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不尽的海上风韵——“海上风韵——上海文化全国行”北京首站戏曲展演侧记

上海经验,助力戏曲通往大众走出国门

时间:2018年09月05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吴 华

上海戏曲艺术中心将携电影版和舞台版经典戏曲剧目晋京,展示“双创”成果——

上海经验,助力戏曲通往大众走出国门

  从电影进入中国之初起,戏曲艺术便与之有着紧密的联系。第一部由中国人自己摄制的电影,就是京剧名家谭鑫培主演的《定军山》。作为一个重要的电影类型,戏曲片的拍摄也有着优良的传统,诞生了京剧《生死恨》《白蛇传》、评剧《花为媒》、越剧《梁山伯与祝英台》《红楼梦》、黄梅戏《天仙配》、秦腔《三滴血》、粤剧《关汉卿》等一大批经典戏曲电影作品。近些年来,电影技术、影像观念的发展进一步回馈传统,戏曲电影呈现出又一轮的升温,滕俊杰、郑大圣等一批导演的戏曲电影作品不仅斩获众多电影节奖项,更是走出国门,为中国戏曲电影赢得了国际口碑,大大推进了戏曲艺术的海外传播。

  如何运用电影的视听语言,尤其是用前沿的3D技术更好地传递戏曲之美?近日,北京的观众将能够集中欣赏到“舞台展演+电影展映”的多维戏曲经典呈现——9月15日,3D京剧电影《曹操与杨修》、3D昆剧电影《景阳钟》及3D越剧电影《西厢记》将在中国电影资料馆分时段展映,三部电影的同名剧目舞台演出也将在长安大戏院分别上演。

  这是上海戏曲艺术中心主办的“东方之韵——上海戏曲艺术中心经典剧目晋京展映展演活动”带来的金秋礼包。届时,将充分展示近年来上海戏曲界落实推动戏曲艺术的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在电影与传统文化融合方面取得的新成就,以及在剧目传承和人才培养方面取得的新成果。同时,主办方也会将戏曲借助电影通往大众、走出国门的经验与同行分享。

  “作为戏曲人,我们一直在思考传统艺术如何呼应时代审美,如何吸引青年观众,如何让更多的人领略戏曲之美。”上海戏曲艺术中心党委书记、总裁谷好好表示,3D戏曲电影是一种尝试,“它以创新拓路、美学托底,运用高新技术来对传统戏曲进行艺术的再创造”,这为传播推广戏曲艺术提供了重要的助力。此次同时展演展映舞台版和电影版,就是想通过舞台与银幕交相辉映的形式,让更多的观众走进剧场,亲身感受舞台表演的魅力。

  据介绍,3D京剧电影《曹操与杨修》由导演滕俊杰执导,中国剧协名誉主席、京剧表演艺术家尚长荣和京剧名家言兴朋分别饰演曹操与杨修;此次舞台版本则由杨东虎、陈圣杰、高红梅、王维佳等上海京剧院一批优秀青年演员担纲。3D昆剧电影《景阳钟》,由导演夏伟亮执导,将原时长2个多小时的舞台版压缩到100分钟,主体情节更为紧凑突出;其舞台版本由黎安、陈莉、安新宇、缪斌、季云峰等主演。3D越剧电影《西厢记》除了对经典剧目最原汁原味地还原,更是在导演夏伟亮的执导下,使“诗化”越剧真正实现“诗画”;其舞台版本则由优秀青年演员陈慧迪、杨婷娜、盛舒扬、吴群主演。

  电影在大众传播中有着明显的优势。2015年出台的《关于支持戏曲传承发展的若干政策》明确提出:“加大戏曲普及和宣传。”其中提到:“鼓励电影发行放映机构为戏曲电影的发行放映提供便利。发挥互联网在戏曲传承发展中的重要作用,鼓励通过新媒体普及和宣传戏曲。”在不断更新观念、创新手段推进戏曲传播普及的过程中,电影技术自然受到青睐。作为有着良好电影工业基础的全国戏曲大码头,上海的表现也在意料之中。

  在戏曲电影方面,上海长期走在全国前列,近年来的表现尤其抢眼,仅这几年上海戏曲艺术中心及旗下院团出品或拍摄的戏曲电影就有十部左右。其中,3D全景声京剧电影《霸王别姬》《萧何月下追韩信》《勘玉钏》获得国内外业界良好反响——2015年,《霸王别姬》获得了法国巴黎电影节最佳艺术电影奖;2016年,《萧何月下追韩信》获得中美国际电影节最佳戏剧电影“金天使”奖,2017年又获得蒙特利尔中加国际电影节“最佳导演奖”。《霸王别姬》还先后受邀赴法国、英国、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加拿大、马来西亚、奥地利、意大利等国上映,真正走进了异国他乡的寻常百姓家。

  今年6月,3D京剧电影《曹操与杨修》参展上海国际电影节,成为首映单元影片;同期,沪剧电影《雷雨》和京剧电影《贞观盛事》也已开机。据介绍,目前首部4K越剧电影《双飞翼》已拍摄完成,京剧电影《捉放曹》的拍摄筹备工作也正紧锣密鼓进行。此外,上海戏曲艺术中心还与上海电影博物馆达成合作意向,共同建立戏曲电影放映基地,开展长期合作;与上海市教委以及宝山区、金山区、奉贤区、青浦区文化局交接了电影数字拷贝,合作推进戏曲电影进校园、进乡村、进社区。一系列的新动作、新抓手,让上海戏曲的发展备受瞩目,一个戏曲电影的“上海现象”“上海经验”呼之欲出。

  据了解,在此次三部经典剧目晋京“展映”“展演”的同时,9月16日还将举办“东方之韵·梨园光影”——上海戏曲艺术中心经典戏曲晋京展映研讨会,将邀请京沪两地专家学者以及三部经典剧目的电影和舞台主创,就相关经验展开研讨。9月下旬,上海戏曲艺术中心还将走进高校展映3D电影,通过大银幕与莘莘学子开展交流,传播梨园魅力。业内专家认为,戏曲艺术要实现创新发展,传承重要,传播更重要。戏曲的普及推广和“走出去”,不能仅仅停留在对唱念做打和服饰脸谱的表面化展示,更要把戏曲本体最核心的美学特质展现出来。运用新的技术和传播手段,是一个积极的趋势。

  “将电影审美和戏曲审美有机融合,将剧场艺术引入电影市场,通过新的宣传推广模式培养观众,是戏曲中心拍摄3D电影的初衷,也是今后需要不断探索实践、寻求更为理想的电影艺术效果及市场播种的动力所在。”谷好好表示,上海戏曲艺术中心今后会继续携手旗下各院团,在传统艺术“双创”、剧目推广等方面做更多有益的探索。

说不尽的海上风韵——“海上风韵——上海文化全国行”北京首站戏曲展演侧记

时间:2012年07月16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郑荣健

  

图片 1

沪剧《董梅卿》剧照

图片 2

  越剧《梁山伯与祝英台》剧照

图片 3

滑稽戏《乌鸦与麻雀》剧照

  7月12日是最后一晚,地点是梅兰芳大剧院,剧目是京剧《成败萧何》。夏日的残月至后半夜才萧瑟地挂上天边,当“萧何月下追韩信”的古老故事在舞台上落下帷幕,雨后的北京似乎清爽豁然了许多,只留下那人、那月让人回味。

  在南北戏曲版图上,上海无疑是一个重要的色块。作为“海上风韵——上海文化全国行”的首站演出,由上海戏曲艺术中心承办的北京站戏曲展演于7月7日至12日在北京长安大戏院和梅兰芳大剧院举行。说不尽的海上风韵,在此集中展现——5大剧种,9朵“梅花”,400多人的演出阵容,集中了沪剧《董梅卿》、评弹《四大美人》、滑稽戏《乌鸦与麻雀》、越剧折子戏专场、越剧《梁山伯与祝英台》和京剧经典折子戏专场、京剧《成败萧何》7台大戏;而对京沪戏曲文化的比较,也在业界和戏迷中间不自觉地滋长。

  过“河”为更好地实现交流

  “北京的戏曲观众年龄比上海年轻,剧场里黑头发的多。”对此次进京展演,上海戏曲艺术中心总裁张鸣不无感触。自1994年以集体阵容进京演出以来,上海戏曲如此集中北上实属罕见,观众的热烈反响也让张鸣有一种意外的惊喜。

  在上海戏曲界里,曾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南方的戏曲一过长江黄河就是死。”尽管京剧《曹操与杨修》《成败萧何》以及昆曲《长生殿》等曾多次到北京演出,但对沪剧、滑稽戏这样的上海地域特色浓厚的剧种来说,依然充满挑战。方言、形式,京城的观众能接受吗?听得懂吗?为此,上海戏曲艺术中心专门为演出剧目制作了字幕,而此前像滑稽戏在上海的演出是从来不做字幕的。张鸣坦言,这是为了让上海戏曲能够走出去,更好地实现交流。

  作为重要的戏曲码头,上海曾是京剧辐射南方的据点,也是昆曲、越剧逐渐成为全国性剧种的重镇,包括沪剧、滑稽戏等也沉淀着无数老上海人的文化记忆。拿张鸣的话说,这是上海独特的戏曲生态,是跟上海这个城市的人群结构、文化取向紧密结合的。

  张鸣认为,上海戏曲的特点,就在于它的历史底蕴比较深厚,而且名家多、创新多,在传承经典的同时能够快速地融入现实的题材、现代的手段。尤其是像擅长创演现代戏的沪剧和表达形式十分自由的滑稽戏,用方言传递着上海的市井文明、市井风俗,在传承戏曲的过程中,各剧种之间形成了很好的戏曲生态结构。

  多样态的戏曲生态结构

  在此次“海上风韵”戏曲展演中,越剧、评弹是南方的,沪剧、滑稽戏是上海的,京剧则是浸润了沪上文化的“海派”。尽管张鸣坦言,她并不愿意用“海派”这个词,因为觉得其限定性较多,不能概括此次展演的初衷,却不得不承认:“北京观众觉得这些戏是上海文化的一个符号,他们对上海文化感兴趣,想了解上海这个城市的独特性在哪里。”

  厚重大气的京剧《成败萧何》,原汁原味、原腔原貌的越剧《梁山伯与祝英台》,细腻雅致而又生活化、人性化的沪剧《董梅卿》,风趣传神的滑稽戏《乌鸦与麻雀》,婉约优美的评弹《四大美人》,这一切对北京观众来说无疑是“另一种”诉说。也许正如上海评弹团团长秦建国所说:“如果你想了解南方,了解上海,可以从欣赏评弹入手。”若要了解上海文化,你可以从上海的戏曲入手。为什么?因为其多样态的戏曲生态结构,恰恰折射出了上海这个城市在都市的现代化进程中的人口变迁、观念转变等文化的历程。

  曾有业内人士指出:“从文化性质上说,在北京形成的京剧,是古代戏曲的终结,而京剧的近代化是从上海开始的。”这句话蕴含的“变数”,对上海其他各剧种也不无概括力。传统与现代、都市与乡土很务实地并存,让不同年龄和文化结构的阶层都各有寄托;即便在国际化大都市的行进中,上海戏曲依然把地方特色看得很重。“因为没有了特色,没有了与当地市民生活相依相融的良好戏曲生态环境,传承也就难以为继了。”张鸣说。

  戏曲传承的另类表述

  自明代以来,上海的戏曲活动就极为繁盛。20世纪以来,在保存昆曲、培育民间小戏、开创京剧海派和探索现代戏曲的表演模式上,上海作出了卓越的贡献。2011年底,上海戏曲艺术中心成立,整合了京昆越沪淮评弹六大艺术机构的资源,上海越剧院、上海沪剧院、上海淮剧团、上海评弹团等四大院团更名为“传习所”,致力于对传统戏曲的历史、剧目、唱腔、服饰等方面进行研究整理和戏曲的普及传播。

  “上海人的生活压力很大,平均上班时间9个多小时,许多人没时间跟着戏曲的节奏走。”张鸣的话道出了目前戏曲普遍面临的传承困境。当时间倒推到上世纪30年代前后,上海在接纳、传承和创新各地剧种的过程中所呈现出的新潮探索却让人记忆犹新。京剧表演大师梅兰芳在他的回忆录中就曾写道:“我第一次到上海表演,是我一生在戏剧方面发展的一个重要关键。”那么,此次展演会给我们带来什么,似乎值得期待。

  “我们考虑,每个团都带一个古典看家本领,然后又有一个现代创作的作品,这样就能较好地展示实力。6家都是非遗保护单位,这样就有很好的传习的作用。另外一个,时代在变化,戏曲也要根据时代的发展有一个变化,要跟进现实、反映现实。”张鸣认为,必须给传统戏曲注入新的血液,而不是拿去东西,树都砍光了,就变成沙漠了。

  据悉,从7月7日至10月11日,由上海市委宣传部、上海市文化广播影视管理局主办的“上海文化全国行”将携各演出剧目先后在北京、兰州、太原、西安、西宁、杭州、成都、武汉、广州登台演出,横跨大江南北,途径80余市,演出剧目有京剧、越剧、沪剧、淮剧、评弹、滑稽戏等传统戏曲,还有交响、芭蕾、话剧等外来的艺术形式。作为此次活动的组成部分,上海戏曲艺术中心承办的此次进京展演既是突破“海派”思维的海上风韵展示,更是一次增进戏曲交流、探索传承保护的另类表述。张鸣说:“一部好的传统经典作品,它传承的价值是持续的、恒定的,这也是我们戏曲传承的价值所在。”

2015年是中国戏曲转型发展至为关键的一年。在党和政府一系列文艺方略和戏曲政策的指引下,戏曲人如饮甘霖、如沐春风,中国戏曲的转型和发展迎来了前所未有的新机遇。

戏曲剧目的创作与演出

2015年的戏曲舞台繁花似锦。从年初的北京优秀青年戏曲演员展演,到岁尾的全国地方戏优秀中青年演员汇报演出,在党和政府政策的大力支持下戏曲舞台好戏连台。通过第十四届中国戏剧节,第四届中国少数民族戏剧会演,两湖、广西等地举办的省级层面艺术节,京津冀精品剧目展演,北京市剧院运营服务平台,北京金秋优秀剧目展演,北京市优秀小剧场剧目展演等戏剧活动,戏曲剧目具备了独占鳌头的权重。第七届中国黄梅戏节、第六届中国昆剧节、当代小剧场戏曲艺术节等专项戏曲节庆活动,持续保持了较高的品质。另外,上海京剧院建院60周年系列演出、上海戏曲艺术中心新剧目北京展演、北京京剧院经典现代戏展演、天津京剧院梅花奖演员创作剧目展演、山西省优秀新创舞台剧进京展演、安徽省新创精品剧目进京展演、国家大剧院昆曲艺术周等,轮番献演,分外精彩。

戏曲导演的成果与探索

“传承”成为本年度戏曲界的关键词。戏曲导演以保护和传承戏曲艺术为己任,在实践中进行了认真的探索,对传统剧目的整理改编呈现出多向度的挖掘。如永嘉昆剧团改编的传奇剧目《赠书记》、上海昆剧团复排的《墙头马上》、国家京剧院根据《战金山》重新改编的《安国夫人》。本年度产生了许多以历史人物为创作题材的新编历史剧,如任鸣导演的京剧《正考父》、曹其敬导演的晋剧《布衣于成龙》、郭学文导演的评剧《从春唱到秋》、卢昂导演的黄梅戏《大清贤相》。最令人瞩目的戏曲活动,当属为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周年而创作演出的一系列戏曲作品,如娄迺鸣导演的京剧《西安事变》、张曼君导演的评剧《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