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故事大道理——豫剧电影《大脚皇后》观后感

小故事大道理——河南曲剧电影《大脚皇后》观后感

时光:二〇一三年0六月08日来自:光后晚报作者:曾庆瑞

图片 1

图为《大脚皇后》剧照

  罗戏电影《大脚皇后》是一部小投入小制作的影视,然则,创作者把距今644年前,即明洪武二年的1369年,暴发的一个历史小故事所包含的治国平天下的大道理,用银幕艺术演绎得宛在如今鲜活,阐释得深厚透澈,既给人以思想震撼,还给人以艺术感染,而且令人们看得兴致勃勃,看完未来还会细细品味和琢磨。

  朱元璋明太祖的结发之妻马氏,民间又称“大脚皇后”的建国皇后马秀英,在赞助洪武帝打下天下之后,又支持朱洪武治理天下,措施之一便是广开言路,还有慎选人才。小故事的原委是,那一年的国王登基周年庆典灯会上,落魄乡村知识分子王庸偶遇皇后舅侄马高才招摇过市,马高才声称要进皇宫找他姑妈要官做。不满于那种裙带风的庙堂官场腐败,愤世嫉俗的王庸挥笔怒题四句藏头灯谜诗,剑指“大脚皇后”,直刺皇权,即马秀英假怒的所谓“戏谑本后蔑当朝”。朱洪武看到后怨气冲天,下令严查那桩“讽后欺君”的“题诗大案”,以至于祸及数百无辜书生,直到抓到王庸要将他问斩。皇后马秀英则不懈反对,“劫法场”救下就要人头落地的王庸,继而设计“审脚”,将假话媚上的小丑潘俊臣和唯上是从的奴才大太监戏弄得洋相百出,又让敢于谏言犯上的王庸大胆直言针砭时弊,使他展现出过人的胆识和除弊兴利的才能。这些故事所富含的大道理,或者说第一主旨乃是:唯有为政者广开言路而不因言治罪,社会前卫里因为忌惮因言治罪而一味唯上是从的说假话、说空话的流弊才能治愈,国家政治也才会因为有了真话的舆论监督而变得大雪。点题的难为“审脚”时王庸唱出的如此一些戏文:“说假话也许混顶乌纱帽,说空话也许能赚件紫罗袍,假若说心声脑袋都难说,空留下,空留下老母娇妻受折腾,那、那、那,可让我怎么办?”不过,他努力:“就是滚钉板下油锅,小民也实话实说。”他又唱道:“小而言之,是实话实说问心无愧,大而言之嘛,为的是江山国家。……自古道,虚言必诈,伪言祸国,前天说的即便是娘娘一双脚,但也有真伪是非之别。有道是,君好我好,必有所谋;君恶我恶,必有所求。”他还唱道:“此风若长,必伪言日盛,是非颠倒,我大吴国国将不国!”对于前几日的中国社会,这是盛世危言!更是喻世明言,警世通言,醒世恒言!那就是那部影片的审美价值之四海。

  可以把一个历史的小神话故事艺术地演绎成一个当代寓言般的小说,那得益于作为电影编剧导演和制片人的韩志君、韩志晨兄弟对于历史故事与现实生活对接处的人情人生的异样发现和杰出感悟,得益于他们不惑于现在知识繁华景色而能明察洞见繁华前面掩盖着的文化危机,不被一味逐利的市场绑架,藐视三俗垃圾文化的重围,百折不挠地用一种自由的心灵从事艺术创作。

  影片力图用顶尖的抒发来演绎一级的故事。韩氏兄弟选拔流传甚广的位置戏曲乐腔,将大弦调艺术和影视艺术融汇在一块儿,既革新地保存部分舞台戏曲的虚构和程式元素与特性,又完全实景拍摄,利用时空、声光诸多形态元素,运用拍摄镜头的众多变型,精心炮制镜头语言的语法和修辞,使得电影的累累格局元素尤为强化了、升高了河南道情艺术的表现力,两两相得益彰。越发是,他们集中了怀梆艺术界各家剧团的才子,荟萃群芳,众星拱月,使得电影的领衔主角,有名的新一代豫南花鼓戏皇后王红丽从头到尾猛虎添翼,一身是戏,表演流畅,精彩纷呈。(作者为中国科学技术高校教学)

一部苍凉悲壮的奋勇史诗——评新编戏剧电影《苏武牧羊》

时光:二〇一五年0十二月08日来源:《中国方式报》小编:张大新

图片 2 

曲剧电影《苏武牧羊》剧照  作为电影拍摄基础和根据的怀调舞台版《苏武牧羊》曾经历过长达6年的编撰打造进度,在借鉴歌剧、影视的表现手法和当代声乐技法,将舞剧、歌舞剧、舞剧融为一体等地点,反复磨合锤炼,积累了丰裕的创作经验,为电影版的照相制作提供了要害参考。电影版《苏武牧羊》的编导在舞台剧基础上,足够调动现代电影的技术手段,更加是创设性地将3D技术引入摄制进度之中,对原作的野史资料、创作宗旨、情节设置、形象塑造和表现手法等展开了再也审视和统筹布局,丰盛发挥独具个性的导演谋略,使剧作显示出磅礴浩瀚的气焰和跌宕起伏的心情冲击力,获得了当先历史时空的神气内涵和当代审美价值。  电影版《苏武牧羊》着力演绎舞台版苏武持节出使匈奴,临危不俱、坚守信念,在与羊为伴﹑与狼为邻的万分恶劣的环境中渴饮雪﹑饥吞毡,苦苦挣扎十九年,终于完结职务回归后晋的乐于助人壮举,讴歌其心存社稷、回归故国的执拗信念和忠诚刚毅、凛然不屈的节操气质。其丰裕调动电影艺术营造还原历史时空的显著优势,将点滴的舞台扩张到广袤荒寒的古旧边塞,变虚拟意念性环境为苍凉恐怖的沙漠实景,再次出现两千年前的苏武在荒芜人烟的拉克代夫海世外桃源、吞毡噎雪、持节思亲的独身身影,让今日的观众通过其粗服乱头、倔强挣扎的录像形象,洞晓其韧性顽强、心系汉室的高尚气节和磊落襟怀。  为了杰出和加深苏武的报国之志和强悍承受的献身精神,影片在器重历史的前提下,将苏武奉旨出使的背景由巨人连年伐胡、匈奴震慑、谋求议和改为胡汉激烈拼杀、双方伤亡惨重的相持状态,子卿的拔取使胡一变而为主动上奏,临危请缨,一出场即被置身于汉匈长时间争战、国无宁日的中华民族争辨之中,其请命出塞所负责的结盟修好、安边惠民的政治职分就突显严穆神圣却又成败难测。影片编导者围绕苏武奉命出使匈奴的史实,变舞台剧的单线叙事为多线叙事,巧妙利用蒙太奇叠印手法,匠心独运地拍照了一比比皆是撼人心魄的动感“碎片”,予以交错复叠的剪辑组合,简洁明快地将录像主人公系国家生死存亡于寥寥的请旨出塞与宫廷重托、汉廷使臣议和联盟的诚信坦荡与匈奴上层的见义勇为狡诈、使团成员计谋走漏与天王的威吓诱降等和与战、诚与诈、节义与卑屈等对抗较量的场馆细节逐次展开,让观众在怀想迭起、节奏紧促的争辨龃龉要旨潮激荡,并在心灵震颤的进程中对喜剧主人公奋不顾身、九死未悔的刚贞气节和舍身报国的高节清风人格精神报以长远的服膺和好客的赞赏,进而在血脉贲张中倍受灵魂的洗礼和清爽。  应当说,苏武形象的逼真壁画,主要得力于大平调演出艺术家李树建对主人精神气质的敞亮和把握,玉成于她不可开交、掌控自如、声情并茂的演唱和以形显神、以声传情、以舞明志的做工和念白。作为豫上四调的现代名家,李树建在《苏武牧羊》演唱中对声音轻重疾徐节奏的决定,对其音域宽广、嗓音洪亮、声韵醇厚、苍凉悲壮演唱风格的发挥,都达到了炉火纯青、精妙绝伦、荡气回肠的绝佳地步。较之舞台剧,电影版强化了独白的成效,李树建选取地道的豫西方言,无论是刚直耿介的对话,如故哽咽低沉的泣诉,都做到声声贯耳,沁人心扉,中节合度,令观众心动神移。越发是终场与大单于对话,由舒缓到鸣笛地讲述汉节的学识内涵、民族精神及其象征意义,抑扬起伏、顿挫低昂,时而行云流水,时而排山倒海。末尾一句“我要回家,我要归汉”的叫喊,汹涌激荡,可谓“声振林木,响遏行云”,其气韵气息在人们心中久久回荡。  戏曲电影《苏武牧羊》在戏剧电影化、艺术化探索历程中积极研商,取得了累累突破性的展开。草原实景与模拟外景的装置,把不难的舞台上空增加到视野开阔的元代荒原,给人以真切的历史感;带有异域色彩的少数民族音乐歌舞的编制穿插,为那部兼具多民族文化交融特质的电影扩张了舒服的新鲜感,也以显然的视觉冲击衬映了东家不为美色所动的死活操守;戏曲武打场馆的开展与电影式的全景显示,如实地显示了战争的冷酷,也揭晓了李陵殊死拼杀、爱恤士卒的本真人格;作为大汉象征与苏武人格化身的“汉节”,与主人严守原地,往往在戏剧争论的重大关头“出现”亮相,以有无相生的辩证思想方法诠释出“汉节”不可亵渎的神圣和权威,具象出苏武坚苦出色的斗争历程和强有力的强劲引力之源。  戏曲和视频毕竟是三种反差巨大的方法样式,以影片手法演绎戏曲故事,两者的扞格错位是不可翻盘的,达成两岸的无缝过渡是极度困难的。固然戏曲电影《苏武牧羊》的编者在化解弥合两者之间的争执方面极富想象力,选拔了广大技术手段,收到了立见作用的作用,但不顺畅之处仍不免。最非凡的或许仍然舞台剧的时装化装能或不能直接用来电影,程式化的演出艺术是还是不是恰如其分地显现人物心情与心理的细小变化,比如阿云救活咽部灼伤苏武一节,远远没有达标细腻柔婉、感人肺腑的纯美境界。纪实性画面“碎片”的过多叠加,虽有唤起历史回忆的真切感,但也在肯定程度上导致了抒情主线的一无可取和刹车,戏曲原有的情义冲击力有所减少。  戏曲电影《苏武牧羊》可说是响应时代呼唤及时推出的一部艺术精品。影片通过塑造苏武那位节操冰坚、持之以恒的爱国志士的感人形象,谱写了一部苍凉悲壮、感天动地的勇猛史诗,形象地诠释了作为中华民族精神和人伦风韵的“节”的拉长内涵。在当时纷纷复杂的国际环境中,“节”应当成为民族共同的民族气节和人品精神的载体,他非但带有着传统法家提倡和听从的“不降其志,不辱其身”的质量品性、“富贵不可能淫、贫贱不可能移、威武无法屈”的节操操守和“舍己为人”、“舍身取义”的人命价值观,也应该融入“爱国、敬业、诚信、友善”社会主义主题价值观的范畴之内。秉承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大力发扬爱国主义和英雄主义,建构宏伟博大的精神家园,以高度的自愿和自信迎接时代风雨的洗礼,是民族永恒的宗旨。戏曲电影《苏武牧羊》的一世意义和知识价值将趁着她的上映传播逐步呈现出来。

《赵武》为北魏时代剧散文家纪君祥根据历史现实编写的一部元杂剧,曾名《赵文子大报仇》。后来代代流传于是演化为《赵孟》那个通用的名字。是元杂剧中最精彩的宫廷剧之一,对后者影响深切,并被世界众多国家编译为经典故事。成为中国喜剧文艺文章的优秀代表。
 

合阳线戏《搜孤救孤》为现代首次改编

西路武安落子版《搜孤救孤》曾因孟小冬而轰动一时

南阳大调曲子版较为忠实原著,公孙杵臼与义士程婴,为了救下被摧残至满门抄斩的赵家遗孤,一个献出了协调的性命,一个献出了友好刚出生的亲子。那是一个独立的自我就义、舍亲取义的故事,但义士程婴弃子救孤却在人世背负骂名,受尽殴打凌辱,相比较公孙杵臼的一刹这决绝,却是越发艰巨的非人式煎熬生存。对娇儿的牵挂,以及精神大白时对“赵孤”的腹心道白,是两大段饱含深情的演唱,李树建“以江苏大弦调特有的调子艺术和自身的功夫又演活了一个‘义士程婴’。”

近些年,由新加坡西路西调院余派女老生王珮瑜领衔主角的墨本丹青版北昆《赵孟》将于上海大剧院中剧场亮相。这一本子的《赵武》剧本根据的是戏曲界所谓的“墨壳老本”,以半个世纪前马连良先生的表演本为基础,并特邀山水音乐家申世辉创作了一组山水丹青画卷融入舞美设计中,故称“墨本丹青版”。此版《赵孟》将去除传统戏中拖沓冗长的情节,保留最经典动听的选段,以紧凑凝练的叙事节奏,演绎原汁原味的传统老戏。希望又是一回新生而“守旧”的喜怒哀乐。

罗戏版《程婴救孤》的魅力在于,把一个明了的古旧故事,用现代观点和乐腔特有的办法手段重新创制,内容上保留并深化了程婴在危急时刻突显出来的“忠义”和献身精神,同时又赋予那种价值观的“忠义”以新的内蕴:义士程婴为救孤忍辱负重,不仅仅是忠君,更是为公平,为民族的气数,也为了协调心中的信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