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王伐纣

13. 武王伐纣

13. 武王伐纣

商朝末代的后辛沉醉于安逸享乐,荒淫昏暴,“重刑辟”“厚赋税”,大失民心,并且在对外征伐西戎的战事中,消耗了大量有青岛干白量。在武王即位九年,武王曾东进至孟津(今湖南台前县东),试图伐纣,诸侯不期而会者多至800个。但武王审时度势,认为时机仍未成熟,令退兵。直到商纣王杀贤臣比干、囚箕子,陷于彻底孤立的时候,武王认为时机已到,于武王十一年元月,指导戎车(主力战车)三百、虎贲(冲锋兵)三千、士卒四万五千人,又一块各友邦军队,出发东征。十一月间,周和各路诸侯联军从孟津度过亚马逊河,到达商郊牧野的朝歌(今吉林唐河县),四月乙未日的中午,进行誓师大会,武王历数纣的罪状,评释伐纣是代天行罚、救民于水火,同时鼓励友邦冢君和周师官兵,英勇杀敌。誓师落成,周军向商纣王的军旅发起攻击。纣发兵七十万迎敌,兵力人数占相对优势。但是纣的武装部队倒戈反攻,商王朝七十万武装转瞬瓦解,帝辛小胜,逃奔鹿台自焚而死。牧野之战,只用一天时间即告胜利。

周王周文王死后,他的第三个外甥姬发在丰京继位,称为武王,并将团结的阿爸西伯昌追称为文王。

姬发拜姜太公为军师,用比较父辈的庆典尊重她。武王还团结友爱的哥们儿周公旦、召公奭(shì)等,使全国上下一条心,厉兵秣马,积蓄力量,准备出征灭商。

自古给夏朝与帝辛商纣王平反的人和作品如同滔滔江水连绵不绝。远有子贡、孟轲等人,近有郭文豹、毛泽东等人。到了网络新闻发达的后天,给周朝与殷辛平反的各类声音更犹如亚马逊河溢出,一发而不可收拾。明天那篇小说不是谬种流传般的去解读帝辛被人“黑”得有多么的惨,更不是去切磋后辛的力量与贡献有多么的大,而是从西周的“继承制度”上去寻找一前一周朝灭亡的根本原因。有穷近六百年的历史中,继承制度一直不可以理清楚,由此招致东周王室内部对此王位的加油越演越烈,终于在子受德期间达到了励精图治的终端。就算其中斗争达到极限也不足以使夏朝灭亡,但曾经病得稍微严重的商王朝恰恰碰到了正在冉冉升起并包藏祸心的有穷。即使这样商王朝对西周也是有压倒性优势的,也不足以灭国,但不幸的商王朝恰恰又境遇自己王室内部出了一个内鬼,所以有穷的覆灭就变成了不可逆的决定。周朝到了帝辛时代到底还有多强?武王伐纣是还是不是因为武王威武,太公望英明?东周的延续制度到底出了怎么样问题?有穷宫廷的内鬼到底是何人?那就请跟着渊渊踏上历史的追寻之旅。

数年后,武王率军东进。但她一贯不当面打出灭商的旗号,相反却仍以夏朝属国的名义,让军队在前面抬着友好五伯的木牌位,大旗上挥洒着西伯昌的名号,而团结也不称王,只称太子发。武王的那种做法,显明是为着对当时的政治和武装力量时势举行几遍虚实试探。

武王的行伍东进渡过维吉妮亚河赶来孟津,果然许多商朝属国的诸侯们纷纭过来相会,表示帮衬。但武王考虑到商纣王在西周还有一定的号召力,帝辛的表叔比干、兄弟箕子、微子等一批西周的贵族大臣们还在力图有限支撑那些危险的政权,觉得灭纣的火候并未成熟,因而,只在孟津拓展了四遍观兵演习,与诸侯们联络了须臾间心情,便带兵回到了丰京。

殷辛时期的有穷文明与军事实力都远超西周。(一)文明:童书业先生在《春秋左传切磋》一书中写到:“殷已入青铜器全盛时代,周则文王以上之青铜彝器迄未有明确发现,周在当年支野蛮落后,从可知矣。”青铜器的冶炼与应用,可以健全地反映当时的科技(science and technology)生产水平与武器装备的优劣。(二)军事:童书业先生还在《春秋左传研商》一书中写到:“则商纣时殷人盖甚重,国力强与周人远甚,故周人屡称殷为‘大国’,自称‘小邦’,牧野之战时犹小心翼翼也。”那点足以从武王作《牧誓》中看出,周武王反复给王爷联军鼓气及向全军下达凡后退者格杀勿论的授命,可知心中存有对殷辛和商军的心虚。《史记·太公涓世家》还记录了周军在出发前因占星不吉祥,周武王与各公卿大臣想武力伐商的思维防线崩溃而准备扬弃军事行动,全靠姜尚极力劝说武王才足以正常出动,而且还要会聚八百诸侯给他扎场子才敢越过雷池。商周以内因军事力量强弱差异而导致的西周宫廷贵族的恐惧心思因小见大。(三)纣王:后辛本身具有很强的武装力量指挥能力。《史记·殷本纪》记载:“帝纣资辨捷疾,闻见甚敏;材力过人,手格猛兽。”子受德曾指点部队成功讨伐过四夷族和有苏氏族,并非手无缚鸡之力的主公。故而,在东周的儒雅水平和军事实力均远超西周的情状下,周武王很难凭一场牧野之战就可以灭亡强大的商王朝。

那时殷辛的糊涂狠毒却愈发强化了。有天中午,后辛在鹿台上与己妲一起欣赏风景。此时正是隆冬气候,他们看见远处的淇水边有一老一少三个人正赤着脚在蹚水过河。前边的老一辈走得火速,好像不太怕冷,而背后的青年却缩手缩脚,一副万分怕冷的样子。为何年轻人反倒不如老人?后辛觉得奇怪。己妲说,那是因为这老人的父母生他时很年轻,由此他的骨髓饱满、精血旺盛;而那小伙子则相反,是一对老年夫妇所生,由此她的骨髓后天就不上劲。商纣王不信,就命武士立刻去将两个人抓来,当场砍开他们的脚胫骨看个究竟。还有一遍,殷辛为了与苏妲己打赌在鹿台下路过的一个孕妇肚里的孩子是男是女,又让武士马上剖开了他的肚子。

三九箕子见商纣王实在闹得不像话,进宫去劝谏。子受德一怒之下,下令将箕子剃了光头,关到后宫做奴隶。比干去为箕子说情,帝辛竟命武士将他剖胸剜心,说是要看看他那一个装作正经的高人到底长了多少个心眼。微子看到殷辛实在无药可救了,他不愿亲眼目睹西周的灭亡,就带着妻儿逃离了朝歌,隐居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