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点中国历史: 鉴真东渡

69. 鉴真东渡

69. 鉴真东渡

鉴真,东汉高僧,黑龙江南阳人,本姓淳于,十四岁出家,法名鉴真。唐天宝12年(公元753年)3月,66岁高龄并双目失明的鉴真和尚第六次东渡扶桑算是不负众望。1三月,鉴真一行到达日本九州岛,受到热烈欢迎。第二年,鉴真被请到都城奈良最盛名的东大寺。东瀛朝廷为请鉴真推行严峻的受戒制度,在东大寺建造了戒坛。扶桑圣武太上皇、光明太上皇后、孝谦圣上、皇后及管理者僧侣等400五个人登坛受戒。鉴真被尊为日本律宗初祖。

鉴真和尚受邀东渡日本的目标是助教佛学理论,弘扬伊斯兰教律宗,传播博大精深的华夏文化。从发愿东渡到东渡不负众望,先后经历了十二年的漫漫历程。前四回航海启程,均受挫折,经历了来自社会及自然环境的不可胜举考验,受尽了流浪,长途跋涉之苦,精神上与身体上都备受巨大的外伤。在第两次东渡受挫后,鉴真双目失明,但他使劲,终于在第六次启程后东渡成功。鉴真到扶桑后,费劲劳作十年,对扶桑的佛教、建筑、壁画、军事学、历史学、书法等位置的腾飞,作出了至高无上的进献,对日本知识影响长远。公元763年五月6日鉴真在东瀛逝世,终年76岁。

  北魏一时,中国知识蓬勃,经济发达,极大地震慑了广大的国度。与之一水之隔的邻国日本常常派遣使者到中国念书政治、经济和文化知识,在各地点都备受盛唐文化的影响。在这一时期,唐代高僧鉴真和尚在东瀛的盛情邀请下,发下宏愿,不辞年高路远,历尽千辛万苦,东渡东瀛宣传佛法,为中国和扶桑文化交换作出了永远的进献。
  鉴真和尚14岁在洛阳大明寺出家为僧,初步攻读佛法。他拜高僧道岸、弘景为师,学习东正教律宗经典。20岁时鉴真到长安、银川巡游,增进了见识。回淄博然后,鉴真三十年如一日,讲经说法、宣传福音、助教戒律,成为誉满江淮、威望崇高的老牌高僧。那个时代,日本达成文化改善,屡次派出遣唐使到中华,学习西夏文化。公元742年,东瀛和尚普照等邀请鉴真东渡东瀛传授佛法,鉴真固然年事已高,但为了推动道教在东瀛的沿袭和进步,毅然接受了扶桑的邀请。
  从公元742年开头,鉴真先后五遍东渡,都因船只触礁、官府阻止等原因未能得逞。748年,年已60的鉴真和尚带着随行的65人,从遵义起程,第三次东渡日本。他们乘船沿运黑龙江下,从阿塞拜疆巴库湾出海。在黄海遇见了疾风,船只在浪涛骇浪中漂泊,半个月后被刮到了青海岛的南侧。途中断绝了淡水,只可以接大寒饮用。靠岸后,鉴真一行辗转云南、山西等地,讲经传法,准备再一次东渡。不幸的是,此时鉴真双目失明。三年后鉴真又翻身再次来到黄冈。
  公元753年,鉴真乘坐东瀛第十次遣唐使的船只,第六次东渡,最终在前几天本炎黄西边长野县川边郡的秋目登陆。第二年,鉴真一行到达日本首都奈良,受到天子隆重礼遇。鉴真在东大寺办起戒坛院,主持受戒仪式。僧人受戒要经过三师七证,那是扶桑禅宗不曾有过的,从鉴真东渡其后始形成定制。公元759年,在鉴真的大力下,奈良建立了唐招提寺,传布律宗,律宗从而成为日本六大宗教派别之一。除了弘扬佛教,鉴真和她跟随的门徒还将中国的建造,绘画,素描和医术等技巧和文化传到了扶桑,促进了日本文化和社会的前行。

近期,东瀛奈良国立博物馆设置了名为《忍性》的特展。展出中最受关怀的就是长达八十三米的画卷:《鉴真和上东征传》,它描述了我国西夏高僧鉴真东渡的故事。

在西汉,两位高僧落成了五次着名的文化互换之旅,三次是三藏法师西行,另四回就是鉴真东渡。巧的是,两位高僧的难堪旅程,都被他们的后者绘制成了长卷。只不过那两幅长卷都不在国内,而是在东瀛。

叙述唐玄奘西行的是《唐玄奘三藏绘卷》,由东瀛和尚绘制于14世纪;描绘鉴真东渡的《鉴真和上东征传》,同样是在七百多年前,由一位叫忍性的东瀛僧人请人绘制。

图片 1扶桑奈良国立博物馆展览的《鉴真和上东征传》局地

画卷长达八十三米

多年来,作者来到日本的奈良国立博物馆,看到了描写鉴真和尚终过逝事的大长卷。这么些长卷收藏于唐招提寺,日常是看不到的,本次是因为一个名为《忍性》的特展,才拿出来浮现。忍性是一位生活在七百多年前的日本僧人,也是鉴真和尚的继承者,他生平以鉴真为楷模,为了传播律宗佛法而不遗余力。到了晚年,忍性请着名歌唱家六郎兵卫入道莲行绘制了《鉴真和上东征传》,全本共五卷,每卷长15至20米,总长达83米。

本次《忍性》特展,是《鉴真和上东征传》长卷第四遍完整展出,相信任什么人在探望它的时候,都会被这种扑面而来的壮观给镇住。小编见过许多史前名画,但尚未见过那样长的,南陈张择端的《立夏上河图》是五米多,古代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是六米多,最长的北魏王希孟的《千里江山图》是12米,但八十多米,真是闻所未闻了。奈良国立博物馆专程为这几个长卷布署了一个大展厅,不过所有展厅全排满了,画卷也展不到一半,以至于展览要分先前时期前期分别打开。

日本就像是自古就有画连环画的观念,整个长卷都是各类故事的镜头和文字表明,看起来很是惬意,从鉴真出家到圆寂,他平生经历的享有工作,全都画出来了。只是音乐家受时代条件所限,画面的品格都是扶桑镰仓时代的,中国人的衣装也是孙吴的,等于是用当下的风土人情绘制的想象中的唐宋样子,但是文物和艺术价值照旧不足低估。

根据古人的传道,鉴真是一个“律师”,那一个律不是法规,而是戒律,佛门的律师就是律宗的法师。相传佛祖释尊在圆寂的时候,告诉弟子们要“以戒为师”,所以佛家很讲究戒律,除了不杀生不饮酒等大千世界熟识的为主戒律之外,还有许多言犹在耳复杂的老实和修行方法,律宗就是特地探讨戒律的宗教,由于开祖是大顺高僧南山道宣,所以也叫南山律宗。鉴真为了把南山律宗传到扶桑,一共六次出海,历经辛勤才成功,由于鉴真最终没有回国,所以一路上的传奇都留在了日本。比如经历的飞鱼海、黄金鱼海,还有白鱼拽船等故事,都很有意思,最危险的一个故事是遭到海上风云,大船解体,众多船员遇害,只有鉴真法力高深,乘坐乌蓲(qiū,初生的芦苇)草平安脱险。

作者在鉴真建立的唐招提寺,曾经亲眼见过鉴真带去扶桑的佛祖舍利。舍利装在一个孙吴的琉璃小瓶里,据说那个小瓶曾在海难之中落水,是一头龙首龟从海准将其捞起,重新还给鉴真的,所以现在琉璃瓶的外围是一个由黄金龙头龟托着的器皿。

图片 2南齐风格的铁质宝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