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届中国戏剧梅花奖大赛开幕

本届梅花奖最终获奖名单即将公布

第25届中国戏剧梅花奖大赛开幕

时间:2011年05月11日来源:作者:王新荣

5月8日,由中国文联、中国剧协与山西省委宣传部、山西省文联及山西省文化厅联合主办的第25届中国戏剧梅花奖大赛暨第3届中国戏剧奖·梅花表演奖大赛(北片)在太原开幕。中国文联党组副书记、副主席李屹,山西省政协副主席李谭生,中国剧协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季国平,山西省委宣传部副部长杜学文,山西省文联主席李才旺、党组书记宋新柱,山西省文化厅厅长张明亮,中国剧协分党组成员、副秘书长周光以及太原市有关方面领导出席了大赛开幕式。开幕式由中国剧协分党组成员、秘书长刘卫红主持。

李屹、李谭生共同为大赛启动仪式揭幕。

季国平、李才旺分别在开幕式上致辞。

启动仪式结束后,由山西省梅花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精心打造的晋剧《大红灯笼》,拉开了本次大赛的序幕。同时开场的还有解放军总政歌剧团演出的歌剧《太阳雪》和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晋剧团的晋剧《斩唐丹》《困河东》。

据悉,在近半个月的时间里,来自全国12个剧种的21台优秀精品剧目将展开激烈角逐。同时,为了满足基层群众的文化需求,大赛主办方还将组织14场低票价惠民演出,其中包括3场公益慰问专场演出。季国平表示,梅花奖大赛业已成为积极推出优秀戏剧人才和优秀戏剧作品的有效载体,“还戏于民”也将让更多观众共享戏剧创作的优秀成果。

据悉,北片大赛结束后,南片大赛将于5月28日在四川成都拉开帷幕。大赛将持续至6月10日,进入终评的演员将以现场演出的形式进行决赛,由终评评委通过现场观摩,差额评出本届梅花奖获奖演员。

王红:平调落子梅初绽

时间:2013年06月05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王新荣

图片 1

王红《三上轿》剧照

  平调落子戏,与瓯剧、藏戏一样,都是首次入围第26届中国戏剧梅花奖的地方剧种。在日前于四川成都举行的本届梅花奖颁奖典礼上,河北省邯郸市平调落子剧团演员王红凭借一出传统平调落子戏《三上轿》一举斩获一度梅,成为了该省首位获得梅花奖的小剧种演员。

  一出传统戏,何以赢得现代观众?王红说:“演员的表演要与时代相融合,对剧目的唱腔与身段动作都要赋予新的时代特点,这样才好看,观众才会喜欢。”为了全新打造平调落子剧《三上轿》,王红和她的团队前后准备了一年多,经过改编之后的《三上轿》既保留了平调落子中的不少古老唱段又融入了许多新的时尚元素,生活味与幽默感十足。“大段的平调和落子唱腔,时而吞悲,时而含怒,时而吐恨,时而率真,王红将那个时代环境下一个女人悲欢离合、跌宕起伏的情感展现得淋漓尽致。特别是全剧的高潮——三上轿,通过闷帘的三声催妆叫板,与冤死的丈夫、年迈的公婆、襁褓的婴儿三次诀别,通过角色的外在柔情展现其内蕴的刚烈,其对于人物性格的刻画拿捏得十分到位。”舞台上,王红的精彩表演最终赢得了在座评委以及现场观众的认可和掌声。

  获奖后的王红难掩内心的激动,她说,这次能够获奖着实不易。因为小剧种观众少、演员少、市场小,获得的关注也小,生存的环境要比大戏种困窘得多。“和许多大剧种的优秀演员站在同一个赛场上竞技,小剧种演员无疑要付出更多的努力。”而对于王红来说,这个梅花奖还有着另外一层特殊的意义。众所周知,戏曲表演是一个专业性极强的行当,如今的戏曲演员大多出身科班,从小学戏。而王红却不同,她是半路出家。王红毕业于河北师范大学艺术系,主攻声乐,毕业后在一所学校教音乐,因为经常被邀请参加各类晚会和下乡演出,早在20年多前,她就是冀南小有名气的歌星。改革开放的春风为歌星们带来了庞大的市场和不菲的收入。然而,一次偶然的邂逅却改变了她的艺术生涯,让她与平调落子结下了不解之缘。

  那是早年一次去煤矿的演出,当时一位80多岁的老奶奶在家人的搀扶下来到后台,对正在化妆的王红说:“闺女,你歌唱得这么好,那你给俺唱段平调戏行不?”瞬间的尴尬后,王红告诉老人她是唱歌的,不会唱戏。看着老人期望变失望的眼神,王红的心像是被刀扎了一下。第二天,王红就找到了邯郸市平调落子剧团,表示想学习一段平调戏唱腔。当时的平调落子剧团可谓一穷二白,连一套完整的戏装都没有,演员们甚至月月发不了工资。该团团长贾平安问王红:“唱戏又苦、又累、又没钱,你能舍下当歌星的鲜花、掌声和不菲的收入吗?”王红坚定地点点头,不顾家人的强烈反对,毅然转行学起了平调落子。从此,冀南少了一位歌星,多了一个跑着圆场上下班的戏曲新兵。

  一名歌唱演员放弃各种荣誉和地位,一心要学一个地方小剧种,这事在当地引起了不小震动。2002年,学平调落子还不到一年的王红参加了全国戏迷票友大赛,并一举获得了地方戏金奖。然而常言道“人过三十不学艺”。王红学习平调落子时已三十出头,从唱腔到身段,为了学好平调落子,王红要比别人付出更多的努力。几年下来,王红跑烂了数十双鞋,落下了满身的伤病,换来的却是扎实的基本功。在接下来的岁月里,王红咬紧牙关在练功、排戏、演出和清贫生活的坎坷道路上艰难前行。练跪搓,她双膝磨破,鲜血渗透了秋裤,结痂后再磨破、磨破又结痂,致使双膝水肿变形。练习身段、水袖,王红肩胛扭伤,长期得不到恢复,竟然形成苹果大小的瘤子亟待手术。为了掌握平调落子的演唱技巧,王红除了虚心向老艺人学习外,还听坏了七八个“随身听”;为了熟练掌握戏曲的程式动作,他们家的电视俨然成了名副其实的戏曲频道。“不疯魔不成活”,戏曲界这句老话,在王红身上得到了极好的印证。十几年的汗水不仅让王红练就了扎实的基本功,而且让她形成了表演细腻大气、唱腔圆润甜美的风格,成为平调落子的领军人物,成了邯郸市家喻户晓的戏曲名家。

  “我对平调落子剧的热爱,早已超过了我的生命。”王红说,参加评奖不是目的,而是我艺术生涯的加油站。平调落子要发展,还需要大量的人才。我将以此次获奖为契机,沿着前辈艺人走过的路,将平调落子传承下去、让平调落子焕发勃勃生机。

梅花奖大赛(西片)成都吸引“同乡助阵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