦》在台北艺术大学首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