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皇宫登录】金士杰:忘记一切,只剩舞台

永利皇宫登录 1

                  I

《暗恋桃花源》讲述了一个奇特的故事:”暗恋”和”桃花源”是两个不相干的剧组,他们都与剧场签定了当晚彩排的和约,双方争执不下,谁也不肯相让。由于演出在即,他们不得不同时在剧场中彩排,遂成就了一出古今悲喜交错的舞台奇观。

台湾老“戏骨”金士杰 罗晓光 摄

1985
年,一位主修戏剧年轻人从美国回到台湾,和几个朋友一起创建了自己的话剧团。当时的台湾话剧环境非常恶劣,经过一年的磕碰年轻人写下了他第一部话剧,一部实验话剧。那是在1986年,这部实验话剧一炮走红,成为华人话剧界的第一经典。六年后,1992年,这部话剧重新排演,再次引起轰动。同时根据这部话剧改编的电影在柏林电影节获得特别荣誉奖。1999年,再次重排的话剧依然火爆,常常演出爆满。2006年,台湾和大陆同时重排这部话剧,在两岸引起巨大的反响。几乎每个知名大学的戏剧社在排演话剧时都会选择这部话剧,有时仅仅是撷取其中的片段;这也使这部话剧成为版本最多的话剧之一。经过20年的积累,当年的年轻人已经成为华人话剧界的第一人。他也不断在尝试新的形势,比如相声话剧,把戏曲元素引入话剧。这个导演名叫赖声川,他排演的那部话剧就是《暗恋桃花源》。

“暗恋”是一出现代悲剧。青年男女江滨柳和云之凡在上海因战乱相遇,也因战乱离散;其后两人不约而同逃到台湾,却彼此不知情,苦恋40年后才得以相见,时以男婚女嫁多年,江滨柳以濒临病终。

  以编导“错误喜剧”《荷珠新配》掀起台湾小剧场运动新浪潮,开启台湾现代剧场序幕,这是金士杰最初崛起并广泛地进入人们视野的形象;但大陆观众最熟悉的,可能还是他在赖声川话剧《暗恋桃花源》中饰演的江滨柳。他既是演员,也是编剧和导演,涉足影视和舞台剧多个领域,被台湾同行亲切地称为“金宝”、被好友赖声川评价为“台湾现代剧场的开拓者及代表人物”,而许多后辈文艺青年则尊称他为“金老师”。

《暗恋桃花源》是一部典型的戏中戏。《暗恋》和《桃花源》是两个不同的剧组,他们阴差阳错的被安排在同一时间排练,于是一出喜剧一出悲剧在一个共同的舞台上展现各种冲突。《暗恋》是一出并不高明的悲剧。抗战胜利前,青年江滨柳和云之凡这对恋人正在黄浦江边的夜景映衬下度过短暂分离前的最后一晚。云之凡要去云南老家和她的家人团聚过年,而江滨柳流在上海等她回来。云之凡给江滨柳讲述她几年前去云南深处避难的经历,当时她和她的家人去了一个类似世外桃源的地方;江滨柳也被云之凡勾起了思想的情愫。云之凡送给江滨柳一条围巾,两个人在对未来的期待中分手。40多年后的台北,身患绝症的江滨柳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他登出了一则寻人启事。当年上海别后因为国共内战而没有再次相聚,江滨柳辗转来到了台湾。知道最近才知道云之凡也来到了台湾,因此在报纸上登出了寻人启事,寻找
40年没有见面的云之凡。江滨柳已经结婚生子,江太太是台湾本地人,没有什么文化,也没经历过几十年前的大环境。虽然两个人夫妻关系很好,但江滨柳和江太太实际上没有什么共同语言。江滨柳一直对云之凡难以忘怀,他每到冬天都带着云之凡临别前送他的那条围巾。病床上的江滨柳又幻想回到了40年前的上海,又见到了清纯美丽的云之凡,“像一朵白色的山茶花”的云之凡。云之凡终于来病房看望江滨柳,她在几天前已经看到了报纸上寻人启事,但直到今天才决定来看一眼当年的恋人。当年云之凡和江滨柳分离后,随大哥一家随着时局四处颠簸,从东南亚来到台湾。等待江滨柳却没有任何消息,“不能再等了,再等,就要老了”,云之凡也结婚生子。两人在病房里聊了几句,在伤感的情绪中分手。

“桃花源”是一出古装喜剧。武陵人渔夫老陶之妻春花与房东袁老板私通,老陶离家出走桃花源;等他回武陵后,春花已与袁老板成家生子。

  多年以前,当黄磊版《暗恋桃花源》在北京演出时,一股怀旧风吹遍大街小巷,金士杰版的电影和话剧《暗恋桃花源》乃至“表演工作坊”其他剧目的正版盗版光碟常常被一扫而空;他逐渐活跃于大陆并为人所熟知,则是在此之后的事。这一次,他带来的是台湾果陀剧场改编自希区柯克电影《三十九级台阶》的悬疑侦探喜剧《步步惊笑》,将于5月23日至25日登陆国家大剧院舞台。这是他继在话剧《最后14堂星期二的课》中饰演莫利教授之后再度登陆大剧院舞台。跟记者见面时,他依旧朴素低调,亲切中透着拘谨,聊起表演则喜笑颜开,跟老来得子的他聊起家里刚满3岁的龙凤胎孩子,金士杰则“奶爸”样十足。

《桃花源》则是一出更不入流的喜剧,甚至格调都不高。他在名义上根据陶渊明的《桃花源记》改编,实际上和桃花源记几乎没有什么关系。剧中三个主要人物,老陶、春花和袁老板的名字分别映射“桃花源”三个字。老陶是武陵的一个没本事的渔夫,整天打不着大个的鱼,而且由于他的原因他和老婆春花一直没有孩子。春花是一个轻浮直爽的女人,嫁给不争气的老陶让她整天没有任何快乐。春花和老陶的房东袁老板有一腿,两人整天在一起鬼混,甚至不大躲着老陶。这天春花给老陶买了补品回来,两人又大吵一架;刚和春花鬼混了的袁老板送来了一床新的被子,因为老陶家的棉被“又旧又破”。老陶不能忍受自己老婆和袁老板在他面前公然调情,并被两人的言语激怒,要去危险的上游打鱼证明自己。老陶在打鱼路上迷路,进入了一个芳草鲜美落英缤纷的地方——桃花源。在这儿老陶发现了两个长得和春花、袁老板一样的白衣人,通过这两个白衣人老陶了解到桃花源的生活,过了几天非常幸福的日子。对春花旧情难忘的老陶不理会白衣人的劝阻执意要回武陵接春花一起来桃花源过幸福的生活,回到家之后的老陶发现春花已经和袁老板生活在一起,并且已经有了孩子。两个人的生活简直就是当年老陶和春花生活的翻版,整天吵吵闹闹不停,再也没有以前的浓情蜜意。失落的老陶独自划船离开,去寻找桃花源。

永利皇宫登录 2

  “喜剧往往会让演员琢磨戏”

《暗恋》和《桃花源》两个剧组争夺剧场的使用权,达成妥协共同使用剧场:暗恋剧组使用左半部分,桃花源使用右半部分。一出悲剧一出喜剧在同一个舞台上,台词互相交织,人员互相影响,成为整个剧最搞笑的一段。舞台上一直不时出现一个白衣女子,在寻找刘子骥。刘子骥是谁?“南阳刘子骥者,高尚士也,闻之,欣然规往,未果,寻病终”

这两出戏在同一个剧场中争着排练,不时地相互干扰、打断了对方的演出,却无意巧妙的凑成了一出完美交错的舞台剧。

  大陆观众对于希区柯克的电影《三十九级台阶》并不陌生,2005年其电影文本经编剧帕特里克·巴洛改编为话剧《步步惊笑》后极其卖座。它讲述的是发生在上个世纪30年代英国伦敦的故事:一个普通的中产阶级“老宅男”,因一次离奇的“桃花运”而卷入一场间谍组织的计划,在惨遭追杀的过程中不得不展开“世纪大逃亡”。2009年,该剧由果陀剧场与导演杨世彭引入,以华人舞台剧少见的“谐仿”类型进行演出,获得如潮好评。

                   II

根据导演赖声川表示:这出戏的灵感其实是出自于台湾舞台剧剧场的混乱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