郦道元作注《水经》

58. 郦道元与《水经注》

58. 郦道元与《水经注》

北魏时,著名地理学家郦道元撰写一部地理学著作《水经注》。《水经》作者不详,成书于三国时期,是一部比较简略粗疏的地理书,只记述河流137条,原书1万多字。郦道元所著以给《水经》作注为名,实际上是一部独立的、全新的科学著作。全书40卷,记载的河流水道1252条,32万余字,是《水经》原文的20余倍。其溯源探流,详细记载了河流水道的方位、流向、距离、经过区域,及地形地貌、地理沿革、山川胜景、地质矿物、植物动物、水利航运、桥梁道路、园林陵墓、城池湖泊、关塞名胜,还有风土人情、人物掌故、传说故事等。

郦道元《水经注》记述具体生动,文笔秀美,既是一部独具匠心的地理名著,又是山水文学、风土人情的佳作。《水经注》旁征博引,引用的书达437种。他还特别重视野外考察,足迹遍及山东、河南、河北、内蒙古。所到之处,跋山涉水,寻觅水道,察看碑刻,收集民谚、民间传说,积累了大量的第一手资料,使《水经注》的内容更加丰富准确。

图片 1

宇宙未有之奇书

   
 《水经注》的作者是北魏郦(li)道元。郦道元(约公元466,469,470或472–527年),字善长,范阳(今河北涿州)人。平东将军郦范之子,南北朝时期北魏官员、地理学家。

  《水经注》是公元6世纪北魏时郦道元所著,是我国第一部以记载河道水系为主的综合性地理著作,在我国长期历史发展进程中有过深远影响,自明清以后不少学者从各方面对它进行了深入细致的专门研究,形成了一门内容广泛的”郦学”。

     
 郦道元仕途坎坷,终未能尽其才。其曾任御史中尉,北中郎将等职,还做过冀州长史,鲁阳郡太守,东荆州刺史,河南尹等职务。执法严峻,后被北魏朝廷任命为为关右大使。
北魏孝昌三年(公元527年),被萧宝夤部将郭子恢在阴盘驿所杀。

  郦道元,字善长,北魏涿州郦亭(今河北涿县南)人。他生年说法不一,尚难确定。史书仅记载他于孝昌三年(527年)被害于阴盘驿亭(今陕西临潼县东)。他出身仕宦之家,少年时随父官居山东,喜好游历,酷爱祖国锦绣河山,培养了”访渎搜渠”的兴趣。成年后承袭其父封爵,封为永宁伯,先后出任太尉掾、书侍御史、冀州镇东府长史、颖川太守、鲁阳太守、东荆州刺史、河南尹、黄门侍郎、侍中兼摄行台尚书、御史中尉等职。他利用任职机会,周游了北方黄淮流域广大地区,足迹遍布今河北、河南、山西、陕西、内蒙、山东、江苏、安徽等省区。每到一地都留心勘察水道形势,溯本穷源,游览名胜古迹,在实地考察中广泛搜集各种资料,以补文献不足,从而完成了举世无双的地理名著《水经注》。郦道元自幼好学,历览奇书,除《水经注》外,还撰有《本志》13卷及《七聘》诸文,但都已亡佚,仅《水经注》得以流传。

     
 郦道元年少时博览奇书,幼时曾随父亲到山东访求水道,后又游历秦岭、淮河以北和长城以南的广大地区,考察河道沟渠,搜集有关的风土民情、历史故事、神话传说。
我国古代有一部较完整的地理学著作,名叫《水经》,相传是汉朝人桑钦所著(也有人认为是三国时代的人所著),书中记述了全中国一百三十七条大小水道,对于研究当时的地理,具有相当的价值。不过这部书有一个缺点,就是每条河流都记叙得很简单,只说某水源出某地,经某地,又往某某地。郦道元为了补救这个不足,决心给《水经》作注。他补充了一千二百五十二条河流,并且在《水经》原文下详加注引,叙述水道所经之地的风土人情以及历史古迹。注文比《水经》原书多出二十倍,共约三十万字,分成四十卷。注文引用的书籍多至四百三十七种,同时还记录了郦道元本人亲自到各地实际观察所得到的大量宝贵知识。书中对于各地河道的变迁,地名的变化,作者都根据大量文献材料,并参证自己实地的所见所闻,一一做了精细的考证。且其文笔隽永,描写生动,既是一部内容丰富多彩的具有高度科学性的地理著作,也是一部优美的山水散文汇集。可称为我国游记文学的开创者,对后世游记散文的发展影响颇大。

  我国古代记载河流的专著就叫《水经》,其作者历来说法不一,二说晋郭璞撰,一说东汉桑钦撰,又说郭璞曾注桑钦撰的《水经》。当代郦学家陈桥驿认为即使汉桑钦撰有《水经》,晋郭璞为其作注确有其事,但这部《水经》和《水经注》也都已失传,今本郦道元所注的《水经》当是另外一部,是无名氏所为,其成书年代,诸家说法不一,全祖望认为是东汉初,戴震认为是三国时作品,今人钟凤年又认为是新莽时所作,诸说尚难确认,不过大体应为汉魏之作不成问题。

     
直到清朝,人们考察河道、山脉、地域的变化和沿革,《水经注》一直是一部很重要的参考书籍。《水经注》不仅是水道变迁地理沿革的重要记录,而且对各地的历史古迹、神话传说,也有详细的记载。比如《江水注》中,就记叙了战国时代水利工程家李冰化牛与江神角斗的故事,还插叙了三国时刘备被孙权打败爬山越岭逃走的史事。全书这样的例子很多,而且描写的技术很高,读来感到意味深长,生动有趣。所以,很多年来,《水经注》也被当做是一部优秀的文学作品。

  《水经注》则是以注《水经》而得名。

  郦道元为何要为《水经》作注呢?在他自己序文中就写道:首先,古代地理书籍,《山海经》过于荒杂,《禹贡》、《周礼·职方》只具轮廓,《汉书·地理志》记述又不详备,而一些都、赋限于体裁不能畅所记述《水经》一书虽专述河流,具系统纲领,但未记水道以外地理情况。他在游历大好河山时所见所闻十分丰富,为了把这些丰富的地理知识传于后人,所以他选定《水经》一书为纲来描述全国地理情况。正如王先谦所说,郦道元注《水经》的目的在于”因水以证地,即地以存右”(《王先谦合校本序》)。其次,他认识到地理现象是在经常变化的,上古情况已很渺茫,其后部族迁徙、城市兴衰、河道变迁、名称交互更替等等都十分复杂,所以他决定以水道为纲,可以进而描述经常变化中的地理情况。而更重要的是,他当时身处政局分裂时代,他向往祖国统一,着眼于《禹贡》所描写过历史上曾经出现过的版图广大的祖国,他利用属于全国的自然因素河流水系来作纲,可以把当时人为的政治疆界的限制打破了,从而充分体现他要实施祖国统一的决心。由此说明郦道元是一位爱国主义者,他所著的《水经注》是一部爱国主义著作。