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条“费加罗”更爆笑

这个“费加罗”更爆笑

时间:2013年07月23日来源:新京报作者:陈 然

图片 1

《塞维利亚理发师》讲述理发师费加罗,通过施展种种妙计撮合了一段姻缘好事。实习生
栗世民 摄

图片 2

在上周六晚的演出中,廖昌永(右一)饰演的费加罗表现出色。实习生 栗世民 摄

  罗西尼歌剧《塞维利亚理发师》上周在国家大剧院二度上演。该剧2011年首演的指挥是洛林·马泽尔,导演是威廉姆·柯利,本轮演出改由意大利指挥家皮埃尔·乔尔乔·莫兰迪接棒,而另一位全新加盟的主创是导演皮埃尔·弗朗切斯科·马埃斯特里尼,他充满戏剧性的导演手法让这出原本就气氛欢乐的歌剧变得更加爆笑。7月19日、20日,本报组织10名读者走进剧场观赏这部歌剧,打出了87分的总成绩。

  1775年,法国剧作家博马舍写出了剧本《塞维利亚理发师》,而后意大利歌剧大师罗西尼根据这部剧本创作了同名二幕喜歌剧。据传,罗西尼仅用两周时间就完成了这部杰作。1816年,《塞维利亚理发师》在罗马首演,此后便成为享誉世界的经典歌剧,至今常演不衰。

  该剧讲述的是一位塞维利亚城中绝顶聪明的理发师费加罗,通过施展种种妙计撮合了一段姻缘好事。除了故事情节跌宕曲折,喜感十足,罗西尼的音乐也为剧中人物赋予了不同的性格色彩。其中理发师费加罗的咏叹调“快给大忙人让路”就是歌剧史上不朽的经典唱段。

  本轮演出导演马埃斯特里尼做了许多细节上的调整来增强戏剧性,最大的调整莫过于他让主人公费加罗有了女朋友,女友在剧中没有唱段,只存在于其他人的唱段中。这个新增的角色刚出现时,令一些观众有些迷惑。导演马埃斯特里尼表示,此举是为了使费加罗的形象更加立体,让他的爱情也“有迹可循”。

  此外,女主角罗西娜的著名咏叹调“我听到一缕歌声”被处理成一边洗着泡泡浴一边唱出来的,罗西娜的澡盆中甚至还有两只小黄鸭。

  在上周六晚的演出中,廖昌永饰演的费加罗表现出色,老监护人巴托洛的饰演者布鲁诺·普拉蒂克也非常抢戏,他在剧中还秀了中文,一串数数引得观众捧腹不止。

  导演谈

  在我心中,《塞维利亚理发师》占据特殊的位置。这是我1993年作为歌剧导演的第一部作品。由于当时在东京的演出,很多机遇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我决定不再作曲,而转向导演领域。此后,我又三次执导了《塞维利亚理发师》,分别是1998年在东京国立剧院,2004年在帕尔马托斯卡尼尼基金会,以及三年前与巴西歌剧团的合作。我非常荣幸与中国国家大剧院合作,这次合作成为我执导这部歌剧20年的一个纪念,我们用轻松的幽默和灵活的音乐来塑造这部作品。

  口述:皮埃尔·弗朗切斯科·马埃斯特里尼

  ■ 观剧答卷

  新京报观剧第144期

  歌剧《塞维利亚理发师》总分87

  时间:7月19日、20日,19:30

  地点:国家大剧院歌剧院

  人数:10 导演:88 音乐:90

  表演:86 剧本:86 舞美:85

  80% 观众喜欢“表演”的部分胜过“唱”的部分。

  60% 观众最喜欢费加罗的唱段“快给大忙人让路”。

  40% 观众最喜欢罗西娜的唱段“我听到一缕歌声”。

  观众点评:

  看来古今中外的爱情都一样,在中国是才子佳人,在国外是伯爵和美人,塞维利亚的理发师充当了红娘。在中国叫戏曲,在国外叫歌剧,其实是一样的东西,都有悠久的“唱”和“表演”的传统。值得思考的是,为什么中国的戏曲到目前已经式微,而歌剧还是那么蓬勃?——Zoe

图片 3

 
西伯利亚的理发师,片中借用莫扎特歌剧“费加罗的婚礼“。我想理解编剧或者导演的意思,也许可以从“费加罗的婚礼“开始。

国家大剧院制作《梦游女》主创合影 

“费加罗的婚礼“是莫扎特谱曲的四幕歌剧。该歌剧根据法国戏剧家博马舍的“费加罗三部曲“的三部戏剧改编,分别是“塞利维亚的理发师““费加罗的婚礼““有罪的母亲“。罗西尼谱了“塞利维亚的理发师“,莫扎特则选择了第二部“费加罗的婚礼“。

国家大剧院制作贝里尼歌剧《梦游女》将亮相大剧院的舞台,9日,该剧举办了首轮演出的新闻发布会。

费加罗,就是塞利维亚的理发师。剧情,简单的说吧,便是理发师费加罗曾经因为帮助伯爵扯篷拉纤做成了一桩亲事,而成为了伯爵的仆人。而当年被伯爵好不容易才追到手的伯爵夫人,却被伯爵冷落;伯爵的新欢是女仆苏珊娜。而苏珊娜是费加罗的未婚妻。(当年欧洲贵族拥有对于仆人的初夜权,伯爵当初已经宣布放弃苏珊娜的初夜权,却想要出乎尔反乎尔。可见情形不容客观)不过,费加罗在朋友们的帮助下,和苏珊娜,
伯爵夫人一起巧妙的捍卫了自己的婚姻。

贝里尼是19世纪初意大利歌剧舞台上的重要作曲家,三十四岁的短暂生涯为后世留下了十部优质的歌剧作品。

影片中的男主角“安德烈。托尔斯泰“在他们排演的这出歌剧中扮演的正是主角“塞利维亚的理发师:费加罗“。而他自己遇到的情形和那位赛利维亚的理发师的情况有些相似。军校校长爱上了安德烈的心爱的女人:简。;仅仅因为只有安德烈。托尔斯泰能唱费加罗的角色,而暂时没有对安德烈。托尔斯泰以处分。

1831年贝里尼尤为忙碌,他创作生涯中最重要的两部歌剧《梦游女》和《诺尔玛》相继首演成功,音乐中百转千回、装饰丰富的旋律特征奠定了他在音乐史上的重要地位。20世纪中叶,家喻户晓的歌唱家卡拉斯大力推崇美声歌剧,贝里尼歌剧也在诞生百年后再度风靡,成为世界歌剧舞台常演不衰的保留剧目。

电影的最高潮当是军校排演的“费加罗的婚礼”为公爵首演的那一场。导演选择了歌剧的第一幕,和第二幕。第一幕中,导演取了最后一个唱段:费加罗为开鲁比诺唱的“从军歌“。这个唱段相当有名,铿锵顿挫,琅琅上口,非常好听。而这个唱段也是安德烈。托尔斯泰第一次在火车上遇到简,在简的要求下唱的那一段。
所以,这个唱段对于安德烈和简都有一定含义。第一幕中伯爵向苏珊娜求爱,却被仆人听去;又放弃了苏珊娜的初夜权,便拿男仆开鲁比诺出气,让他去当兵。这样,费加罗唱了“从军歌“。
第二幕的开始是伯爵夫人守着空房,感叹自己的寂寞忧伤。接着苏珊娜带着费加罗来到伯爵夫人房间里,决定想办法对付伯爵。这便是影片中截取的两段。第二幕有所改变,苏珊娜那段美妙的女高音被省去了,真可惜。

2014年国家大剧院首次制作贝里尼歌剧《诺尔玛》,初登舞台便引发强烈反响,贝里尼的艺术风格乃至意大利美声歌剧的独特魅力得到了更多观众的关注与喜爱。此次《梦游女》的到来,贝里尼的歌剧旋律将再次响起。

安德烈。托尔斯泰就是在第一幕和第二幕的幕间休息时间,听到了简和将军的那段对话。认为自己被背叛,被侮辱,冲出了剧院,后被莫金找回。这是的安德烈浑身是雨水,颤栗着在舞台上唱自己的唱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