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皇宫登录】《钢的琴》——来自于一个父亲的爱和对梦想的坚守

音乐剧《钢的琴》迎百场

时间:2013年07月15日来源:新京报作者:陈 然

永利皇宫登录 1

《钢的琴》选用了东北二人转、民间小调等。 主办方供图

  去年底,由音乐人三宝与编剧关山联手打造的音乐剧《钢的琴》首演,此后该剧在全国三十多个城市巡演。7月18日至21日,《钢的琴》将再度登陆北京保利剧院,迎来百场演出。

  音乐剧《钢的琴》改编自张猛导演,王千源、秦海璐主演的同名电影,以黑色幽默的方式表现了当代下岗工人的生活处境。该剧讲述了钢厂工人陈桂林下岗后为维持生计,组建了一支婚丧乐队。前妻小菊离他而去,女儿提出谁能给买一架钢琴就跟谁走。于是,陈桂林和工友们在破败的工厂厂房中开始手工打造钢琴。

  与电影原版注重刻画父女情深不同的是,音乐剧版《钢的琴》将陈桂林与前妻、现女友的情感纠葛提为主线,增加了情节的冲突性。剧中十多个唱段为三宝创作的新歌,此外还选用了前苏联歌曲、东北二人转、民间小调、西方重金属乐等丰富的音乐类型。习惯了三宝式的抒情感伤曲风的观众,这次也可以在《钢的琴》中感受到三宝多变的音乐能量。

  本轮《钢的琴》在北京保利剧院的演出,票价上进行了大幅下调,四成低价票分布在30元、50元和100元。本轮巡演完毕,该剧还将于今年10月参加第十届“中国艺术节”并参评第十四届文华奖。

  声音

  我们用了东北二人转和民间小调的方式去表现其中的一些段落。我们有一个演员有过二人转经历,他说有的地方不是纯粹的二人转,我说我不是要写纯粹的二人转,我只是用二人转的方式去表现一些东西。口述:三宝

永利皇宫登录 2

乐器在不同的影片有不同的作用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2.01.29

钢琴被称为乐器之王,演绎出大气磅礴的声音受到大家欢迎,在现代的影片中也成为必不可少的伴奏乐器,不同的表现手法产生的效果是不同的。

不能说的秘密中,周杰伦炫丽的指法引起了大家的关注,让更多人从事到弹钢琴的行列当中,钢琴成为大家的关注焦点。

《钢的琴》里有一流的表演,自然到仿佛是真人演自己。当然,前提是你不认识秦海璐。秦海璐以她特有的仗义,放弃了片酬,甚至“倒贴”自己的钱帮助导演把影片拍完。男主角王千源更是荣获了东京电影节的影帝,然后,回到国内,几乎没有媒体给他曝光。在这个日益商业化的社会,好东西未必惹人注目,光鲜耀眼但未必有价值的东西才能吸引人。

《钢的琴》故事也很简单:东北一家钢铁厂有一群下岗工人,因都喜爱中国乐器和西洋乐器,靠吹拉弹唱谋生。主角陈桂林的老婆受不了贫穷,跟别人跑了。女儿想要学钢琴,但老爸买不起钢琴。女儿说,离异的父母当中谁能给她提供钢琴,她就跟谁过。为了赢得女儿的爱,陈桂林跟几个工友一起土法上马,打造一架自制的钢铁钢琴。

剧情虽然不复杂,但讲述故事的手法却不简单。导演张猛用一种隐隐的黑色幽默来展开那曾经的老工业基地的颓败和工人的心态。这位曾为赵本山编小品的电影新人,彻底摈弃了低级廉价的搞笑,而是用一种更为普世的人文精神来反映这些东北司空见惯的场景。

这部影片让我想起1999年的张艺谋喜剧《幸福时光》,那部影片也是讲下岗工人,里面甚至有赵本山。但我想笑却笑不起来,因为一群下岗工人帮助一名盲女从事按摩,左看右看都觉得虚假,而且题材本身潜藏着某种令人不舒服的情色潜台词。

《钢的琴》胜在风格和调子。故事不算奇,但不卑不亢,既不煽情,也不拿腔作调,表面上淡淡的,实质回味无穷。真想象不出在二人转和黑色喜剧之间,张猛如何做到自由转换。

由《碧罗雪山》和《钢的琴》,我想到,主旋律未必是一个诅咒。只要你有道德底线,尊重刻画的对象及事件的逻辑,把人当做人来塑造,任何类型都可以出感人至深的好作品。

—-来自凤凰网

不同于如今泛滥的商业电影,钢的琴的艺术性来源于它的剧作本身,来源于人物的展现,也来源于镜头给人带来的感受。电影全篇都以一种清冷色渲染,与90年代东北的冬季完全相融合,同时这种在现代看来青黄的色彩更能引起我们对当时那个年代的追溯和回忆。张猛导演和编剧的双重身份使得他能够完整地给观众展现出自己所想要真正表达的情感和内心。他用一种即幽默又悲哀的手法表现底层小人物的善良与温情,同时也给世界展现了90年代中国式小人物的生活状态。

钢的琴来自于一个父亲的爱,陈桂林(王千源饰)或许不是一个优秀的男人,但是他一定是一位优秀的父亲—电影所讲述的整篇故事便是围绕着为了不让女儿小元离开自己、选择跟他的前妻小菊生活而想要一架钢琴展开,不论是组乐队挣钱还是偷钢琴乃至后面的自己制作钢琴,这些都是陈桂林为了不让女儿离开自己而做出的种种努力。电影中陈桂林给小元钢琴班的老师送护肤品的这个细节给我的印象十分深刻:对于一个家徒四壁,连妻子也因为自己没钱和卖假药的在一起的男人来讲,护肤品这样子的一个女性用品他都能够想到,不可谓不用心。这也正是突出了一个本是大大咧咧的东北男人,为了自己的女儿的细心的极其巧妙的对比。钢的琴也来自于对梦想的坚守。这个梦想不仅仅是陈桂林自己的,也是女儿小元的,甚至还是淑娴(秦海璐饰)的。小元说父母二人谁能给她买架钢琴她就跟谁,这何尝不是对音乐的深深地喜爱和痴迷?淑娴帮忙制造钢琴是否也不仅仅是出于对桂林的喜欢,是否也出于作为一名文艺工作者对同样喜爱音乐的人“同病相怜”心理的影响?电影中陈桂林和小元一起弹奏没有声音的假钢琴时的场景十分能触动我的内心:这是一种纯粹的,对于音乐的渴望和喜爱,像是贝多芬一样在琴声之中逆行,那架钢琴是否可以发出声音在那一刻也不再重要,最美的声音在他们的心里,而不再是钢琴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