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皇宫登录】于魁智:既忠于传统,更注重时代气息

  记者:传统艺术的当代重生离不开年轻人的拥趸。在流行文化全球化的今天,以京剧为代表的传统表演艺术是在与影视、网络文学、话剧、游戏等众多文娱样式争夺观众。如何让年轻观众喜爱京剧?

于魁智:我们到英伦三岛演出、到澳洲演出、到美国演出都大受欢迎。包括在维也纳金色大厅的京剧演出,奥地利总统也是带着内阁成员集体出席。但这都是京剧艺术的魅力,而不是演员个人的魅力。

《慈禧与德龄》剧照

  京剧《杨门女将》是中国国家京剧院的代表剧目,早在上世纪60年代就拍成了电影。前几年复排时,我们请出资深戏曲导演孙桂元,围绕剧情,增加表演技巧,大胆注入交响乐,洋为中用,观众反响很好。京剧《满江红》在它诞生的年代就是创新之作,我们复排时,重新结构,删繁就简,删去了岳飞“风波亭”被害后的“牛皋扯旨”,而在前面丰富了“黄河誓师”,增加了“庐山分别”,从而突出了立意,让人物情感更加丰沛。戏到最后,台下观众掌声雷动,台上演员也很感动。

记者:这次几部戏的背景是否与现在社会某些话题相契合呢?

  确定了院风建设和艺风建设作为国家京剧院发展的“车之两轮”、“鸟之两翼”,宋官林心里明白,要让剧院振翅高飞,仅靠他个人的力量还远远不够。“我们要勇于借鉴艺术传统,勇于向兄弟院团汲取营养;更要敢于俯下身去,向地方院团取经。”于是,上任以后,宋官林就组织团队到国家话剧院、中央歌剧舞剧院、中央芭蕾舞团等国家兄弟院团取经;放下国家院团的架子,向上海京剧院、辽宁芭蕾舞团等省级院团学习。同时还组织召开了老同志、国内知名专家学者、老艺术家等若干座谈会,为国家京剧院把脉会诊。“抓《汉苏武》《慈禧与德龄》等新创剧目,整理复排《文姬归汉》《强项令》等一批剧院经典保留剧目,还聘请了李世济等众多老艺术家为剧目把关,确保了剧目的排演质量。无论是新创剧目,还是复排剧目,都充分体现了剧院‘阵容齐整、舞台清新、艺术严谨’的艺术风格。”《汉苏武》编导高牧坤对宋官林上任以后给剧院带来的可喜变化深有感触。

  吃透老戏,方能中得心源;兼容并包,才有创新表达

记者:此次复排《满江红》,约有70%的是重新改编,内容和表演都有什么变化?

  剧院管理,并非易事,既需要宏观把控大局的高瞻远瞩,又不乏微观理顺细节的一丝不苟,宋官林深谙此道。而这都得益于他在国家机关和剧团的双重工作经历。执掌国家京剧院之前的7年,宋官林历任院长助理、副院长,对京剧和剧院有切身了解;而之前辽宁省文化厅艺术处的工作经历,则锤炼了他的大局意识。可万事开头难,从哪切入?“古人云:‘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我就提出一个观点,叫‘兵马未动,思想先行’,以思想教育为最先切入点。”于是,上任之初,宋官林就狠抓剧院作风建设,革除戏班子的旧习气,使剧院风气为之一变。

  守住传统 培育观众

我是“没派”,既忠于传统,更注重时代气息

  “2010年,京剧被列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京剧是中华民族的文化遗产,更是整个世界的文化财富,这也是世界眼光对中国京剧的一个准确定位。国家京剧院作为唯一的国家级京剧艺术表演团体,打造人才高地、追求国家水准、展示中华气派、传承国粹精神,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职责。”谈到国家京剧院的未来发展,宋官林直言任重道远:在重压忧思中稳步前行,在继承创新中高层次回归京剧艺术本体。

  记者:对于众多已经过千锤百炼的经典剧目,今人在复排时是否也应具有创造意识?

永利皇宫登录,于魁智:1980年代初将要毕业时很短暂的一段时间。当时在宿舍,一人一个砖头录音机,有同学在那边学英语,要出国留学;有人已经下海淘到了第一桶金;而我却在听戏,对我来说是有影响的。但我自己的志向和兴趣还是在艺术上,所以很快就调整过来了。毕业后同批来国家京剧院的三十几人中老生有9个,但现在还在坚持唱的只有两个了。我之所以能够走到今天,在表演的第一线20多年,就是因为每一次演出都如履薄冰、不敢掉以轻心。因为很多观众对于京剧的历史、京剧的规律、京剧的表演特色比我还了解。我怎敢怠慢!

  变风气

  比如,现代的年轻人多喜欢节奏紧凑的叙事风格,我们在创排新剧或复排经典剧目时,就要首先考虑这个戏的情节内容与推进节奏,是否能被年轻观众所接受和喜爱——前面探讨的寻求创新,其实不仅出自艺术工作者的业务追求,同时也是培养传统艺术新观众的客观需要。

记者:在国外演出的感觉有何不同?

永利皇宫登录 1

  于魁智,京剧表演艺术家,中国国家京剧院副院长,以文武老生传统戏打底,数十年来固本守正,复排数十出老戏;同时,求新求变,从《兵圣孙武》到前不久首演的《丝路长城》,创造十余出新编剧目。这样的艺术轨迹与观念,在整个传统艺术领域中都有一定的代表性:平衡“创”与“守”,是赋予传统艺术以时代品质的关键,一部部新剧目的创排则承载着艺术家的责任与使命。

于魁智:我是“没派”。每一位京剧前辈都有自己非常独到深厚的艺术造诣,每一个流派的形成都不是一朝一夕的。他们在自己的艺术鼎盛时期也并没有自己的流派,但有一种一脉相传的精神。比如杨宝森、李少春、马连良先生都是在谭鑫培“老谭派”的基础上根据自身条件、根据观众需求、根据与搭档的磨合,最终形成门派的。实际上现在时代也在呼唤着新的流派诞生。我是忠于传统的,我既学余,又学杨,也学李;但更重要的是,我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沐浴着改革春风成长,所以我的表演哪怕是传统的,也注入了时代的气息、时代的节奏、时代的精神面貌。所以无论是传统继承还是新戏创作,哪怕只是在一个综合性晚会上演唱“京歌”,其实都是为了展现新一代京剧人的精神面貌,来引领青年观众逐步了解、喜爱传统艺术。

  “一棵菜”的精神,就是有帮有心、有红花有绿叶,它是一个整体、一个团队

  于魁智:我认为有争议是好事,尤其对传统艺术来说更是如此,我们正需要更多的社会关注。从某种程度上讲,由于观众被历史熏陶出的高口味以及评价标准的多样化,京剧相比其他艺术门类,其创新的难度更大。我主演的新剧目也遭遇争议。比如在《袁崇焕》中,为了烘托战争气氛,做了一门大炮搬上舞台;比如《赤壁》中火烧战船和草船借箭的舞台呈现,让观众说“像看电影大片”,这些与传统的表现手法相比有很大变化。演员在台上非常注重观众的反馈,听得出掌声是礼节性的还是发自内心的。有些段落,观众是发自内心地用掌声把演员送下舞台的,我们很感动。面对争议,创作者不能随风摇摆,但同时也要把握传统规律,不能乱来。

记者:国家京剧院此次共推出五部戏,但除《曙色紫禁城》外,其他四部都是老戏的复排。

  在推进剧院作风建设方面,宋官林采用“双轮驱动”,院风、艺风两手抓、两手都要硬。“抓院风,首先得凝聚人心,‘讲团结、树正气、促学习、顾大局’作为京剧院的院风,人心思齐,这是非常重要的保障。”他说,作为院风革新的重要举措,“感动剧院十佳人物”评选,在剧院产生了极大反响。这是国家京剧院首次举办这样的活动,评比前大家都猜测获奖的是那些有名气的演员,揭晓后发现实际上除了李胜素之外,其他全都名不见经传:腿脚有伤但工作极其认真负责的“幕后英雄”——舞美大库管理员张鸿起,母亲病危、父亲车祸但却丝毫没有耽误演出的青年演员王浩,年逾九旬早已退休但仍然心系剧院的老党支部书记王志勤……“国家京剧院的每一次进步,离不开所有为之付出心血的人们。我们在最平凡的工作中看到敬畏,才会懂得在最平凡的工作中创造变化。”宋官林说。

  记者:富有当代性、时代性,是传统艺术内在生命力的表现与需求,具体到京剧,需要在“出新”的路上“守住”些什么?

于魁智:我觉得国家京剧院的作品要有示范性和导向性,立意和思想要能看到剧本真正的艺术含量。比如我演《走西口》,山西晋商被称为世界三大商人之一,该戏展现了山西人的以诚为主,非常有现实的教育意义;又比如《梅兰芳》家喻户晓,但我们戏的副标题是“一个人的抗战”。每一出戏的背后都要有鲜明的副标题和鲜明的主题思想。所以我在选择剧本的时候,首先考虑要符合国家京剧院的艺术风格,符合京剧的艺术规律,更重要的是题材能够给观众以启发。

  “我们终于有新家了!”2011年12月27日上午,在国家京剧院青年公寓的入住仪式上,首批入住的50名国家京剧院青年演职人员难掩激动的心情。这是国家京剧院继开办剧院餐厅、嗓音诊所后,服务剧院员工民生的又一件实事,长期困扰剧院青年人才的居无定所问题得以解决。“青年演职人员是剧院最活跃、最可爱、最具生命力的群体,是剧院的未来和希望,关心年轻人就是关注剧院的未来。”入住仪式上,国家京剧院院长宋官林语重心长地说。剧目、人才、市场、民生——宋官林上任之初就确立了国家京剧院发展的“四驾马车”,与明确一个目标、树立两个作风、深化三项改革,共同构成了其“一二三四”的工作思路,在宋官林掌舵国家京剧院一年多以来,剧院面貌焕然一新。

  时至今日,我从艺已经43年,先是赶上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市场经济大潮,又在艺术上幸运地得到了袁世海、杜近芳等前辈艺术家的大力提携,汲取了宝贵营养,后来更赶上了注重发展也注重传统的大好时代。我始终坚信京剧有美好未来,这是传统艺术的生命力使然,也是时代赋予的珍贵的发展机遇使然。

记者:“京歌”其实是运用了京剧的元素。你能够接受京剧被新事物侵入到多大程度?

  一年多来,新创剧目《汉苏武》《慈禧与德龄》获第六届中国京剧节、第十二届中国戏剧节一等奖、优秀剧目奖;“红色经典中华行”在23个城市演出42场,足迹遍及大江南北;复排经典剧目《文姬归汉》《强项令》,“高雅艺术进校园”,“三下乡”,“春平爱心行动”……广泛地传播了京剧文化,提升了国家京剧院的社会形象,为京剧艺术的传承发展、京剧文化的传播弘扬,发挥了国家院团的作用。

  时代主题,为京剧擅长表现的故事注入新意;当代舞美,为京剧传统舞台增添时尚气息

于魁智在继承传统京剧唱法的基础上,吸收了声乐在气息运用和发音位置上的科学方法,融会贯通,形成了自己收放自如、行云流水的演唱风格,被誉为“最具票房魅力的青年文武老生”,“中国第一老生”等。京剧表演艺术家袁世海先生曾说:“于魁智就是于魁智,永远替代不了。”

  新时期以来,文化发展的迅猛态势和观众审美选择的多样性,使京剧艺术和民族传统文化的生存发展受到了巨大的挑战。有着优良传统的国家京剧院如何继承发扬其一贯的艺术风格,成为萦绕在宋官林心头亟待解答的课题。“什么是国家京剧院的艺术风格?就是‘一棵菜’的精神,就是有帮有心、有红花有绿叶,强调一个整体、一个团队,这是国家京剧院几代人留下来的精神财富。”宋官林说。有着深厚戏剧理论研究背景的他更是把“一棵菜”的精神分解为“十二字”箴言:阵容齐整、舞台清新、艺术严谨。并以此作为国家京剧院的艺术风格。

  具体来说,第一,新创剧目要有好看的、打动人心的故事情节,兼具有意义的时代主题。比如中国国家京剧院最近与国家大剧院联合创排的新剧《丝路长城》,就被注入各国友好通商、文化交融的丝绸之路主题。第二,新创剧目要在阵容上“强强组合”,吸纳诸多有实力的演员共同倾情创造角色,让观众有满足感。第三,联合音乐设计和舞美设计,共同为演员、观众营造出饱满的艺术氛围,从人物造型、服装等多个环节丰富剧情,丰富舞台表现力。

记者:你扮演过这么多人物,最喜欢哪个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